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港综世界的警察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入狱卧底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入狱卧底

        “没有这个必要吧,你还亲自进去卧底,以现在的情况来看,里面情况那么复杂,真有什么问题,谁也不好说。”

        陈晋一脸诧异的看向对面请他出来吃饭的陆志廉。

        陆志廉喊他来,是说要交流一些关于惩戒署贪污的证据。

        结果哪知道对方开口就是一个让人惊讶的计划。

        卧底可没有那么简单,尤其是现在根据他们的调查,都已经确定了惩戒署内部存在贪腐。

        “现在欠缺的只是证据而已,有惩戒署高层配合,你何必这么心急,莫非是还有其他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陈晋对于陆志廉的举动显然非常惊讶,因为这根本不符合常理。

        赤柱内部可是惩戒署的天下,而且里面众人都是接触犯人的一线惩戒专员,也是贪污的大本营。

        陆志廉以身犯险的话,万一身份暴露,到时候可能还会引发更大的案子。

        “而且你的身份问题怎么解决,i这些年可没少往赤柱送人,你这么一个明晃晃的调查主任进去,不是等着被人报复嘛。”

        陈晋奇怪的第二个问题就在这里。

        陆志廉以前是警队内务科成员,后面又考进i,就任首席调查主任,这些年往赤柱送的犯人可不少。

        他的身份首先就经不起推敲。

        “这个人叫曹元元,是一个富二代,三年前因为强拆,指使手下害死一位老人。

        事后有多人主动自首。

        但是经过警方慎重的调查,最终确认他才是幕后指使。

        后面他被判入狱六年,但是现在刑期才过了一半,听说他马上就要假释出狱了。”

        听到陈晋的询问,陆志廉拿起一份文件,递给了他。

        “咦,这个人不是港岛本地人啊,而且生父未知。

        嚯,还是阿美莉卡毕业的高材生啊。

        他这么年轻,哪里来的钱买地建豪宅售卖,而且更诡异的是,建好的豪宅还有人抢着买。”

        陈晋接过曹元元的资料一看。

        好家伙,顿时就羡慕得不行。

        “我找长期监禁刑罚复核委员会那边得到了惩戒署给他写的减刑报告,上面说他在监狱中表现良好,而且还考取了mba硕士学位,所以符合提前假释的规定。”

        陆志廉说起这些话的时候,脸上表情有些严肃。

        “但是据我所知,他现在都还没有出狱,就有手下去找到当初害死的死者家属,前去恐吓对方。

        以他这种行事嚣张的态度,可不像是表现良好的样子。

        而且我通过线人询问过,曹元元在狱中从来都没有读过书,所以我非常怀疑,他就是花钱买通了惩戒署专员。”

        陆志廉说完曹元元的事情,转而提起另外一个问题。

        “我们现在已经对在赤柱工作的所有惩戒署专员以及其他工作人员的银行卡做过调查,所有人的账户都干干净净,这一次的曹元元,说不定反倒是一个机会。”….

        “你对于这个曹元元这么上心,除了因为案子的原因,应该还有其他情况吧?”

        陈晋没有继续聊陆志廉卧底的事情,而是聊起了陆志廉自身的情况。

        “三年前被曹元元指挥推土机碾压致死的老人,是我以前孤儿院的院长。”

        陆志廉对于这件事也没有隐瞒,事实上三年前也正是因为他的坚持,警方最终才抓了曹元元这个主谋,可惜对方有钱有势,最后还只是被判了六年。

        现在看样子,对方竟然连六年牢都不愿意坐不说,竟然还想着出狱后报复。

        “这种家伙就应该好好教训一顿,到时候他就知道天高地厚了。”

        陈晋听完,也知道为何陆志廉如此执着的原因了。

        “那有什么是我能帮你的?”

