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修复师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三章 全部斩杀!

第五百九十三章 全部斩杀!

        镇上小路安静,但空中气氛却陡然压抑。

        苏小凡和麻脸青年随着卡博拉开口,目光也在第一时间朝着第三尊出现的沙土人身上看了过去。

        “安可皮斯,禁忌沙漠卡格一族,一千岁以内最强的年青一代?”麻脸青年重复了卡博拉的这一句话,他的动作却都骤然狠狠僵住了!

        麻脸青年只是看了第三尊出现的那个沙土人一眼,就感觉到了一股极为恐怖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苏小凡看着第三尊出现的沙土人,脸色在顷刻之间,也变得有些难堪。

        苏小凡几乎一眼就看出了问题,安可皮斯绝对是在刻意压制着自己的境界,否则的话,以他身上在这顷刻之间爆发出的气息,是绝对可以轻易踏入这个世界巫皇的境界。

        他压制自己境界的时间,甚至有可能,已经超过百年!

        苏小凡能认出,第三尊沙土人手中的那一颗头颅,赫然是之前九座祭坛上,九个冥河红尸青年强者之中那个最西方的一个冥河红尸青年的头颅。

        而那个冥河红尸青年,原本就是武圣巅峰,甚至也是随时可以踏入巫皇的天才强者!

        “冥主大脑,能引爆吗?”

        可也就在第三尊沙土人一步步逼近之时,苏小凡在沉默之中,忽然朝着卡博拉开口说了一句什么,

        “啪!”

        被称为安可皮斯的第三尊沙土人,闻声脚步骤停!

        他身边的那两尊气息强大的沙土人,动作也是猛地一僵!

        身上气息已经爆发到了一个临界状态的卡博拉,眸子在此时都不由狠狠一缩!

        “你,你说什么?引爆冥主大脑?你疯了啊,冥主大脑这种级别的东西,怎么可能引爆?”麻脸青年更是感觉到了脑海里一片轰鸣,原本就极度紧张的他,在第一时间,根本就无法接受苏小凡在说什么。

        冥主大脑,那可是无数年前,冥河红尸一族最巅峰存在的一颗大脑,那可是堪比三大帝国大祭司,各大古老家族顶级创始人,堪称大帝级别的大脑。

        这种圣物,怎么可能说引爆就被引爆?

        麻脸青年只觉得苏小凡是疯了!

        “你的战斗能力,能强得过这三尊沙土人吗?”

        “这里是葬仙之地,葬仙深渊里的东西,极有可能已经苏醒,你觉得如果真的在这里战斗,你能够活着离开这里有几成把握?你死后,冥主大脑又会落在谁的手中?”

        苏小凡看着卡博拉,声音极度冷静。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作为冥河红尸,你知道亵渎冥主,是怎样的下场么!”

        卡博拉眸子狠狠一缩之后,随后,他身上就猛地爆发出了一股狂暴怒火,身上有着强大恐怖的杀机,立马就锁定了苏小凡!

        他在回过神之中,几乎瞬间暴怒!

        引爆冥主大脑,这个想法,别说去做了,这么多年,有人敢这么想吗?那可是他们冥河红尸一族,至高无上的东西!

        “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你也很清楚我在说什么!”

        “你也应该很清楚,眼前的局势,应该怎么选!你感觉,冥主大脑是落在禁忌沙土人手中好,还是引爆杀掉禁忌沙土人好?

        你现在应该考虑的是,你能不能引爆冥主大脑!”

        苏小凡却根本没有理会卡博拉身上爆发的杀机,自己的目标,根本就不在这里,苏小凡也根本不想沾染上这里的麻烦。

        如果卡博拉真的能引爆冥主大脑,那么,自己现在的麻烦,几乎可以瞬间解决。

        “白脸!这一战之后,你应该进冥河天狱,承受无尽人世间最恐怖的痛苦!你,真的是在亵渎冥主,你们莱恩家族一脉,也应高遭受最为严厉的惩罚!”

        卡博拉闻声更加震怒,他身上的杀机,也更为炙热!

        “安可皮斯,你真的以为,作为禁忌沙漠一脉,千年以来年轻一代的最强天才,你真的就能从我手中拿走冥主大脑了么?”

        “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要么立刻滚开,要么我一定会动用一种让你们真正恐惧的方式,让你们全部有来无回!”

        卡博拉身上杀机爆发,却并未第一时间朝着苏小凡动手。

        他在震怒之中,明显还保持着绝对的冷静,他一边开口,一边转头又朝着安可皮斯的方向,看了过去。

        他明显很清楚,现在真正的敌人是谁!

        “哗啦……”

        可卡博拉震怒转头,苏小凡在这一刻却没有再停顿,苏小凡竟转身直接朝着身后冲了过去。

        逃?

        麻脸青年一直都在紧跟着苏小凡,他见苏小凡胆大包天的提出要引爆冥主之脑,紧接着苏小凡转身又朝着身后狂暴,他一时间根本就没有弄清楚苏小凡的目的。

        在这种时刻,他也来不及多想了,他下意识就想跟着苏小凡冲过去!

        可是!

        他刚想动,他耳边就传来了一阵苏小凡的秘术传音,他脚步猛地停下,他眼神之中,也幽然爆发出了一抹呆滞。

        “你想找死么?”

        “你想自己逃?”

