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资本猎之白椅子在线阅读 - 第12章 卫上星鑫州御品会同僚

第12章 卫上星鑫州御品会同僚

        下午六点,卫上星与江雅楠梳洗更衣完毕,从“鑫北大酒店”六层的商务套房走出。此时,卫上星上身着白色丝质衬衫外加海蓝色夹克,下身着海蓝色西裤,脚穿黑色皮鞋,腕带镶钻金劳,头发向后自然吹起,整个人显得英气勃发。而身侧的江雅楠着一套白色裙装,脚穿黑色5寸高跟鞋,洛施粉黛,显得人冷艳文静。

        二人乘电梯到酒店一楼大堂,卫上星掏出手机拨打“鑫湖置业”综管部经理汪静晨的手机号码。

        电话甫一接通就听到,汪静晨那清脆爽朗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您好卫总,您下来了吗?我在酒店大堂的茶饮区这边。”

        卫上星说道:“我们刚从电梯下来,正往酒店大门方向走。”卫上星边说便往茶饮区张望,就看见一个戴着眼镜,扎着小辫子的女子挥着手向他走来。卫上星挂掉电话,挽着江雅楠就迎了过去。

        汪静晨走到卫、江二人面前,拘谨地说道:“您好卫总,欢迎来到鑫州。”

        卫上星说道:“汪经理吧?让你久等了。”

        汪静晨笑呵呵地说道:“我是汪静晨,我也是刚到。”

        卫上星说道:“还麻烦你来接一趟,我们自己开车过去也很方便。”

        汪静晨“呵呵”一笑,说道:“今晚您和各位股东还有各部门负责人都不开车,由我们综管部统一安排接送,大家没顾虑放心喝。呵呵……”

        卫上星说道:“那今天晚上就多辛苦你们了!你们的车停在哪?我从云南回来带了些当地特产,晚上你帮我分给大家。”

        汪静晨“呵呵”笑着说道:“我们不辛苦,卫总您长途驾车才是真辛苦了,还给大家带礼物,那太谢谢您了!呵呵……”

        卫上星说道:“咱们自家人就不客气了,今晚参加晚宴的人员每人一份。”

        说罢,三人一同前往酒店门前停车场卫上星的车旁,他打开后备箱,跟汪静晨说道:“这云南特产也是当地的朋友送给我的,我也是转赠大家,请大家帮我分担一下。”

        汪静晨说道:“我先代大家谢谢您,呵呵……”

        礼品就是周啸山送给卫上星的云烟内供,他带了一箱香烟放在车上,另一箱陈年普洱则留在了“洱西瑞景台”。下午卫上星按照每人两条的标准,已提前将礼品装进纸袋里,整齐地码放在后背箱里。

        汪静晨打电话给驾驶员将车开了过来,他二人将礼品放进后备箱,即驱车前往“鑫州御品”赴宴。

        “鑫州御品”距“鑫北大酒店”并不远,也就七八公里的样子,驾驶员王犇是个二十八、九岁的小伙子,他是金海的专职驾驶员,他车开的很稳,十来分钟就到了“鑫州御品”门口,卫上星、江雅楠、汪静晨三人先行下车,王犇去停车。临下车汪静晨安排王犇把卫上星送给大家的礼品带上去,把金海、金河和王犇三人的留在后备箱就行了。这辆车是金海的座驾,是一辆迈巴赫。

        汪静晨引领卫、江二人走进“鑫州御品”祥瑞厅门口,服务员见是汪静晨便道了声“欢迎三位贵宾光临”,而后轻敲了几声门,随后推开了包厢门,说道:“贵客到。”

        此时,金海与胡自立二人正坐在沙发上聊天,见是卫上星等三人到了,赶忙站起迎了上去。金河、钱大发正与两位50岁上下的男人打牌,见此二人便放下牌,跟着金海也迎了过来。那两位50岁上下的男人相互交换了眼神,便也放下手中的牌,端起茶杯喝起茶来。