        陆志廉既然这么坦白的和他谈这些,而且还特意约他出来吃饭,陈晋哪里不知道对方肯定是有所求的。

        “我咨询过惩戒署的同事,他们虽然虽然不赞成,但是也不反对。

        我准备通过正式途径入狱,希望你这边能够帮忙提起起诉。

        等进了赤柱后,同时帮忙把我安排进曹元元所在的监舍。

        对方只有半个月就出狱了,只要我低调一点,身份不至于这么快暴露。”

        “提起诉讼倒是问题不大,但是我虽然没有进过监舍,却也必须要以警察的身份提醒你,进了监狱之前,最好给自己准备一套润沐浴液,而不要买肥皂,免得到时候肥皂掉地上,你说你要不要去捡呢。”

        陈晋想了想,答应了陆志廉的请求后,还特意多提醒了他一句。

        “呵呵呵――”

        一时间,饭桌上满是欢快的气氛。

        当天夜晚,陆志廉就因为涉嫌超速驾驶以及抗拒警方检查,被尖沙咀警方堵住,很快就被判入狱服刑三个月。

        “身份证一张,靠,你其他东西呢?”

        赤柱监狱入狱检查监舍,在看到光溜溜的陆志廉明明穿得人模狗样,但是除了一套衣服和一张身份证以外,身上比他黑黢黢的脸还要干净时,顿时脸色就难看起来。

        平日里他们这些做检查的,就靠着犯人入狱携带一些东西,自己好捞一些好处。

        结果现在陆志廉什么都没有,自然就代表着他们一点好处都捞不到。

        “靠,给我翘起来!”

        检查人员很生气,后果自然很严重。

        对方一边往自己手上戴橡胶手套,一边示意陆志廉配合。

        “监察巡视!”

        就在陆志廉担忧自己后门的时候,一个让他松了一口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哪个社团的?”

        监察看了一眼陆志廉,出声询问起来。

        “没有。”

        陆志廉一脸奇怪的看向对方,心里大概猜到应该是陈晋帮忙递话了。

        “说:no,sir!”

        旁边的一个警员特意出声提醒起陆志廉。

        “长官,没有!”….

        陆志廉很识趣,马上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

        “白手?”

        监察的态度倒是很好,因为确实是有人向他递话,照顾一下陆志廉。

        递话的人身份和社团有关,所以他自然怀疑陆志廉和社团的人有所关连。“什么意思?”

        但是陆志廉平日里打交道的不是黑警就是经济罪犯,对于这些社团的切口什么的,根本就一无所知。

        “被人脱光衣服看全身,是不是觉得很羞耻啊?”

        看到陆志廉似乎真的什么都不懂,监察又上前询问了一遍。

        “我告诉你,如果你还想要尊严的话,也先把它一起放回自己随身物品里面,因为,尊严在这里是违禁品,在监舍里面,最重要的是听话。

        听话的意思就是,如果我让你打喷嚏,那么你就不能咳嗽,要你伤风,你就不可以感冒,明白吗?”

        “明白,长官!”

        陆志廉心中一震,他之前对于监狱的了解都是语言或者文字,现在却是切身体会了,他有心想要反驳一句,但是在看到周围蠢蠢欲动的狱警时,却果断从心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看到陆志廉这么识趣,监察脸上明显好看了很多。

        点了点头就往回走,看他的样子,明显就是针对陆志廉来的。

        “回去检查!”

        看到监察离开,负责检查的狱警命令起陆志廉,不过随后的动作,却敷衍了事,对他的态度也好了很多。

        虽然看似之前监察是在教训陆志廉,但是这里工作的人都是人精,一个个眼力见自然不差。

        监察平日里可是很少来看入狱的新人的,尤其刚才问了那么多,最后还看似是训斥对方。

        但是如果双方没有关系,监察哪里会这么闲,还这么好心告诉新人规矩。

        要知道,以往新人入狱,都是由牢头负责立威的。

        而牢头立威的办法,可不仅仅是监察这样不痛不痒的说几句就了事了。

        所以现在监察看似是在训斥陆志廉,实际上却是在保护对方。

        既然陆志廉有人罩着,其他人自然也会卖监察面子。

        “下一位大哥,呐,看好了,三张毯子,枕头,枕头套、毛巾、牙膏、牙刷、漱口杯、肥皂.签名!”

        在领取生活用品的时候,分发物品的工作人员也穿着囚服,看起来还非常健谈。

        在看到陆志廉的名字时,他就一脸兴奋的凑了过来。

        “哇塞,大哥你姓陆啊,我名字里面也有一个禄字,我在家排行第七,所以大家都叫我阿禄。”

        陆志廉:“.”

