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资本猎之白椅子在线阅读 - 第2章 卫上星签下鑫湖城,瑞景台里又会友

第2章 卫上星签下鑫湖城,瑞景台里又会友

        金海端起茶盏抿了一口,沉思了片刻,说道:“我们哥俩起初是做石油贸易的,后来转入了金融投资。房地产这一块我们没作为投资重点,虽然这个十来年房地产很热,也很挣钱,但这不是我们擅长的领域,我们做生意还是做熟不做生。近些年身边的朋友转行投资房地产开发的逐渐多了,有些朋友的项目邀请我们投点资金,我们碍于情面也投了一些,总体收益还不错,但都没有参与项目的开发过程,只是分红。在三年前,鑫州市的一个朋友有个项目山水环境不错,规模也不小,占地1000亩,定位做高档住宅区,邀请我们去投资点,我们投了2个亿,占30%的股份,去年年初项目缺资金,股东增资扩股,我们又追加了1.5个亿投资占股提高到了51%。这个项目我们投入的精力也多些,从去年增资后基本上每个月我都会去个个把礼拜,但项目具体开发管理还是其他股东在做。目前项目存在些问题,我和金河商量着想请卫总去帮我们操盘,合作方式、费用这些我们就按您和赵董的模式来,您看行不行?”

        卫上星边听边思索,暗自揣摩:“看来这二位对自己还是进行过了解的,应该也知道自己曾操盘过多个千亩体量的大项目,做这种大项目自己还是很有经验的。虽然对于操盘这个项目自己还是有信心的,但合伙的生意不好干,卫上星有顾虑的是其他股东是个什么想法。”

        卫上星把自己的顾虑向二位金董提了出来,他说道:“其他股东是什么想法?项目一直由其他股东直接把控,项目也运作好几年了,这里面涉及的事情也比较多,如果鑫州市的股东,对于我去操盘的事情有异议,那后面工作开展起来阻力会比较大,反而会影响项目的开发进度和销售回款。”

        金海点起一支烟,抽了两口就摁灭了,他顿了顿说道:“我们哥俩前后总共投了3.5个亿,项目也干了三年多了,销售速度一直不理想,不光我们,其他三位股东,也是只投入未见分红,我们五位股东的利益是一致的。对项目有益的事情我相信他们也会支持的。为了便于您开展工作,我想由您担任项目公司的总经理,我也会增加去项目的时间,大事情我们开股东会定。金河主要是做金融投资这一块的事情,项目上他去的比较少,原本他的股东表决权是委托我的,要不把金河的股东表决权也委托给您,这样更便于股东会讨论、决策。金河您看这样合适吗?”

        金河应道:“可以呀,这样卫总工作起来力度也够大。”

        金海征得他弟弟的同意后,看着卫上星问道:“您看这样妥否?”

        话说到这个份上,卫上星真不好推脱了,只好点头应下了。

        金海从手提包里拿出两份合同来,递给卫上星,说道:“这是合同,一式两份,内容是按照您跟赵总的合同内容拟制的,您看下可有异议,如果有您提出来,咱们再商量。”

        卫上星接过合同,心里不免暗自赞叹:“这哥俩真是高人!这是算准了我不会拒绝呀!”

        卫上星详细审阅了一遍合同,回复道:“我没有意见。”

        金海与卫上星当即提笔签署,合作正式达成。

        赵长青见双方合同签署完毕,双手一拍说道:“这事妥了!哥几个肚子也饿了,咱们边吃边聊。四川的朋友送了两箱十来年的老酒,我特地带了一箱,我们中午就尝尝这酒。预祝卫总马到成功,二位金董财源广进。哈哈……”