        卡博拉才刚刚将注意力,都转向了那三尊沙土人,此时他见苏小凡竟自己要跑了,他眼神之中的怒意和杀机,不由瞬间更加震怒!

        “你们两个,拦住他,直接斩杀!”

        第三个出现的最强沙土人,安可皮斯,则在卡博拉震怒之时,则已经直接给他身边的那两个沙土人,下了一个命令。

        “引爆冥主大脑么?你们有这个资格和能力么?莱恩家族的人,敢提出这样的建议?”

        “你们是在我面前演戏?呵,卡博拉,今天无论你们是动用怎样的手段,你们都必须全部死,冥主大脑,也必须要留下!”

        安可皮斯一步朝着前方迈出,脚下水花四溅,他身上强大的气息,也在这一刻,直接爆发。

        他手中的一个土黄色的残破长矛,在他手中也幽然乍现!

        只见土黄色的残破长矛上有殷红的符文浮现,那符文犹如刚刚从身体里流淌出的鲜血!

        他身上恐怖的气息,第一时间锁定了同样在爆发的卡博拉!

        卡博拉反应也是极快,他在此时也顾不上再去理会苏小凡,他手中一把血色弯刀模样的法器,几乎也在同时乍现!

        而在苏小凡的方向,苏小凡在朝着前方冲的时候,速度也爆发自己的极限。

        拼命逃亡!

        苏小凡像是不顾一切的,朝着前方冲去!

        “还真是废物,你还真感觉能在我们的追杀之下离开么?你难道忘了,你们冥河一族的人在速度上,天生就比我们慢上一截么?”

        那两个追上来的沙土人,速度几乎轻松的就碾压了苏小凡,在苏小凡刚刚冲出十几米的时候,他们赫然就追到了苏小凡身后三米!

        右侧的那个沙土人开口,它语气之中,几乎充满了冰冷的嘲讽。

        他们两个身上的气息,也已经爆发,右侧那个沙土人在开口之后,双手幽然之间,就已经凝结了一个特殊的印记。

        随着他手中的这个印记凝结,他身前一个由沙子组成的骑士长剑,也快速凝结,他眼中杀机乍现,他手握长剑,直接就朝着苏小凡后心刺落!

        他想直接灭杀掉苏小凡!

        “小心旁边!!!”麻脸青年远远看着这一幕急促大吼。

        苏小凡似乎根本没有听到麻脸青年的大吼,身体依旧在疯狂的朝着前方冲刺,右侧的那个沙土人手中的长剑,则已经刺落!

        “死!”

        右侧那个沙土人,见苏小凡像是被彻底吓懵了,他眼神之中的轻蔑和杀机更重,他手中的长剑,刺落的也更快。

        剑如死神之光,彻底斩落!

        “要死了?”

        麻脸青年脑海里猛地冒出了这么一个恐怖念头,他身上的汗毛,都忍不住纷纷竖立!

        可下一刻,在他以为苏小凡的身体,要被一剑彻底穿透之时,他的动作不由又猛地僵住了。

        他赫然看到,右侧那个极为强大的沙土人,在手中的那一剑,要彻底灭杀苏小凡的那一瞬间,他手中的剑,竟诡异的朝着右上方进行了一种诡异的偏离。

        他这一剑,就像是故意放过了苏小凡一般。

        发生了什么?

        那个沙土人,手中的剑,为什么会发生一种诡异的偏离?

        他不想杀苏小凡?还是在那一瞬间,发生了其他的事情?

        “小心身后!”

        麻脸青年惊惑,追杀苏小凡的那两个强大沙土人,左侧的那个沙土人,在这一刻反应更为诡异。

        他在右侧的那个沙土人,像是诡异刺空了一般之后,他脸色大变,他身上气息爆发,他一拳竟强行朝着右侧那沙土人身后轰落了过去。

        他这一拳轰落,就像是右侧那沙土人身后,真的有什么东西!

        “还想逃?”

        而右侧的那个沙土人,也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他一剑刺空之后,他爆喝了一声,他手中的长剑,也以恐怖的速度调转,他同样朝着自己身后刺落了过去。

        “他们在干什么?攻击空气?他们两个是疯了吗?”麻脸青年看到这一幕,彻底看傻了,他完全没有看懂,那两个实力极为强大的沙土人,是在干什么!

        “幻术阵纹?”

        “你们冥河红尸一族,在这里居然提前也准备了后手?”

        安可皮斯充满冰寒的眸子,远远的看到这一幕,他的眸子显然也是恐怖跳动了一下,他身上的气息瞬间爆发,手中的那一把土黄色的长矛也骤然轰鸣!

        他的目光在前方扫视了一眼后他骤然动了!

        他手中的那一把土黄色长矛,携带着一股毁灭性的威压,直接就朝着卡博拉刺落了下去!

        土黄色的长矛落下,周围的虚空都像是被恐怖冻结了!

        “就算是你们在这里留的还有后手,你们依旧还是要死!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们这些后手都将不值一提!”

        安可皮斯手中土黄色的长矛已经化成了一道残影,长矛像是撕裂了虚空,刹那之间,就刺到了卡博拉的眉心之前。

        灭杀!

        安可皮斯在第一时间,就直接动用了杀招!

        “后手?”

