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资本猎之白椅子在线阅读 - 第6章 卫、苏洱西助教,金海鑫州落定董事会

第6章 卫、苏洱西助教,金海鑫州落定董事会

        早晨约摸七点的样子,卫上星收住了拳,晃晃悠悠地离开操场,回车上去了。

        在小学食堂吃过早饭,苏芮歆继续给孩子们上课,李真跟着李师傅去山上水潭边钓鱼去了。卫上星把折叠桌椅搬到车旁边的一棵大树下,用电热炉煮了壶咖啡,慢慢喝着,躺在折叠椅上用手机上网浏览着鑫州市的房地产信息和“鑫湖城”的相关信息。

        而此时“鑫湖置业”的五位股东,正在“鑫湖城”综合楼的四楼会议室召开股东会。

        股东会由大股东金海主持,金海端坐会议桌中间,二股东金河、三股东胡世勋、四股东胡自立、五股东钱大发分列会议桌两侧落座。股东会会议记录由“鑫湖置业”综管部经理汪静晨负责记录,她坐在会议桌尾端一侧,俯在手提电脑上记录着。

        金海开门见山地说道:“今天我们召开股东会的议题只有一个,就是关于咱们‘鑫湖置业’聘任卫上星担任公司总经理的议案。相关情况这两天我也跟诸位股东单独做了商讨,今天是我们股东会正式讨论,诸位有什么意见请提出来,咱们一起讨论。”

        胡世勋掏出香烟扔给钱大发一支,自己点上一支烟,他并未给金家兄弟和他儿子胡自立发烟,因为金河和胡自立二人不抽烟,而金海平时根本不抽烟,大多人就以为他是不抽烟的。胡世勋并未开口,只是悠悠地抽着烟,显然他是想先听听其他人的想法。

        胡自立眼睛看着窗外,可能在思考什么,也可能是啥也没想,他心里清楚,有他爸胡世勋在,他的意见根本不重要。

        金河端着茶杯,悠闲地喝着茶。大家都知道他哥俩意见是一致的,有他哥说也就够了。

        钱大发抽了一会烟,看了一圈,见大家都没发言的意思,就清清嗓子,说道:“这个卫上星,基本年薪200万元,还是税后净得,另外奖金是销售额的1%,也是税后净得,这是不是太高了,据我了解,整个鑫州市,就是放到咱们全省只怕也没有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总经理能拿的这么高的薪水。”

        金海看着钱大发微笑着说道:“钱总和两位胡总这几年在‘鑫湖城’项目上一直是不遗余力地工作,不像我和金河,纯粹是甩手掌柜,我哥俩也很感谢三位的付出。请这个总经理我也是考虑了几个月,人选我和金河也考察了不下十人,总体来看卫上星是最佳人选。关于薪水,我也了解了,他最近几年合作的项目都是按照这个标准来的,他既没有提高标准,也没有降低,有点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意思。哈哈……”金海说到这“哈哈”一笑。

        金海端起茶杯抿了口茶,继续说道:“不过,据我们了解这个卫上星最近十来年操盘的项目无一失手,卖的都不错。就在去年,我那个朋友赵董,就是去年年底来咱这找我喝酒的那位‘长青集团’的董事长赵长青,喝酒时钱总和小胡总你俩也在呀。你俩还有印象吗?”

        钱大发点着头说道:“知道,知道,挺豪爽的一个人。”

        胡自立也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是的。我记得,我记得。”

        金海接着说道:“赵董那项目前年眼看就要停工,去年过了春节请卫上星来操盘,赵董连启动资金都没有,还是找我借了2000万元。人家去干了一年,项目卖光了,一年卖了将近5个亿。赵董高兴坏了,不但按照合同付了700万元给人家,还心甘情愿地送了一辆路虎suv给人家,那辆车赵董还花了180万元。”

        钱大发和胡自立听到赵长青的项目去年一年卖了5个亿,精神一振,口中连说:“那不错,那不错!”