        四人移位餐桌,相互谦让一番,毕竟金海﹑赵长青二位年长,便居中落座,金河和卫上星两侧落座。四位新朋老友,其乐融融。

        酒,是好酒!果然是陈年老酒,色微黄,酒香拂面,入口生津。

        席间,四位边吃边聊,卫上星把项目情况了解个大概。项目位于鑫州市主城区以北的“翠屏山”脚下,距鑫州市主城中心区约十公里,项目占地1000亩,定名为“鑫湖城”。开发公司名为“鑫湖置业”,公司股东除了金家兄弟外还有三位股东,其中两个股东是父子,占股40%,另一名股东占股9%。这三位是鑫州市本地人,他们在当地经营多年,人脉深厚。

        四位商海纵横多年,喝起酒来尽显豪爽之气,一箱六瓶白酒四人畅谈间喝的干干净净。酒喝的很尽兴,话聊的很投机,卫上星跟金家兄弟那感觉仿佛就像是多年的老友。酒真是一个好东西!

        酒宴已毕,四人微醺。金家兄弟跟卫上星约定:4月18日正式进驻“鑫湖城”。

        赵长青安排娱乐活动,邀卫上星与二位金董同往。卫上星心里明白,有些活动不宜参加,便推脱酒醉。赵长青便携金家兄弟寻乐去了。

        卫上星回到酒店客房,看着房间空空,想着昨夜今晨的缠绵,心里一阵失落。此时体内酒劲渐起,他脚步飘忽,遂仰卧大床中央,沉沉睡去。

        次日晨,卫上星一觉醒来顿觉神清气爽,他晨炼结束,洗漱完毕,吃了早餐,他给张波发了条告知信息后,便登上路虎揽胜suv,驾车直奔“洱西瑞景台”而去。此行是多日前跟张波约好的,如今路过他的项目,不去不好。至于姚瑶美女,已似一阵暖风吹过,仅留记忆藏于心间了。

        赵长青送的这辆车,空间宽敞舒适,4.0t的排量,动力很足,卫上星驾着车一个小时不到就从大理古城开到了洱西县县域。他驾车下了高速又开了十来分钟就看到了“洱西瑞景台”那高大的广告牌。

        卫上星驾车来到“洱西瑞景台”停车场入口,老远就看见张波站在岗亭旁边跟保安一边聊天一边张望,想必是等了有一会了。

        卫上星打开车窗,大喊一声:“张老弟!”

        张波听到他的声音,赶忙跑过来迎接,卫上星车还没停稳,二人便通过车窗重重地握了握手。二人很是开心!

        张波大学一毕业就跟着卫上星干,是卫上星培养多年的干将,他一直视卫上星为师父。二人共事多年,直到两年前他被一开发商高薪挖角,才离开卫上星单飞了。

        卫上星将车停好,走下车来,二人正式拥抱问候。

        张波看着卫上星身后的豪车,他满脸羡慕,说道:“卫总,这车高大豪华,配得上您的气度。”

        卫上星“哈哈”一笑,说道:“这车是一个老大哥的送的,车好情深。”他简要地把操盘“长青集团”商业项目的过程地跟张波说了下。

        张波连连赞叹:“好险,好险!幸好去年跑的快,放到今年估计就悬了。卫总这项目做得漂亮,赵董这车送的开心。哈哈……”

        二人边走边聊,张波引领着卫上星先到茶室喝茶。这间茶室位于项目配套服务楼的顶楼,它三面观景,可以俯览“洱西瑞景台”项目全貌。“洱西瑞景台”项目,占地300亩,依山面水,景色是极好,目前项目开发建设基本完毕,业已售出近七成,尚余部分现房销售。

        二人久别重逢,相谈甚欢。十二点刚过,服务员过来请示张波,说道:“王总监,苏总和李经理到了,请您和贵宾移步1号包厢就餐。”

        张波向卫上星解释道:“我们苏总听说我师父您来了,一定要亲自作陪请您吃饭。您不会怪我吧?”张波比较了解卫上星,知道他不太喜欢繁琐的应酬,怕他介意,赶忙解释。

        卫上星微微一笑,说道:“来到你的地盘听你安排,只是不要我把灌醉就好。”