        他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对方说的这几句话语里面的关联是什么,于是只能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然后接过个人物品离开。

        “c仓的,没有任何报告。”

        在跟着狱警进入仓室的时候,检查的狱警还帮忙多说了一句。….

        一般来说,在检查这一关,检查的狱警总会趁机占一点小便宜,懂事的人自然知道闭嘴,但是一些还没有适应自己囚犯身份的家伙,就可能会不识趣的投诉什么的。

        如果遇到不识趣的家伙,接收的狱警不仅不会帮他们,还会教一教他们监狱的规矩。

        而懂事不报告的犯人,狱警也会给予对方一些忠告。

        “第一次入狱的囚犯,很容易钻牛角尖,实际上你只要安分守己,不要想太多,同时懂事一点,很快就会习惯,只要融入进去,时间过得很快的。”

        “谢谢!”

        陆志廉听到狱警的忠告,礼貌的向对方表示了感谢。

        他现在还没有搞清楚,这些人到底是因为陈晋帮忙打了招呼,所以对他的关照,还是说他们对每个犯人都是这样。

        不过至少现在看来,进入监狱貌似也并不像之前他想的那般恐怖。

        “咦,大哥,这么巧,我们是一个仓的。”

        “赶紧跟我走,马上就是放风时间了,你走运了啊,第一天进来就赶上了大派对!走走走,赶紧的。”

        陆志廉这才知道,原来这人也是一个囚犯,只是不知道为何又负责新人的物品分发。

        “什么大派对?”

        但是更让陆志廉感兴趣的,反倒是另外一件事。

        听这个阿禄的话,难道监狱还可以举行派对?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赤柱的问题可能比他们了解的还要大得多。

        “你等下就知道了,赶紧跟我来,每天就两半个小时放风时间呢,错过就没有了。”

        阿禄真的很热情,之前他发放物品晚了一点,而每天放风的时间是固定的,现在已经浪费一点放风时间了。

        “对了,你要进来多久啊?”

        走在前往放风的路上,阿禄主动打听起陆志廉的情况来。

        “三个月!”

        陆志廉刚好也需要一个对监狱比较熟悉的人打听一些消息,这个健谈的阿禄,倒是一个不错的对象。

        于是他也乐得和对方交谈。

        “三个月!那扣掉假期的话,满打满算最多蹲两个月,很快就出去了。”

        阿禄对于这些明显很熟悉,所以他满不在乎的安慰起陆志廉。

        对此,陆志廉也跟着笑了笑没说话。

        “哎,让一让!”

        不过马上,阿禄一把拉住了陆志廉,然后一起躲在角落里,因为在对面的通道,一群囚犯正大摇大摆的走过来。

        “给你介绍一下,走过来的都是混社团的,以后见面都绕着走一点。”

        陆志廉一边听阿禄讲话,一边悄悄观察起这群人,其中一个走在人群中间的家伙看眼熟,尤其是对方一双电眼,显得整个人颓废又潇洒。

        在陆志廉打量对方的时候,电眼男也看到了陆志廉,在看到陆志廉的第一眼,电眼男身体不自然的僵硬了一下,然后又不着痕迹的继续往前。

        “哦,听你的话,莫非里面还有比社团还强的势力存在?”

        陆志廉听到阿禄的话,顿时精神一震,顾不得回忆自己是不是认识电眼男了。

        他装作好奇般的询问对方。

        “那当然,我告诉你,我们c仓最大的势力,自然非元少莫属了,他可是一个富二代,超级有钱,而且为人非常非常大方,关系网也厉害,跟着他好处多,所以势力自然最大了。”

        阿禄的话果然如陆志廉所想。

        “元少入狱以后,一直和社团的人不对付,所以他们隔三差五的就要出人比武,元少一向都是赢多输少。”

        “监狱里面打架,难道教导员不管吗?”

        陆志廉假装一副惊讶的样子,但是内心却已经振奋起来了。

        他之前和陈晋等人在外面也打听过,但是得到的消息却语焉不详。

        果然自己入狱卧底是对的,像是这样的消息,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根本就传不出去。

        393148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