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资本猎之白椅子在线阅读 - 第5章 夜色里烧烤美酒,晨曦下拳风霍霍

第5章 夜色里烧烤美酒,晨曦下拳风霍霍

        卫上星跟苏芮歆先回到停车处,卫上星将车后备箱打开,从里面搬出烧烤架、木炭、调料、照明灯啥的,又搬出一套折叠桌椅。他先把照明灯打开、烧烤架支好,折叠桌椅安放好,在折叠桌上铺上餐布,然后从后备箱又拿出一个酒精炉和咖啡壶。

        苏芮歆看着卫上星在忙活,想上去帮忙,被卫上星阻止了。他拉着她的手说道:“苏老师,咱这芊芊小手,这么细嫩,干粗活,我可舍不得。不过你可以帮咱们煮壶咖啡,可千万别烫着幺!”苏芮歆脸上挂着笑,乐呵呵地忙活着煮咖啡。

        卫上星点燃一支香烟,悠悠地抽着,望着暮色下连绵的青山。

        不多时咖啡煮开,散发出浓浓的咖啡香。苏芮歆拿出四只咖啡杯,斟上咖啡,端起一杯走到卫上星身边,说道:“卫总,来尝尝咱这咖啡煮的怎么样?”

        卫上星接过咖啡,抽抽鼻子闻了一下,又抿了一口,赞道:“好香、好香!这味道我怎么就煮不出来呢?”苏芮不禁莞尔一笑,粉面含羞。

        卫上星估摸着李师傅他们清理野兔和鱼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把木炭先点着,烧旺起来,再把烧烤的工具清洗一遍,就和苏芮歆坐在一起聊天,等候着食材的到来。

        不多时,李师傅拎着一只野兔,李真拎着四条鱼乐呵呵地走了过来。卫上星见食材已到,就拿出一个“甲”字形的叉子,把野兔用铁丝固定在上面,再从车里拿出一柄尺把长的弯刀,在野兔的腿部,背部等肉厚的地方划些刀口,然后就端起叉子把它放到烧烤架上烤将起来。

        李真瞅着卫上星忙活,说道:“卫总您这烧烤装备这还挺全,尤其是这把刀感觉在哪部电影上看过。”

        卫上星扭回头看着李真,笑眯眯地说道:“今天晚上你和苏总是在一个房间睡,还是分开睡。”

        李真说道:“我俩在一个房间睡呀,怎么了?”

        卫上星又问道:“你俩是睡一张床,还是两张床?”

        李真说道:“我们苏总是千金之躯,我哪有机会跟她睡一张床,我俩各睡一张床。”说过还瞅了瞅苏芮歆和卫上星,李真这句分明是话里有话。卫上星跟苏芮歆今晨五点左右才从游艇携手回公司客房,估计她是听说了。

        李真跟苏芮歆是大学同学,俩人关系一直很好,李真大学毕业后就进了苏家的企业,工作上很能干,在生活上也很照顾苏芮歆,二人私下无话不聊。

        卫上星将弯刀在李真眼前晃了一晃,说道:“你仔细看看这柄刀是不是和红高粱电影里的那一把刀比较像,就是那个屠夫伙计手里的那一把。”话毕,卫上星又用刀在野兔头上划了一下。

        李真在卫上星的诱导下已经想到了红高粱里的那个活剥人皮的片段,她心里又气又怕,站起来把折叠凳端着走到苏芮歆旁边,边走边说:“苏总,这人你还管不管,那么吓人!今晚我要跟你睡一起。”

        苏芮歆颤声说道:“我也怕!”俩人挽着胳膊坐在一起,看起来怕兮兮的。卫上星见此,乐的哈哈大笑……李师傅在旁边也忍不住“嘿嘿”直笑。

        此时野兔被烤的吱吱冒油,背部已经发黄,阵阵香味飘散开来。卫上星打开盐罐捏了一撮,在野兔上撒了些食盐,就交给李师傅继续烤,自己则去后备箱拿了一瓶白酒、一瓶红酒、四只玻璃杯。

        卫上星坐回到折叠桌前,将两瓶酒打开,看着三人说:“酒壮英雄胆,青门一醉眠。三位英雄喝点什么?”