        卡博拉在安可皮斯动的时候,也已经动了,眼神之中的惊惑在此时显然也跟着爆发。

        他刚刚是真的以为白脸要逃亡了,他的心中甚至刚刚都对苏小凡,产生了真正的杀机。

        这突兀的变化,他都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

        不过,他现在也来不及多想了,安可皮斯的长矛落下,他的身体在长矛刺落的那一瞬间,竟然直接一分为十!

        他的身体,诡异的化为了十尊,这十尊身体,也诡异的直接将安可皮斯围在了中间。

        并且,这十尊身体,身上的气息,几乎也都一模一样!

        “冥河围杀!”

        卡博拉口中在这一刻,也吐出了四个字,话音落,这十尊身体,几乎同时举起了手中的弯刀,朝着安可皮斯身上斩落了下去。

        站在原本位置,被安可皮斯土黄色长矛指着的那一尊身体,根本就没有后退,他几乎做出了同样的动作,他迎着安可皮斯的长矛,一刀也朝着安可皮斯的身体上斩落了下去。

        十尊身体,一时间难以区分!

        “血沙送葬!”

        安可皮斯眼神彻底冰寒,他在看到卡博拉身体一分为十的瞬间手中的土黄色长矛并未完全刺落!

        那一柄土黄色的长矛上面血红色的符文在这一刻猛地诡异亮了一下。

        随后!

        那土黄色的长矛竟直接化成了无尽血红色的沙子,像是化成了一座死亡沙尘暴!

        血红色的沙子直接将卡博拉的十尊身影笼罩在了其中!

        血红色的沙子散发着杀机狂暴带着死亡的气息,也顷刻之间爆发到了一个极致,被沙子笼罩住的人,就像是一个活着的怪物,死亡灭杀了一般。

        “给我死!”

        “嗡!”

        可周围血红色的沙子凝聚,沙子上的杀机疯狂爆发,卡博拉的十尊身体速度都被强行阻拦了一下,但是安可皮斯的动作却依旧没有停下。

        他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了一根断指,在他催动周围恐怖血色沙子的时候,他也已经朝着那一根断指之上,注入了一道自己的鲜血。

        断指诡异震动并且有一股极为古老强大的气息,幽然汹涌,苏小凡站在那两尊陷入了幻境的沙土人身前,远远的都感觉到了一股死亡威压!

        那断指,像是能隔空灭杀掉自己!

        土黄色的长矛化为血红色的沙子,将卡博拉反向包围,可貌似还不是安可皮斯的最终手段!

        他明显不想在这里浪费任何时间,也不想有任何意外发生,他在施展血色红沙那个禁术的时候,显然是直接拿出了自己最强的手段!

        他想瞬间秒杀掉卡博拉!

        “十,九!”

        苏小凡远远的看着安可皮斯手中的那一枚恐怖断指,也看着两个人瞬间爆发出的生死搏杀,苏小凡站在那两个沙土人身前,却没有动。

        苏小凡的眸子,在此时平静到了一个极致。

        幻境!

        街道上,那所谓的后手,根本就不是冥河红尸准备,是苏小凡利用自己极度强大的神魂之力,结合外界的幻境阵纹,以及冥河红尸开发出的专门针对禁忌沙土人的困阵,双重叠加成的。

        苏小凡是利用土系术法,在水面之下,无声布置的!

        这个动作,在前两个沙土人出现的时候,苏小凡就已经无声在做!

        这三尊沙土人极为恐怖,可他们明显不会想到,自己根本就不是一尊冥河红尸,自己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用这个世界人类的手段,以及外界的阵纹,再配合自己强大的神魂,布置下这样一个阵纹。

        不过,苏小凡也清楚,这个阵纹毕竟是自己仓促之间布置成。

        在短时间内,能暂时困住摸不清情况的这两尊冥河红尸,但是,一旦它们两个摸清了这个复合阵纹的虚实,他们完全可以强行爆发,以最强战力破阵!

        在绝对的破坏力面前,再强的阵纹,也能强行破解!

        “八!”

        苏小凡明显也知道这个结果,苏小凡的目光也没有在那两个实力强大的沙土人身上停留,苏小凡的目光,只是在死死的盯着,前方瞬间爆发的恐怖战斗!

        苏小凡的口中,也在此时再度说出了一个数字!

        “要,要分生死了?”

        麻脸青年还没完全回过神,他的目光就又被安可皮斯与卡博拉的战斗吸引了过去,他的身体,也紧绷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

        他看着前方的战斗,他狠狠咽了一口唾沫。

        他在恐惧和压抑之中,他的脚步朝着右侧,忐忑的也迈了一步,他虽然极为紧张和惊惑,可是,他脑海里却还在记着,苏小凡之前在冲出去的那一瞬间,用秘术给他传音的那几句话。

        他虽然以前被称为妖族的废物,之后,是被妖族老祖和妖族圣女神荼,强行培养,然后变成了未亡人,才拥有的强大战力,可则并不意味着,他就是真正的废物!

        事实上!

        他能被妖族老祖和妖族圣女,从无尽妖族年轻一代之中选中,雪藏几十年,然后又突然启用,这足以说明,他的心性和特殊之处!

        “残指灭杀!”

        街道前方,战斗顷刻之间,就已经到了白热化!

        从现在,就要分生死!

        安可皮斯的手指与那一根残指诡异融合,原本散落在长街上的血色沙子,顷刻之间,恐怖暴动收缩!