        金海抿了口茶,接着说道:“关于基本年薪200万元,考虑到咱们‘鑫湖城’项目目前的情况,这笔钱由我先垫付,如果达到年度销售目标,这个钱再由公司还给我,如果未达到,这个200万元,由我个人承担。关于奖金,我和金河跟卫上星定的目标是年度销售额5个亿,达到5个亿按照销售额的1%计提,低于5个亿人家分文不取。”

        金海说完,端起茶杯喝着茶,眼睛的余光观察着胡家父子和钱大发。钱大发抽着烟,望望胡家父子,但见胡世勋依然邹着眉悠悠地抽着香烟,胡自立还是望着窗外。钱大发见此,摁灭手里的烟头,从自己面前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弓着腰隔着会议桌递给对面的胡世勋。胡世勋将烟接过来放在自己的烟盒上,继续抽着手里的香烟。钱大发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着,也悠悠地抽起烟来。

        会议室里很安静,此时几人各自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金海喝着茶,观察着几位股东,尤其是胡世勋,金海心里明白,胡世勋不点头,胡自如和钱大发是不敢表态的。

        又过了片刻,金海见胡世勋手里的香烟快抽尽了,据他们这几年共事下来,金海对他的了解,接下来他要么一句话不说起身就走,要么就是要表态了。金海担心出现前者的情况,那自己布的局可就黄了。他决定主动出击,再做做胡世勋的工作,便满脸堆笑地看着胡世勋说道:“老胡总是我们的长辈,也是‘鑫湖城’的奠基者,更是我们的主心骨。现在项目遇到困难了,还请您为我们指指方向,您看关于咱们鑫湖置业聘任卫上星担任公司总经理的这个事怎么办?”

        胡世勋体态精瘦,戴着一副老花眼镜,虽然今年才刚满63岁,可头发已然灰白一片,但依然茂密,他剪了个板寸,显得人很有精神。胡世勋抽完最后两口烟,把烟头摁灭,说道:“其他情况大家都清楚,我就不说了,关于金董事长提的这个议案,我同意。其他事情你们再议议,我先走一步。”

        胡世勋说完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金海忙站起身来,说道:“感谢老胡总支持,您慢走。”会议室内其他人员见状均站起目送胡世勋离开。他边走边挥手,示意大家不要送,让大家继续开会。

        大家落座,金海开口说道:“小胡总、钱总您二位啥想法?”

        胡自立说道:“行呀,我也同意。”

        钱大发也跟着说道:“我没意见,我也同意。”

        金河自然更是没意见的,他点点头表示同意。

        金海见大家都没意见,就说道:“既然各位股东都无异议,那么‘关于鑫湖置业聘任卫上星担任公司总经理的议案’正式通过。请汪经理把股东会会议纪要打印出来,各股东签字确认后存档。另外,请综管部把我的办公室腾出来给卫上星卫总用,给我换一间,毕竟接下来卫总要代表公司处理很多工作,办公环境不能差。等会后汪经理你给卫总打个电话,征询下他的意见,看看办公家具他有什么要求,给他换套新的。还有一个就是,问问他什么时候到鑫州市,帮他在酒店定个房间。”

        汪静晨回复道:“好的,金董。”

        金海给汪静晨安排好工作,就冲着金河说道:“金河,你给咱们上海公司的财务部打个电话,让他们马上把卫总第一年的基本年薪200万元给他转账过去。”

        金河说道:“合同约定不是分四个季度支付吗,每个季度预付50万元。”

        金海说道:“合同约定虽然是这样的,但我们股东会既然已经通过,我们就全力支持他,把基本年薪一次性预付给他就是让他不要有顾虑,就是希望他能放开手脚,全力做事。”金海这通话虽然是跟金河说的,但胡自立、钱大发、汪静晨三人心里明白,这话也是说给他们听的。

        金河也只好说道:“那好吧。”说罢,他当即拿起金海的手机拨打电话安排付款。

        待金河挂掉电话,金海说道:“感谢各位股东的支持,本次股东会议题正式通过。”随后金海宣布本次股东会会议结束。

        上午11点刚过,卫上星正拿着手机在看一篇关于鑫州市楼市分析的文章,就看见一条银行账户余额变动的通知短信跳了出来,他点开一看,是“上海海川投资”转来了200万元,上面备注上写着:支付“鑫湖置业”一年基本年薪。卫上星很诧异,心里暗道:“这钱岂不是多付了?”他正琢磨着这事,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卫上星将电话接通,一个清脆的女声就传了出来,她说道:“您好!请问是卫总吗?我是鑫州市‘鑫湖置业’综管部经理汪静晨呀。”

        卫上星应道:“你好汪经理,我是卫上星。”