        苏芮歆被他这两句古诗逗乐了,说道:“你可真行,把这两句拼起来还挺押韵,也很应景。”她选了红酒。李师傅看着苏芮歆,推辞说明天回程还要开车,不能喝酒,那表情分明是想喝,苏芮歆发话说那就喝一杯红酒吧,李师傅高兴地应了。李真和卫上星二人喝白酒。

        卫上星把酒倒好,回到烧烤架边仔细看看野兔熟透了没有,感觉应该可以了,就左手拎起“甲”形叉,右手拿着弯刀,走到折叠餐桌前。苏芮歆和李真正坐在折叠餐桌前聊天,见此赶忙站起后退几步,生怕被烫着。

        卫上星横端“甲”形叉,右手持弯刀,像削萝卜皮一样,刷刷刷十几刀将野兔背部、腿部的肉削下来十几片,一转身又把“甲”形叉放回烧烤架继续烤着。李真见卫上星这一通骚操作下来,被震惊的不行,连呼:“厉害、厉害!”苏芮歆见李真这表情,心里美滋滋的。

        卫上星招呼李师傅也坐到折叠餐桌前,四人举杯共饮,正式开吃。苏芮歆、李真和李师傅三人一口酒喝下,瞅半天没看见筷子或叉子,迷惑地看着卫上星。此时卫上星正用手捏了一块兔肉放到嘴里,很享受地嚼着,嘴里还一阵说:“好吃、好吃。”

        三人相互看了看,自嘲地呵呵一笑,也动起手来,当他们把兔肉放入口中,一股肉香立刻溢满嘴巴……

        四人聊着天,喝着酒,一只野兔、四条鱼被吃的精光。一瓶白酒被卫、李二人喝掉,李真已有醉意。苏芮歆喝了两杯红酒,微醺状,面泛桃花,眉目传情。

        卫上星抬腕看了下手表,见快十点了,就从车里把自己外套拿出来披到苏芮歆肩上,一只手搂着她的肩膀,一只手拉着李真的外套衣袖,准备送她俩回寝室休息,留下李师傅收拾残局。

        此时山里的夜晚温度还是挺低的,这会也就10度左右的样子,在火堆旁还不觉得冷,离开火堆,凉风吹来感觉冷飕飕的。苏芮歆也不顾忌李家堂兄妹在旁边看到会影响自己的老板形象,将身体靠在卫上星的怀里。李真站在旁边,用眼睛瞄着苏、卫二人,嘴里嘀咕道:“又撒狗粮。”

        卫上星将苏、李送到寝室内,但见室内已铺好两张单人硬板床,每张床上仅有一褥、一被、一床单、一枕而已。洗漱用品、用水下午二人已提前准备好。卫上星又检查了一遍门窗,均完好,就放下心来,跟二人互道晚安后回车上睡去了。

        苏芮歆他们公司捐建的这所小学,是在原有小学旧址上扩建的,原小学仅有三排砖瓦结构的房子,有六个教室,以前的小学是五年制,一个年级一个班,剩余一个教室隔作两间,一间作为老师和校长的办公室使用,一间作为老师们的寝室。

        苏芮歆的父亲早年作为下放知青,在这个村生活了三年,村子里的乡亲们很照顾他,他很感激他们。前几年她父亲回来探望乡亲们,见小学教室低矮,教室内光线很暗,教室虽能使用但实在有些落后。她父亲就向村书记提出,自己想捐款200万元建一栋教学楼。

        村书记说:“镇里这两年其实已经在考虑要撤销一批村办小学了,因为现在条件好的家庭的小孩都到镇里或县里上学去了,导致村办小学生源不足,咱们这小学生源也不多,一个年级一个班,一个班才十来个学生。按目前镇里撤并村办小学的规定,这个小学估计要撤销。一旦撤销这个小学,对于本村及周边几个村子里家庭困难的学生来讲,上学就更难了。”对于苏芮歆父亲的捐建想法,他很感激,他表示会把这个情况向镇里领导反应。

        后来村书记回复苏芮歆的父亲说:“镇里领导听到捐建的消息也很感激,就召集教育部门开会研究,经研究决定保留该所小学,并将该小学周边的三个生源不足的小学撤并到该村小学。为了提高学校的教学环境,由镇政府出资对校园基础设施进行投入。会议还决定该小学增设幼儿园,幼儿园设立大、小两个班。”

