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资本猎之白椅子在线阅读 - 第17章 卫上星再救杨成钢,竟遇楚雨婷

第17章 卫上星再救杨成钢,竟遇楚雨婷

        突然,从湖里传来一阵呼喊:“我的腿抽筋了,我的腿抽筋了!”

        卫上星抬头往湖里一看,但见杨成钢正在距湖岸边二十来米的地方,边喊边用双手在划水。

        卫上星赶忙将西装取下,轻轻一抛将它放回游艇尾部,而后快步走到救生圈前,弯腰抓起救生圈,手一挥将救生圈扔到湖里杨成钢旁边,然后深呼一口气纵身一跃扎入水中。

        卫上星一口气潜泳到杨成钢旁边,而后钻出水面,但见杨成钢已经抓到了救生圈,用双臂环抱着。

        卫上星问道:“你还好吧?”

        杨成钢说道:“谢谢卫总,我还好。就是腿抽筋了。”

        卫上星说道:“没事就好,你抱紧救生圈,我把你拖上去。”

        杨成钢说道:“您看我这事办的,本来是想下来给您帮忙的,结果忙没帮上,还给您添麻烦了。”

        卫上星“哈哈”一笑,说道:“你已经很不错了,你要不送绳子过来,罗总也没那么快被救上岸!这么凉的水,腿抽筋很正常。”

        杨成钢“嘿嘿”一笑,说道:“我也就是下来送根绳子,不算啥大事。就算是陌生人落水,我们看见也会出手相救的,何况是罗总,他平时对我们绿化公司也很关照。”

        卫上星用左手臂挎着救生圈拖着杨成钢,仰面用双脚和右手划水,二人聊着天缓缓向湖岸游去。不肖一会二人到了湖岸边,工程部的同事们将杨成钢拉上了岸,卫上星走上岸来,又回到游艇尾部边,把西装拿下来披到肩上,点燃一支烟抽着,蹲在地上看着赵志远他们在给罗佳鸣控水。就问道:“赵经理,罗总咋样了?”

        赵志远边拍着罗佳鸣的后背边说道:“郭总吐了不少水,可还在昏迷,这有点不正常。”

        听到这,卫上星赶忙站起来从游艇尾部拿下手机,打电话给汪静晨,问问120怎么还没到。

        电话甫一拨通,汪静晨立刻接听了电话,她气喘吁吁地说道:“卫总,你们怎么样了?”

        卫上星说道:“罗总从湖里救上来有十来分钟了,赵经理他们正在给他控水,目前吐了不少水,可还在昏迷。你催催120急救车,让他们赶紧来!”

        汪静晨说道:“他们刚到,我正带他们往你们那去。两三分钟就到。”

        卫上星挂掉电话,低头看了下自己,但见自己下半身就穿了件裤衩,湿漉漉的裹在身上,他心里不免一乐,心想:“这造型还挺狂野。”就举起手机给自己拍了张照片,发给了苏芮歆。

        此时已能听到警铃声从“鑫湖城”一期方向传来,估计警察和急救车就要到了。卫上星放下手机,用手拧了拧裤衩,把水拧掉一些,就穿上衣服、鞋袜,点燃一支烟悠闲地抽着,望着“翠屏山”思索着这刚刚发生的一切……

        卫上星烟抽了一半,就看见十余名警员与四名医护人员快速跑来,胡自立、钱大发、汪晓琳三人小跑着远远地跟在后面。

        这一行人一到,警员立刻设立警戒线,封锁现场。而医护人员将罗佳鸣仰面平放在担架上,检查下心跳、呼吸,就抬起来跑向“鑫湖城”一期方向,在与胡自立、钱大发和汪静晨三人交汇时,一个医护人员边跑边说道:“我们需要把病人送到‘鑫州第一人民院’抢救,你们来一个人跟我们一起。病人有啥事我们好跟你们沟通。”

        胡自立、钱大发、汪静晨三人停下脚步,胡自立气喘吁吁地说道,:“钱总、汪经理你俩都去吧,我这边忙完也过去。”

        钱大发、汪静晨应了一声,转身就往那四名医护人员方向追去。

        卫上星做完笔录,见胡自立一脸焦急地站在警戒线外,就走了过去。胡自立见卫上星向他走来,焦急地问道:“卫总,罗总怎么掉到水里了呀?”