        血色的沙子形成结界,强行隔绝!

        安可皮斯身上的气息,也像是暴增十数倍!

        咔嚓!咔嚓!咔嚓……

        卡博拉的十道身影,已经从十个方向,斩杀到了安可皮斯身前,十道身影身上的气息,也几乎都在恐怖爆发。

        但是,这十道有九道在安可皮斯融合断指的那一瞬间,却都出现了龟裂痕迹。

        那九道身影,像是承受不住周围血色沙子,暴增之后的挤压之力了!

        轰!

        安可皮斯的手指在这一刻,也幽然调转了一下,他刚刚融合的那一根手指,直接朝着卡博拉最后一道完整的神鹰之上,点落了下去。

        “吼!”

        卡博拉明显也感觉到了安可皮斯的气息变化,也看到了安可皮斯融合那一根断指,但是卡博拉在身体的另外九道残影断裂之后,他却没有后退,或者闪躲!

        在安可皮斯手指转动,朝着他一指点落之时,他只是嘶吼了一声,他手中的那一把血色弯刀,继续保持着原本的轨迹,朝着前方斩落。

        只不过!

        他右手手腕上的一串黑色手串,则在这一瞬间,恐怖爆碎了。

        那手串之上,有一道漆黑的诡异的东西,骤然融入了他手中的那一把血刀之中,也就随着那一道东西的融入,安可皮斯手中的血色弯刀瞬间轰鸣。

        血色弯刀斩落,在卡博拉身上,诡异的多出了一道黑色虚影。

        那黑色虚影几乎与卡博拉重叠在了一起,卡博拉一刀斩落,那虚影也做出了一个同样的动作!

        那一把血色弯刀上,也幽然多出了一道诡异的漆黑符文。

        刀落!

        刀前方的空气,都像是要被那一把刀,给劈裂了一般!

        “直接爆发最强手段?生死灭杀?”

        麻脸青年看到这一幕,他脸色是一变再变,他的身体都忍不住在这巨大的威压面前颤抖。

        如果不是苏小凡之前的秘术传音,他甚至忍不住想要后退!

        同时,他脑海里,也闪过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念头,他忽然感觉,卡博拉与安可皮斯这两个种族的天才强者忽然之间的剧烈碰撞,极有可能是苏小凡引起的。

        他忽然感觉,苏小凡从之前与卡博拉的对话,让卡博拉引爆冥主大脑,再到忽然逃亡,暗中秘术传音给自己,再到瞬间将那两尊沙土人,拉入幻境,苏小凡极有可能,实在谋划着什么!

        只不过!

        苏小凡就算是再强大,在面对卡博拉与安可皮斯这种级别的强者的时候,又能谋划什么?

        这里可是葬仙之地!

        卡博拉与安可皮斯,现在每一击都是在死亡的边缘游历,尤其是,在麻脸青年看来,现在两个人的死亡灭杀一击,应该已经超越了金仙极限。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已经远离了葬仙深渊很远,可是,却并未离开葬仙之地的范围,这种级别的碰撞,是完全有可能引来禁忌鬼物的。

        甚至!

        这种碰撞引来禁忌鬼物的概率,还非常大!

        在这种情况下,苏小凡又能谋划什么?

        “要跑?”

        麻脸青年脑海里念头疯狂闪过,在这些念头之中,麻脸青年忽然想到了一个让他都猛地像是看到了希望的念头。

        苏小凡是要逃吗?

        现在安可皮斯与卡博拉战斗几乎已经瞬间到了生死搏杀的程度,那两尊沙土人,也诡异的陷入了某种特殊的幻境。

        苏小凡从一开始,就像是不愿意沾染冥主大脑的麻烦,甚至,在阿洛伊都不顾生死的去抢夺冥主大脑的时候,苏小凡都选择了后退。

        在这种时刻,明显是出现了一个立刻逃亡的最佳时机。

        苏小凡难道是故意创造出这个场景,方便逃亡的吗?

        可如果是这样,苏小凡为什么现在,又站在原地,并没有动弹?

        麻脸青年心中的念头越想越快,他脑海之中的惊惑,也越想越多,他发现,自己从未真正看透过,这个原本应该是被自己控制的人类!

        “轰隆隆……”

        麻脸青年疯狂思考的这一瞬间,卡博拉与安可皮斯两道身影,已经以一种极度疯狂的姿态,强行碰撞在了一起。

        两者碰撞,以两人为中心,红沙笼罩住的空间,都直接狂暴轰鸣,空气扭曲,两人脚下,地面也在第一时间,出现了无尽龟裂的恐怖裂纹。

        两个人碰撞之中,一道道来自虚空深处的异象,更是在恐怖浮现!

        这一击,宛如有仙魔陨落!

        麻脸青年在这一击之中,已经看不清,两个人的身影!

        “禁忌沙盒?你,你竟然还带了这个东西!”

        麻脸青年虽然没有看清碰撞之中的场景,可他却听到了,在恐怖的碰撞之中,卡博拉像是爆发出了一道爆喝!

        紧接着!

        卡博拉的身影,竟直接从那一片混乱的碰撞空间之中,倒飞了出来。

        不仅仅如此!

        他在倒飞出来的时候,他的胸口赫然被插上了一个土黄色的长矛,那长矛直接刺穿了他的心脏!