        卫上星与金海四手相握,互相道好。而后金海回转身为卫上星介绍了胡自立和钱大发两人。

        卫上星一一与胡自立、钱大发、金河三人握手,互相道好。

        大家稍事寒暄,金海便拉着卫上星的手,招呼着其他三位股东和江雅楠落座。大家相互推辞一番,最终还是金海坐了主陪席,卫上星坐了主宾席,钱大发临金海而坐,胡自立临卫上星而坐,而后是金河和江雅楠。

        汪晓琳见金海、卫上星等六人已坐定,便招呼其他人员落座。待大家坐定,汪静晨便安排服务员起菜、开酒。

        金海见大家均已坐定,环视了一圈,开口说道:“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卫总,他是我们‘鑫湖置业’的新任总经理。大家鼓掌欢迎!”众人赶忙脸上挂着笑使劲鼓起掌来,卫上星微微颔首以示谢意。

        待大家掌声渐止,金海望着汪静晨说道:“汪经理你来给卫总介绍下在座的各位同事。”

        汪静晨笑呵呵地站起身来,走到钱大发旁边的两位50岁上下的男人身侧,说道:“我们公司的几位老板卫总已经认识了,接下来我把在座的其他同事介绍给您。这位是魏强魏总,他是分管商业运营与物业管理的副总经理,这位是罗佳鸣罗总,是分管设计、营销的副总经理。”

        汪静晨接下来又依次向卫上星介绍工程部经理赵志远、物业部经理刘娟、营销部经理韩娜、财务部经理金丽华、园林部经理钱虎。介绍完毕她回到自己座位坐下。

        卫上星与大家分别点点头,相互微笑示意。

        卫上星待汪静晨坐定,转过头看了一遍金海、金河、胡自立、钱大发四位股东,而后环视了一圈在座的诸人,说道:“非常感谢诸位股东的信任,选择了我和大家一起为‘鑫湖置业’工作。大家也都知道,今年全国的房地产市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回暖的迹象,销售低迷已是行业的普遍现象,现金流危急的房企比比皆是,甚至已有多个地方出现多楼盘停工烂尾的现象。至于我们‘鑫湖城’目前情况怎么样?我想大家应该比我更清楚。”

        卫上星停顿了一下,喝了口茶,继续说道:“我用‘生死存亡之际’来形容目前我们‘鑫湖城’的境况,是不是有点夸大了?也许是吧。可我们要想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突破困境,只怕也不容易!但是我们没有退路。我希望大家拿出背水一战的勇气,在各位股东的引领下,集全体员工之力,同心同德全力拼搏,方能一步步远离这‘生死存亡之际’的险境。”

        金家兄弟、胡自立和钱大发四位股东很认可卫上星的讲话,他们四个边听边点头,以示赞同。在座的部门经理们听的面色凝重,而罗佳鸣和魏强则是怡然地抽着烟。

        卫上星继续说道:“今天我与大家见了面,自此时起我便开始履行‘鑫湖置业’总经理的工作职责了,有几件工作上的事情在我们没有喝酒前,我先跟各部门安排一下。哈哈……大家可莫要见怪,大周末的打扰了大家的休息,饭菜还没吃上,这工作倒先来了。”卫上星“哈哈”一笑,缓和了一下气氛,几个部门经理纷纷表态:“请卫总指示。”

        卫上星抿了一口茶,继续说道:“这第一件事是:请各部门以12个月销售额5个亿为目标提出工作建议,这个12个月起止时间是2022年4月18日——2023年4月17日。我给大家五个工作日的时间来拟制这个工作建议,下周六上午九点整,我们在公司会议室召开会议,由各部门经理逐一提报;这第二件事是:请营销部韩经理会同销售代理公司拟制‘五一劳动节促销方案’,下周六下午三点提报;这第三件事是:请综管部汪经理按照12个月销售额5个亿为目标拟制激励方案,下周六下午五点提报。”说完,卫上星环视一圈,但见几个部门经理目露难色,而四位股东则满脸笑意。

        卫上星抿了口茶,继续说道:“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助理江雅楠。”

        江雅楠站起身来,落落大方地说道:“大家好,以后在工作中还请大家多多帮助。”

        其实自卫、江二人一进来,大家就在关注着她了,都在心里猜想她可能是卫总的女朋友或小情人吧,听卫上星如此介绍,大家哪里相信这一对俊男靓女只是单纯的工作关系呢?