        卫上星指着湖中罗佳鸣落水的位置,说道:“胡总您看,那里就是罗总被甩到湖里的位置。我跟罗总从上游艇,一直到那个位置,一切都没啥异样,那个保安周涛开的也挺稳,速度也不快,直到他从那突然加速把罗总甩到湖里,然后一直加速,最后游艇冲上了湖岸,然后他就跳下游艇往‘翠屏山’方向跑了。”

        胡自立满脸疑惑地问道:“真搞不懂那个周涛为啥这样做呢?”

        卫上星说道:“我也是一头雾水,那个开游艇的保安,跟罗总好像也不太熟,我也看不出来,他俩应该没有啥矛盾。”

        胡自立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也让您受惊了,但也多亏了您,没想到您水性这么好,这个湖很深的,罗总落水的位置水深差不多有五米。如果换了别人,今天恐怕就是两条人命了。”

        卫上星安慰胡自立道:“您也不要太担心了,罗总刚落水的时候,我看他状态挺好的,他从落水的地方往湖岸边一口气游了一百多米,然后就不行了,我看他那状态好像是腿抽筋啥的,才跳进湖里去帮他的。还好工程部赵经理他们及时赶到,还有那个绿化公司的杨成钢,是他跳进湖里把绳子送给我,我抓住绳子,工程部的同事们才把我和罗总拉上来的。”卫上星说着向赵志远他们招招手,示意他们过来。

        赵志远他们几个也做完笔录了,正聚在一起聊着罗佳鸣落水的事情,见卫上星招手就走了过来。卫上星掏出香烟散给大家,说道:“大家辛苦了,多亏你们来的及时,不然我跟罗总,估计真悬了。谢谢大家!”

        大家纷纷应道:“应该的,应该的。”

        胡自立看着大家,激动地说道:“我们‘鑫湖城’的同事们还是可以的,大家辛苦了!等罗总康复了,我请大家一起喝酒,压压惊。”

        大家“嘿嘿”、“哈哈”地笑着,纷纷说道:“不辛苦,不辛苦。”

        这时一个警员走了过来,他说道:“大家笔录也做过了,暂时也没啥事了,你们可以先回去吧,手机别关,有啥需要了解的再给你们打电话。”

        胡自立向那个警员说道:“谢谢警察同志们了,大家辛苦了。”

        那个警员说道:“不客气,这是我们份内的工作。”说完跟大家挥挥手就转身走进了游艇。

        胡自立便朝着工程部众人说道:“既然这边暂时不需要我们配合了,那赵经理就带大家就先回公司吧。”赵志远应允着,带着工程部的众人向公司综合楼走去。

        胡自立跟卫上星说道:“卫总,今天让您受惊了!咱一家人不说二话,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多说就见外了。我这会要去医院去看看罗总的情况咋样了。您在湖里泡的时间太长了,要不你先回酒店泡泡热水澡,休息休息,别受凉感冒了。”

        卫上星心里想着江雅楠这会估计还在罗佳鸣办公室里,自己走了,可就不好掩护她了,就跟胡自立说道:“我没事,我在湖边晒一会就好了。您赶快去医院吧,罗总那还需要您照应着。”

        这时一直站在旁边的杨成钢说道:“现在的湖水还挺凉的,刚才我的腿就抽筋了,多亏了卫总相救。我家就在旁边,刚才我打电话给我老婆让她熬了姜汤,要不请卫总到我家洗个热水澡,喝碗姜汤再回公司呢?”

        胡自立说道:“对、对、对,那好的很。卫总,要不你去杨成钢家就挺好的,你看,他家就在那,离这近的很。”胡自立用手指着自此往东约五六百米的一幢二层小楼说道。

        卫上星也不再谦让,便说道:“那好吧,那就麻烦杨经理了。”

        杨成钢家位于“鑫湖”东岸边,是一幢坐北朝南的二层自建楼房,沿楼的东西墙向南砌了十来米实体院墙,而东西向院墙则以铁艺栏杆为主体,在铁艺栏杆的内侧是两条花坛,花坛里混合种植了竹子和蔷薇。楼房和院墙用的是白色真实漆,与位于铁艺围墙中间的仿铜院门倒也相映成趣。