        长矛上血色纹路流转,穿透卡博拉心脏的那长矛,在吸取卡博拉身上的血液!

        卡博拉震怒嘶吼爆发,他在这一刻,像是疯狂的在爆发着某种特殊的禁术,他疯狂挣扎,他的身体,像是被某种特殊的东西,给禁锢住了。

        “哗啦啦……”

        卡博拉的身体重重的摔落在了水面之上,水花四溅,他身上的血液溅落在街道的水中,原本清澈的水,都瞬间被染的殷红!

        “没用的,我说过,你们所有人都会死,那么,你就不可能活着。”

        “你们冥河一族谋划的是冥主大脑,我们禁忌沙人一脉,谋划的却是你们,你们冥河一脉曾经的那一尊大祭祀,确实很强,他的计划也近乎完美,我们在漫长的岁月之中,都没有察觉到他的任何布局。

        但是,哪怕你们冥河一族曾经的那一尊大祭司再逆天,你们大概也没想到,我们禁忌沙人一脉,在七千多年前,有一尊巅峰古老巨头,活着从雪原禁区的最深处,活着回来了。

        呵!

        而我们禁忌沙人一脉的那一尊巅峰古老巨头,又刚好与你们曾经的那一尊大祭司认识。

        当年所有人都以为,我们禁忌沙人一脉的那个巨头,是死在了雪原禁区深处,毕竟,雪原禁区最深处,是黑海冥洞。

        这么多年,但凡是进入黑海冥洞的人,都没有能活下来的,就算是三大帝国的大祭司,国师,教皇之类的存在,以及各大传承数百万年家族的家主,和各大圣地的圣主,也没有能人敢轻易进入黑海冥洞。

        可我们禁忌沙人一脉的那一尊巅峰巨头,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靠着逆天的机遇,活了下来。

        并且!

        他在五千年后,还根据他掌握的一些东西,调查出了当年你们大祭司,在这里的一些布局。

        然后,就是调查反向做局。

        你们能在我们沙人一脉,那一尊无上强者,亲自反向做局的情况下,还能撑到现在,已经算是一个奇迹。

        但是,这个奇迹,现在也该消失了........

        你们冥河一族将近三十万年的冥主大脑炼制和布局,现在都应该归我们沙人一脉了,你,现在也应该死了!”

        安可皮斯的身影,也直接再度出现在了卡博拉的身前。

        只不过!

        他再出现,他看着卡博拉的眼神,已经完全变成了一道轻蔑与冷漠,他在开口的同时,也已经直接抬起了脚!

        他一脚踏向了卡博拉的大脑!

        “要死了?刚刚安可皮斯爆发的最强底牌和手段不仅仅是一个?安可皮斯一直也在算计和手段卡博拉?”

        麻脸青年看到眼前这一幕,他的脸色忽然也变得有些苍白!

        战斗爆发的太快,结束的也太快。

        这一场战斗完全就是一场非常规的战斗,卡博拉和安可皮斯,在刚刚碰撞的那一瞬间,应该都直接用出了身上剩余的最强手段和底牌!

        之前!

        在葬仙深渊周围,两个人应该都已经动用了很多恐怖手段和攻伐之术,只是,他们这个级别的存在,不到最后的生死时刻,身上总会隐藏着生死一击之类的东西。

        而刚刚的那碰撞,就是两个人在这死寂长街之上,瞬间爆发出的最强底牌!

        这种底牌爆发,胜负分出的太快!

        麻脸青年甚至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这场战斗,就已经结束!

        麻脸青年甚至没有看出,为什么两个人最强底牌的碰撞,波及的区域为什么会这么小,甚至爆发出的冲击波,在超出沙土笼罩的范围后,也会变得这么小?

        麻脸青年总感觉,这场看似场面没有这么庞大的战斗之中,隐藏了很多自己没有看到的,惊世杀机!

        “苏小凡真的有什么计划吗?苏小凡预料到了,这场战斗,会结束这么快吗?”

        “就算是有什么计划,应该也来不及施展了吧,这边的战斗,已经结束!”

        麻脸心中自语,他身上也在这一刻直接被冷汗浸透!

        如果是卡博拉胜利,他们或许还有一丝活下去的机会,毕竟,苏小凡现在伪装的身份,是冥河一族的白脸,苏小凡的身份,还没有人识破。

        可现在,获得胜利的明显不是苏小凡,而是恐怖的安可皮斯!

        “死!”

        安可皮斯的那一只脚彻底踩落,他的口中,也再度爆发出了一道让人颤栗的冰冷的声音!

        “吼!”

        卡博拉身上的青筋暴露,他身上的气息,像是狂暴到了一个极致,他拼命嘶吼爆发,可是,无论他怎么爆发,他似乎都根本无法破开身上的一种无名的禁锢。

        咔嚓!

        安可皮斯一脚踩到了卡博拉的头上,卡博拉的头颅炸裂,骨头渣子伴随着殷红的鲜血,朝着四面八方溅落!

        卡博拉的所有动作,也在这一刻停止,他的嘶吼声与所有的挣扎,也在这一刻停滞!

        卡博拉的头颅,在安可皮斯这一脚之下,真正炸裂了!

        并且!