        卫上星抬手向江雅楠压了压手掌,示意她坐下,然后卫上星收回手臂,继续说道:“从明天开始我和江助理会深入地了解项目的各项工作,在此我提前跟大家打个招呼,你们也不要多想,这只是我正常的工作程序。工作的事情就先这样,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找我,这个随时的意思是24小时的,同时我有事情需要找大家的时候也是如此,因此,我们大家都要保持24小时通讯畅通。”

        正说话间,卫上星看见王犇带着两个服务员把礼品提了进来,他接着说道:“我前几天在云南遇到个做房地产开发的同行,我们交流了一下,他很客气,送了一箱云烟内供给我,我也抽不完呀,就想请大家帮帮忙,为我分担一下。”

        汪静晨站起身来,笑呵呵地说道:“卫总,您给大家带的礼品有点重呀!可经您这么一说,我们要是不收,那就是不爱惜卫总您的身体了,所以这礼物我们就收下了。”

        大家一听,汪静晨说的还真有道理,纷纷笑成了一片。汪静晨和江雅楠二人在大家的欢笑声中将礼品分给了众人。

        金海见菜也上的差不多了,就端起自己面前的分酒器,将酒倒入小酒杯。众人见状也纷纷各自端起自己的分酒器,将酒倒入小酒杯。

        金海环视了一圈,开口说道:“工作上的事情,刚才卫总已作了部署,我希望大家团结一致、同心同德,向着5个亿的目标共同努力。”他端起酒杯,站起身来,继续说道:“今天的晚宴既是给卫总的欢迎宴,同时也是给大家的壮行宴。来,大家端起酒来共饮此杯,欢迎卫总和江助理的到来。”大家纷纷站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金海喝完这第一杯酒,并未坐下,他站着拿起分酒器将酒杯倒满,环视了一圈诸人,说道:“这第二杯酒,预祝我们‘鑫湖城’各部门在卫总的带领下顺利实现5个亿的销售目标。来,大家端起酒来共饮此杯。”大家纷纷加满酒,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金海喝完这第二杯酒,放下酒杯,说道:“大家请坐吧,下面大家自由发挥吧。我跟大家透个底,卫总可是海量。哈哈……”

        金海这一说,大家秒董,轮番向卫上星敬酒,卫上星也不做作,拉开架势来者不拒,大家喝的很是高兴。

        今天晚宴的菜以鑫州本地菜为主,配了几个海鲜大菜,卫上星忙着应承大家的敬酒,并未吃多少菜,也只是瞅着间隙喝了一盅鱼翅羹。

        卫上星今晚是空腹喝酒,而且喝的太快,这半斤白酒进肚,他就觉有了醉意。他略一思量,便端起分酒器站起身来,环视一圈,说道:“非常感谢各位股东和同事们的盛情,为表示对大家的谢意,我用这大杯共同敬大家一个,我干掉,大家随意。”他这分酒器约有八成满,大概有二两酒。

        钱大发见此,“呵呵”一笑,说道:“卫总不光海量,喝酒还豪气!我也陪个大的。”他也端起面前的分酒器,他分酒器里的白酒跟卫公子的倒也差不多。众人见此,也只好端起分酒器来。

        卫上星双手端着分酒器,跟临近的金家兄弟、胡自立、钱大发,碰杯后,向其他同事做了一个碰杯的示意,众人便共同举起分酒器一饮而尽。

        这一大杯白酒喝下去,大部分人已经到量了,已没有人再来向卫上星敬酒,他怡然地跟四位股东喝酒、聊天……

        晚宴结束,卫上星、江雅楠和金家兄弟同车,乘坐的依然是金海那辆迈巴赫。车行至“鑫北大酒店”,金海让王犇将车停到酒店门前停车场。

        当车停稳,金海说道:“卫总,今晚我喝的有点过量,你要没啥事,要不陪我走走,醒醒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