        杨成钢引领着卫上星走进院门,就看见一个胖嘟嘟的,约莫三、四岁的小女孩,喊着爸爸向杨成钢跑来。

        杨成钢身材壮硕,中等身材,三十来岁的样子,见小女孩跑来,他赶忙蹲下身张开双臂把她接住,抱在怀中,站起身来,让小女孩向卫上星喊“伯伯”。小女孩倒不认生,大大方方地喊了句“伯伯”,卫上星听着这奶声奶气的喊声,心情很快乐。

        杨成钢抱着小女孩引领着卫上星穿过小院,走进一楼,通过一二楼之间的楼梯,杨成钢将卫上星带到二楼洗浴间。

        杨成钢笑呵呵地说道:“我这条件简陋些,还请卫总将就一下,我帮您拿套新内衣和新浴巾,这都是前几天我老婆刚买的。”杨成钢打开衣柜找出一套内衣,和一条浴巾,递给卫上星,二者均是崭新的,包装袋都未曾打开。

        卫上星接过内衣和浴巾,说道:“你老婆一定是一个贤惠能干的人,这楼上楼下收拾的很干净、很整洁。可不要说‘简陋’,见外了哈!”

        杨成钢听卫上星在夸赞他老婆,他很是开心,笑呵呵地说道:“我老婆是不错的!嘿嘿……她这会在烧菜,等我们洗漱完毕,饭菜也就好了,还请卫总留下吃个饭。”

        卫上星抬腕看了下表,见时间快到一点了,就说道:“那我就不跟你客气,菜可别整太多。”

        杨成钢说道:“菜不多,几个家常菜。那您先洗澡,我在旁边卧室里,有啥需要您就喊我。”

        卫上星道谢后,自行洗浴。不多时卫上星洗浴完毕,杨成钢引领着他到一楼客厅坐下,此时,茶几上已摆着两大碗热气腾腾的红糖姜汤。

        杨成钢说道:“卫总您先休息会,把红糖姜汤喝掉发发汗,驱驱寒,我也上去洗洗换身衣服。”

        杨成钢把小女孩放下,让她自己玩,小女孩乐呵呵地跑到院子里自顾自地玩着自己的玩具,而杨成钢自行去二楼洗浴间洗浴去了。

        卫上星端起一碗红糖姜汤,尝了一口,甜甜的有点烫,就慢慢地旋转着碗小口喝着。刚喝了一小半,就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是江雅楠打来的电话。电话甫一接通,手机里就传来江雅楠笑呵呵的声音,她说道:“卫总,你在哪呢?我现在去救你呀!”

        卫上星详怒道:“我要等你来救,只怕这会还在湖里喝水呢!”

        江雅楠讪讪地说道:“对不住,对不住,刚才实在是走不开,机会难得!你懂的。嘿嘿……要不晚上请你吃顿好的,给你补补!”

        卫上星继续绷着情绪说道:“光吃饭恐怕不行吧?”

        江雅楠“呵呵”一笑,说道:“要是好酒好肉都不能灭了你这火气,要不你连我一起吃了吧。”

        卫上星“嘿嘿”一笑,说道:“这态度还不错!晚上的事情咱们晚上再说,你午饭吃了吗?”

        江雅楠说道:“我也是刚忙好回到办公室,还没吃饭呢?”

        卫上星说道:“没吃正好,你这会开车出去,找个地方买些三、四大的小女孩的玩具、食品啥的,然后到这里找我一起吃饭,我把定位发给你。”

        江雅楠应允后,二人挂了电话,卫上星便听见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多年不见,你还干着这到处勾人的风流事呢?”

        卫上星循声扭头往后一看,但见楚雨婷腰扎围裙,正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

        卫上星诧异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杨成钢的老婆是你?”

        楚雨婷幽怨地说道:“你不会忘记我是鑫州人了吧?”

        卫上星说道:“这个自然记得。”

        楚雨婷叹了口气,说道:“当年我遂了我妈的意,回到鑫州嫁了个拆二代,可没过几年安稳日子,那个败家玩意又赌又抽就把十来套拆迁安置房给败光了,还欠了一屁股债。日子实在过下去了,我们也就离了。听到这些你心里是不是很高兴?”

        卫上星转回头,掏出精钢烟盒拿出一只香烟,燃起。卫上星听到楚雨婷如此问,缓缓吐出一口烟,平淡地说道:“过去终究是过去了,你现在过的好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