        安可皮斯那一脚,不仅仅毁灭的有卡博拉的头颅,还有卡博拉的神魂,在控制住卡博拉之后,安可皮斯这一脚,同样是动用了某个死亡禁术!

        “禁术:沙神之手!”

        安可皮斯一脚踏落,他眼神更加冰冷,他嘴角在这一刻,终于也微微翘了一下。

        他的动作在此时却没有停下!

        在一脚踏碎卡博拉头颅之后,他双手快速的就开始凝结一个古老复杂的印记,卡博拉被他斩杀,他则还需要,用禁术从卡博拉身体的储物空间里,取出冥主大脑。

        安可皮斯在这种时候,明显还保持着一些谨慎!

        他似乎也不想,在这种地方,多停留一秒!

        他双手印记凝结,他身前,一只从虚空之中,伸出的手,在他身前诡异凝聚,那一只手上,看着并没有太大威压。

        可那一只手,就这么静静的在虚空之中凝聚,一眼看去,却又像是能从那一只手上,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压力!

        “咔嚓!咔嚓……”

        也就在这一刻,在安可皮斯刚刚凝聚出那一只手的瞬间,他脚下,原本已经被踩碎了头颅,已经死亡了的卡博拉,身体竟诡异的幽然动了一下。

        他的两只手,竟猛地抬起,忽然抱住了安可皮斯的双腿。

        他这一个动作,快到了一个极致,也诡异到了一个极致!

        饶是安可皮斯依旧保持着警惕,在这一抓之下,他依旧未能躲开,卡博拉的双手,死死的抱住了他的双腿。

        “滚开!”

        安可皮斯脸色大变,他声音震怒,他下意识想要利用身上的真元,直接震碎卡博拉的双手!

        只是,在他运转真元的时候,他的脸色却再度一变!

        因为在这一瞬间,他忽然发现,他竟根本无法运转自己身上的真元了,他身上的真元和身上所有的气息,相识被一种极为恐怖的能量,给恐怖压制住了!

        他的身体,甚至都无法动弹了!

        滋啦啦!

        随着他身体被控制,原本抓在他双腿上的那一双手,赫然开始快速沿着他的双腿,朝着他整个人的身体上蔓延!

        卡博拉的双手,像是化成了一道藤蔓!

        “这,这是什么?”

        “卡博拉的头不是都已经炸裂了吗?卡博拉不是都已经死了吗?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卡博拉的身体,竟然还能出现这种诡异的变化?”

        麻脸青年看到眼前这一幕,眼珠子差点没有瞪出来!

        就连那两个陷入幻境的沙土人身前,苏小凡的眸子在,在这一刻,都狠狠缩了一下!

        “是冥河转生?”

        “你怎么可能会施展这种级别的禁术?你们冥河红尸一族,在当年冥河大祭司死亡之后,这个术法,不是已经失传了吗?这不是只有巫神级别的存在,才能施展的血脉禁术吗?你怎么可能施展的出来?”

        安可皮斯脸色一变在变,他身上的气息疯狂爆发,他此时像是陷入了,与之前卡博拉被封印一般的状态,他疯狂的想要破开自己身上的禁锢。

        他认出了这种禁术!

        可在认出之后,他眼神之中,反而流露出了更多的震撼与惊怒!

        他身上的气息,肆无忌惮的爆发,他身上的沙土,几乎每一粒都在恐怖震颤,但是在那一双手面前,他依旧像是无法多动弹一丝!

        卡博拉的手,化成的藤蔓,还在他身上蔓延。

        藤蔓呈现血红色,藤蔓之上,有诡异古老的血色符文,无声显现,那藤蔓像是活着的一般!

        卡博拉原本被踩碎的头颅,也已经停止了流血。

        他整个身体,都像是在缩小,他整个身体都像是要完全化成那缠绕住安可皮斯的血色藤蔓!

        “你杀不死我,你杀不死我……你撑不了多久!”

        “吼!沙之铠甲!”

        安可皮斯在疯狂挣扎之中,也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疯狂嘶吼,他腰间悬挂的一个盒子,在他疯狂挣扎之中,忽然碎了。

        那盒子像是能听懂安可皮斯的话一般,那盒子碎裂,幽然化成了一片沙子,随后,那沙子直接朝着安可皮斯整个身体上开始覆盖!

        两秒的时间,原本就是沙土人的安可皮斯,身体周围,就又覆盖了一层沙子!

        那红色的藤蔓,也在这两秒之间,将他的身体,彻底包裹住了!

        藤蔓包裹住安可皮斯的身体之后,就开始以一种极为恐怖的方式,直接快速恐怖收缩,藤蔓直接挤压安可皮斯的身体!

        可藤蔓挤压,安可皮斯的身体,却并未第一时间龟裂!

        安可皮斯身体外侧,沙盒化成的那一层铠甲,牢牢的挡住了,那血色藤蔓的挤压!

        咯吱吱!

        藤蔓收紧,那一层薄薄的铠甲上,有恐怖被挤压的声音爆发,但是那一层铠甲却始终极度坚固,没有真正破裂!

        “这,这拥有灵性的防御法器?”

        “安可皮斯身上,竟然携带了这个东西?安可皮斯的身体和气息,应该是被全部封印住了,如果没有这一个沙盒作为最后一层防御,安可皮斯有可能会被藤蔓斩杀?