        汪静晨说道:“您好卫总,今天上午我们‘鑫湖置业’召开了股东会,各位股东一致同意由您担任我们‘鑫湖置业’的总经理,金董事长让我把这个情况跟您汇报一下。另外,我们这边正在为您准备办公室,请问您对办公家具方面您有什么要求?我在采购时也好把您的要求考虑进去。”

        卫上星说道:“感谢各位股东的信任,谢谢他们!汪经理你可以加下我的微信,微信号就是手机号,我会发几张我最近用过的办公室照片,你按照相近风格选就可以了,另外一个就是,要配一个三人位或四人位沙发,工作忙起来我经常睡办公室,沙发长些,睡的舒服些。”

        汪静晨说道:“好的卫总,我知道了。还有一个事情就是,您准备哪天能到鑫州市?我提前帮你安排酒店。”

        卫上星看了下手机上的日历,盘算了一下时间,说道:“今天是4月12日,周二,最迟周日我可以到鑫州市,下周一8:30前可以到‘鑫湖城’履职。酒店我自己安排,您不用帮我订了。你给我准备一份公司员工资料,个人信息尽可能全些,资料中要有个人照片,你准备好后就发我微信吧。”

        汪晓琳应道:“好的,卫总。我知道了。”

        二人挂断电话,卫上星在脑海里把自己的人脉中和鑫州市有关联的人捋了一遍,脑海里突然想起一个人来——王世伟。他是卫上星的大学同学,他家是鑫州市的,卫上星记得他好像在两年前调回了鑫州市。

        卫上星从手机里调出王世伟的电话号码,就打了过去。电话甫一接通,从手机里就传来了王世伟的大嗓门:“卫大老板,好久不见呀,今天是怎么想起你下铺的兄弟了呢?哈哈……”

        卫上星“哈哈”一笑,说道:“我刚才躺在树下看书,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居然做了个梦,梦见我哥俩在一块喝酒呢。这不梦醒了,我就想呀,咱哥俩还真是有几年没在一起喝酒了,就打个电话跟你约个时间一起喝顿大酒。”

        王世伟说道:“卫大老板,你想找兄弟喝酒那肯定是真的,但说做梦梦到我,我咋觉得这话里水分有点大呢,哈哈……你是梦到哪个女同学了吧?”

        卫上星说道:“你还别不信,我这两天就去鑫州找你去。你把你藏的好酒准备好,咱们喝个痛快。哈哈……”

        王世伟说道:“好、好、好,太好了!哪天到?你定个具体时间,我这边再约些其他同学,大家好好聚聚。”

        卫上星说道:“我这会还在云南,准备明天出发,路上不想太赶,顺道再去贵州转转,计划16号下午准到鑫州。”

        王世伟说道:“好,就这么定了。你可别放我鸽子幺,我马上就约人,哥几个要都到了,你不来了,我们哥几个就去云南把你逮回来。哈哈……”

        卫上星说道:“你放心,我肯定到。不光去喝酒,我还要长住下来。”

        王世伟说道:“哦,你不会是找了个我们鑫州的女朋友吧?这次来是做上门女婿的?哈哈……”

        卫上星“嘿嘿”一笑,说道:“我前两天刚签了一个鑫州市的项目,这个项目合作期签了两年,说不定我还真能找个鑫州的老婆呢。嘿嘿……”

        王世伟说道:“太好了、太好了,咱哥俩又能在一起好好练练了,只是我存的那几箱好酒估计是留不住了,哈哈……”

        卫上星和王世伟也是多年未见,哥俩又都很风趣健谈,二人聊的很是轻松愉快,这时苏芮歆提着个手提袋走了过来。卫上星见状就跟王世伟说道:“我这边来了个美女,我去撩一下,看能不能撩到鑫州去,也帮我涨涨威风。不然你们这一个个左拥右抱的,显得我多凄凉。”

        王世伟说道:“我们左边是老婆、右边是孩子,而你那左右都是美女。你这万花丛中过了这些年,蜜也采够了吧?听兄弟一句劝,正儿八经娶一个才是王道。其他咱们见面再聊,回头我把酒店地址发你微信,你按导航走就可以了。这酒店住宿、餐饮都不错,也是在我的管理区内,我家也在酒店旁边,咱们哥俩聚起来方便,你先住住看,不满意咱再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