        张波压低声音说道:“我这酒量哪能陪好您,只怕今天我是要先醉了,不过今天您恐怕也要醉了。但您只管放心醉,客房我已帮您安排好,就在苏总客房隔壁。”说罢,他“嘿嘿”一笑。

        张波是卫上星一手带出来的,他一听便知这家伙话里有话。

        卫、张二人走进1号包厢,便见一位短发精干,着烟灰色职业套裙的年轻女性,迎了过来。

        张波介绍道:“这是我们综管部,李真李经理。”

        李真笑呵呵地说道:“欢迎卫总光临!”

        卫上星微笑着,点头致意。

        此时,1号包厢里侧靠窗边,一位体态婀娜,着淡紫色长裙的丽人,转身朝卫上星款款走来。她面容端庄,略施粉黛,浅笑连连。

        张波赶忙介绍道:“这是我们‘瑞景置业’总经理苏芮歆、苏总。”

        卫上星见状伸出右手,轻轻地跟苏芮歆握了下手,互道:“幸会,幸会。”

        四人稍事寒暄,落座就餐。苏芮歆跟卫上星居中而坐,张波与李真分列两侧作陪。

        苏芮歆很年轻,约莫30岁出头的样子,她长发盘于脑后,眼睛大而明亮,感觉精干而不失温婉。

        卫上星暗自揣摩,心里暗道:“这么年轻的女子,能投资这三百亩的项目,恐怕也不是简单人。”

        午宴,李真、张波陪卫上星饮白酒,苏芮歆红酒相陪。

        苏芮歆先举杯面向卫上星,说道:“欢迎卫总来我们‘洱西瑞景台’做客,也感谢卫总在我们项目开发建设过程中给了我们很多改进意见,为我们规避了很多风险。谢谢您!”

        卫上星说道:“谢谢苏总的盛情款待,我这次来观摩学习贵司的开发项目,也是受益良多。”

        二人举杯轻轻一碰,卫上星端起白酒一饮而尽,苏芮歆也深酌了一口红酒。苏芮歆红酒下肚,不多时她便粉脸泛红,凭添了几分妩媚之韵味。

        张波今天很是亢奋,他一改往日的内敛,频频向卫上星敬酒,卫上星倒是来者不拒,可张波却渐渐地醉了。

        卫上星心里清楚,自己来这看看他,他的心结就算是打开了。今日醉过张波便不会再为当年自己离开自己的事情而自责了。其实当年卫上星也并没有因张波的离开而责怪他。

        李真站起,举杯向卫上星敬酒,说道:“卫总,我要敬您两杯酒,这第一杯酒是感谢您为我们‘瑞景置业’培养一位非常优秀的人才,这一杯我先干为敬。”话毕,李真举杯一饮而尽。

        卫上星忙站起,也举杯一饮而尽,赞道:“李经理好酒量!”

        李真斟满第二杯酒,“呵呵”一笑,说道:“这第二杯酒,是向卫总致歉,两年前是我去挖的您的墙角。”

        卫上星“哈哈”一笑,说道:“难怪张波当年执意要走呢。今天看到李经理我算是明白了。”话毕,二人酒杯轻碰,各自一饮而尽。李真或是因为酒,亦或是害羞,此刻满脸红霞。

        四人推杯换盏喝将起来,氛围很是融洽,菜吃倒不多,尽管菜很丰盛。

        当卫上星见张波醉态尽显,再往下喝,怕他失态。就将自己的酒杯斟满,端起身来,说道:“非常感谢苏总、李经理、张老弟的盛情款待,我今天酒已过量,不能再喝了。这最后一杯酒,我敬三位。”四位站起身来举杯共饮。

        这一杯酒喝下张波和李真已然醉了,此时张波说话舌头打滚,模糊不清了。卫上星借口请他送自己回房间,和苏芮歆、李真道别后将张波带到了自己的客房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