        这藤蔓,真是卡博拉所化吗?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麻脸青年看着眼前这一幕,他完全没有看懂,真正发生了什么,这种禁忌种族之间的战斗,与人类的战斗风格,几乎完全不同。

        他几乎所有的战斗知识和修炼知识,都是来自于神荼与妖族老祖的灌输,对于两者灌输外的东西,他几乎一无所知!

        “嘶嘶嘶……”

        藤蔓在第一时间,没有能挤压进安可皮斯的身体,藤蔓的本体则恐怖震动,藤蔓的挤压力量,也在这一刻,爆发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

        藤蔓之上,甚至有殷红的鲜血沁出!

        藤蔓之上的符文,都在疯狂燃烧,藤蔓像是要爆发所有,做出最后灭杀一击!

        而安可皮斯身上的沙土铠甲,也震动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那一层薄薄的沙土铠甲之上,也有极为恐怖的符文,疯狂展现!

        “你杀不死我!冥河转生,你根本无法真正运转!”

        “这一击之后,你绝对会陷入一种油尽灯枯的程度,这一击之后,你必死!我,最多只会重伤!卡博拉,你这最后的底牌,对我无法完整灭杀!我们,才是最后的胜者!”

        安可皮斯又惊又怒,他开口,他声音之中尽是震怒!

        同时,在震怒之中,他语气之中,还爆发着一抹强大的自信和狂暴杀机!

        卡博拉着最后的反击,明显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刺啦!”

        安可皮斯大吼,他的声音尚未落下,就又猛地戛然而止!

        因为在他计算到自己能抗住卡博拉这一击,不会死,这一战自己依旧是必胜的情况之后,他后背,有一把长枪赫然强行穿过。

        那一把青铜长枪,从他的后心,穿透了他的心脏,然后从他的胸口刺出!

        那长枪刺出之后,里面还蕴含着一股对神魂的毁灭性攻击者,沿着他的身体,朝着他四面八方毁灭性撞击!

        冥河毁灭!

        那长枪之中,还蕴含着一道死亡禁术!

        “吼!”

        安可皮斯身体巨震巨震,他脸上的所有震怒和杀机,也在这一刻疯狂凝结,他转了转头,他的目光猛地看向了长枪次来的方向!

        白脸!

        他赫然看到了,一个带着白色面具的身影,也就是他之前,让他手下的撒凯尔和沙汨罗追杀的那个莱恩家族的身影!

        他身体一震,他眼神之中,猛地爆发出了无尽的不可思议。

        这个白脸,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的?

        自己与卡博拉战斗,莱恩家族的一个废物,竟然敢从背后出手?

        并且,这个废物在这种时候,竟然用一道恐怖的青铜长枪,刺穿了自己的身体,还动用了冥河一族,专门开发出的禁术,正在毁灭自己的身体?

        “住手,你这个废物,快住手,你找死……”

        “咔嚓!”

        安可皮斯暴怒嘶吼,他眼神之中的不可思议和杀机也爆发到了一个极致,在他看来,这种级别的废物,如果他出手,几乎可以弹指灭杀。

        可现在,他的身体全部被禁锢,冥河转生,在转生的这短暂的时间里,爆发出的禁锢之力,哪怕是他彻底超极限爆发,他也根本无法强行打断。

        这是一种真正的巫神级别的死亡禁术!

        按照常理,卡博拉都是根本无法施展出来的!

        自己,还是大意了吗?

        安可皮斯脑海之中念头疯狂闪过,他嘶吼,可他嘶吼的声音,尚未完全落下,就又嘎然而止!

        他身体深处,赫然传来了一道诡异碎裂的声音。

        随着那一道东西的碎裂,安可皮斯身体恐怖巨震,他眼睛疯狂圆睁,他死死的瞪着苏小凡,他眼神里像是爆发出了一道前所未有的震撼,恐惧和惊惑!

        他在苏小凡青铜长枪穿入他的身体的时候,他还仅仅只是震撼和杀机爆发,他还没有到最终恐惧的程度。

        但是现在,在那一道碎裂的声音爆发之时,他眼中的恐惧,也彻底爆发了!

        “你,你怎么可能找到,我的命珠,你……”

        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还想开口,但是他身体之中的那一道碎裂的声音,赫然再度响起,他身体之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彻底碎裂了!

        他的声音,完全停止!

        他身上原本还在狂暴汹涌的灭杀气息,也直接凝固,他整个身体,在这一刻,也开始出现了一道道诡异的裂纹!

        “你,竟然找到了他的命珠?”

        “哪怕是在我的禁锢之下,就凭你也应该很难找到他的命珠,如果无法找到命珠的情况下,他根本是无法杀死的,你……”

        安可皮斯的声音停止,但是那诡异的藤蔓之上,此时竟紧接着传来了一道,诡异沙哑的声音。

        这声音,是之前被踩碎头颅卡博拉的声音!

        他开口,他在面对苏小凡的时候,他也像是充满了惊惑!

        “那个幻境阵纹,最多还能撑住两秒,两秒后,那两个沙土人,将会彻底脱困,刚刚那一击,我已经动用了全力!”

        “现在如果不把他们两个斩杀,我们所有人真的全部会死!”

        苏小凡却不等卡博拉把话说完!