        三年前小学扩建完成,苏芮歆父亲应邀来参加落成典礼,落成典礼后县委领导邀请她父亲来县里投资,她父亲看中了洱海边上的一块地,也就就是“洱海瑞景台”这块地。

        扩建后的村办小学,最北侧是一栋新建的三层九班教学楼,中间是原有教室翻新的宿舍楼和食堂,最南侧是操场。

        早晨五点,天还没有亮,卫上星敲开门卫大爷的窗户,说要进去到操场跑步,门卫大爷看看墙上的时钟,一脸诧异,嘴里小声嘟囔着:“这才几点就跑步。”但还是拿出钥匙给卫上星打开了校门。

        卫上星向门卫大爷道谢后就在操场上跑将开来。跑了约莫半个小时就浑身发热,身体也彻底舒展开来。他跑步结束后缓步走到操场中间,调整下呼吸,气运丹田,打了一套“卫家拳”。这套拳法是卫上星祖上吸收“太祖长拳”和“太极拳”所长而创立,该拳法内外兼修,霸气凌厉。他六岁时由爷爷传授,卫上星坚持每天练习,至今已将近30年,这套“卫家拳”,他已练得拳气相随、刚柔并济。靠这套拳卫上星曾在大二时荣获国内军事大学类自由搏击赛冠军,由此获得参加“中日军事大学友谊赛”的机会,对日本选手卫上星是下了狠手,连续打残两名日本跆拳道高手,导致日方参赛人员集体抗议,拒绝同他比赛。卫上星想的明白自己就算不上场,按照中方的实力,日方也只有挨打的份。打残两个他心里很是畅快,也不跟他们罗嗦,索性主动放弃了后面的比赛。日方选手见卫上星主动退赛,心里一阵激动,可后面他们碰上了拳法刚烈的叶坚,挨得揍却是更多。

        昨晚李真和卫上星两人喝掉一瓶白酒,卫上星喝的多些,李真虽然少些,估计也有四两白酒,睡到早晨六点多钟嗓子干得难受,就起来倒开水喝。开水瓶与茶杯在临窗的办公桌上,她来到办公桌前倒好开水,想看看今天的天气咋样,就眺望窗外,正看见卫上星在练“卫家拳”。李真惊诧的不行,赶忙跑到苏芮歆床边,用手拍了拍苏芮歆的屁股,说道:“苏大小姐,苏大小姐,醒了没?”

        李真跟苏芮歆是大学同学,她俩关系一直很亲密,二人在公司人前是老板和员工,没外人的时候就是好闺蜜。苏芮其实也睡醒了,只是在假寐。苏芮歆装着刚睡醒的样子,说道:“屁股都被你拍平了,能不醒吗?”

        李真说道:“就我这小手,拍你屁股等于按摩,能拍平你屁股的人这会正在窗外呢。”

        苏芮歆转过身来,抬起头看了一眼窗外,说:“谁呀,哪呢?”

        李真说道:“你起来到窗户边看看,躺在床上看不见。”

        苏芮歆只好从床上起来,穿着拖鞋,披着卫上星的外套,走到李真旁边,顺着她的目光,正看见卫上星在上下腾越、双拳飞舞。苏芮歆一看是卫上星,便移不开了眼睛,索性坐在椅子上,单手托着腮,痴痴地看着这个男人。

        李真站在办公桌旁,低头看了看苏芮歆,但见她睡衣领口微开,两只雪白的玉峰傲然挺立。

        李真嘴巴“啧啧”两声,说道:“好一个香艳尤物呀!”

        苏芮歆“呵呵”一笑,说道:“这些年我被你揩过的油,比所有男人加起来的都多。”

        李真“嘿嘿”一笑,说道:“所有男人也包括眼前这位吗?”

        苏芮歆“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李真接着说道:“这个卫总放荡不羁,可是一个招女人的货!明天他一走,你想再抓住他可就难了。”

        苏芮歆沉吟片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能怎么办呢?”

        李真思索了一会,说道:“我觉得,你可以找个理由跟他一起去,相处的时间越长,成功的概率越高。”

        苏芮歆心中一喜,说道:“有劳李妹妹,开动你聪明的大脑,帮姐妹想个高招。”

        二人瞅着操场上的男人,聊着闺蜜间的私密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