        苏小凡喘息,身体颤抖,刚刚那一击像是消耗到了他身上所有的力量。

        苏小凡打断了卡博拉的话,苏小凡嘶吼着,颤抖的伸出了手指,朝着前方那两个被自己困入幻境的沙土人身上,指了过去。

        “冥河转生:禁锢灭杀!”

        安可皮斯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溃散,随着苏小凡这一声爆喝,原本缠绕在安可皮斯身体上的血色藤蔓,恐怖颤动了一下。

        下一刻,血色藤蔓,幽然巨震!

        那血色藤蔓在那短暂的时间里,像是思索了很多东西,也立刻做了一个决定,他身上原本想要放手一搏,与安可皮斯生死拼杀的最后一道力量,幽然转动了方向。

        他身上的两根藤蔓,像是瞬间暴涨!

        藤蔓像是刺穿了虚空,下一刻,那两道暴涨的藤蔓,就直接缠绕在了虚空之中,那一左一右的两个沙土人的身上。

        “吼!是幻境?”

        “安可皮斯大人死了?你们做了什么,你竟然冥河一族的人,竟然敢杀安可皮斯大人?这究竟发生了什么?吼……”

        藤蔓缠身,那两个原本陷入幻境之中的强大沙土人,瞬间惊醒,他们也在这一刻,瞬间看破了幻境,他们也正好看到,苏小凡将青铜长枪,从安可皮斯胸腔内,收回的那一个动作!

        他们也同时察觉到了,他们身上,被缠绕着的血色藤蔓!

        他们脸色巨变!

        “死!”

        “咔嚓!”

        “咔嚓!”

        可也就在这一刻,卡博拉明显没有给他们两个任何反应的机会,血色藤蔓恐怖巨震,血色藤蔓上,狂暴的毁灭性能量,也直接朝着他们两个身上倾泻爆发!

        它们两个虽然也很强大,可他们两个毕竟只是安可皮斯的手下,他们两个也完全没有安可皮斯身上真正强大的战力,尤其是,那一道沙盒的防御工具!

        卡博拉在头部碎裂之后,凝聚出的这一道禁术,极为恐怖。

        他刚刚只是禁锢住了安可皮斯,最终的灭杀一击,显然还没有真正释放,此时,这原本用来和安可皮斯拼命的最强一张底牌,轰击到那两个沙土人身上,它们自然无法抗住!

        被禁锢住的它们两个,嘶吼,震撼和恐惧的声音,也在这一刻,嘎然而止!

        他们到死,眼睛之中,还爆发着浓烈的不可思议!

        他们似乎完全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是真实的!

        “死,死了?都死了?”

        麻脸青年转头看向了苏小凡,血色藤蔓和安可皮斯的方向,然后转头,又看了看那两具正在化成沙子的沙土人,他感觉自己的喉咙,非常干涩!

        这一战瞬间的反转,实在太快!

        苏小凡,在最后那一瞬间,刺出了那决定胜负的一枪?

        苏小凡最终决定,救了冥河红尸卡博拉?苏小凡是准备,继续伪装冥河红尸一族,然后安全离去吗?

        “咳!咳……”

        麻脸青年深吸了一口气,他朝着苏小凡的方向,看了过去。

        也就在这一刻,原本缠绕住安可皮斯的那血色藤蔓,已经收回,刺向那两个沙土人的血色藤蔓,也同时收回!

        这些藤蔓以一种诡异的方式,融合在了一起。

        随后,这些藤蔓,竟重新塑造出了,卡博拉的身形和容貌。

        只不过,卡博拉的脸色极为苍白,他起身,咳嗽,他的身体在此时也在摇晃。

        很显然,在刚刚拼命的搏杀之中,他也已经到了真正到了耗尽一切的时刻,如果不是苏小凡,最终出手,他有可能,真的会被安可皮斯耗死!

        “活下来了吗?”麻脸青年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一些冷静。

        “咔嚓!”

        “嘭!”

        可不等麻脸青年完全冷静,也不等麻脸青年将这所有的一切都想清楚,他的眼睛就不由猛地再度一瞪!

        他看着前方,这一次他眼珠子真的差点没有瞪出来!

        他赫然看到,在卡博拉刚刚恢复人形的瞬间,苏小凡手中的那一把刚刚从安可皮斯身体里,抽出的青铜长枪,转身就刺入了卡博拉的后心!

        苏小凡的左手,也在长枪捅入卡博拉的身体之后,直接恐怖拍在了卡博拉的后脑之上。

        一枪,一掌!

        心脏穿透,撕裂,头颅也直接彻底毁灭!

        苏小凡这一击,像是真正动用了全部灭杀之力!

        “震!”

        真怕在一枪和一掌轰落之后,苏小凡还直接从自己身体里的储物空间之中,掏出了一个青铜罗盘,苏小凡将那青铜罗盘,也直接朝着卡博拉残缺的身体身上,盖落了下去。

        那青铜罗盘落下,青铜罗盘之上,有一道道诡异土黄色的力量,直接像是注入了他身上所有的肌肉和细胞之中。

        随后!

        卡博拉的身体,彻底完全炸裂!

        罗盘轰鸣,血肉彻底染红了河底的清水!

        “你,你?你为什么要杀卡博拉?你在干什么?”麻脸青年堪堪才回过一些神的脑子,猛地再度爆发出了一片恐怖轰鸣。

        他脸色都憋得通红,他看着苏小凡的动作,他只感觉到一片惊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