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资本猎之白椅子在线阅读 - 第22章 故朋新欢乐融融,两女一男左右兼顾

第22章 故朋新欢乐融融,两女一男左右兼顾

        卫上星到了宾馆楼总服务台,问清客房位置也没让服务员带着,自己找将上去,来到客房门口,压抑着急切的心情按下了客房门铃。

        此时苏芮歆已洗浴完毕,正坐在梳妆台前画着淡妆,听到铃声,想着应该是卫上星来了,就赶忙走到门后,从房门猫眼往外看去,只见卫上星正笑呵呵地站在门前。她的心突突地跳着,面色激动的红润润的,急忙拉开房门,笑吟吟地望着自己的男人。

        客房门打开,卫上星就看见苏芮歆身着粉色浴袍,长发蓬松地披在肩上,白嫩透粉的笑脸上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透着喜悦的光芒望着自己。卫上星走进门来,轻轻关上房门,将她拥在怀里。二人彼此感受着对方的心跳,享受着这重逢的喜悦……

        小别胜似新婚,一番云雨之后,卫上星去洗浴间匆忙冲洗一下,换上衣服出来,苏芮歆已补好淡妆,着一套鹅黄色裙装,长发披于肩后,显得整个人温婉柔情,楚楚动人。

        苏芮歆挽着卫上星的胳膊,二人并肩走出客房向“食堂楼”走去,走到“食堂楼”一楼大厅就看见肖丽的爱人老段机长,拉着儿子段炼的小手在等电梯。

        卫上星拉着苏芮歆走到老段父子身后,用手拍了拍老段的肩膀,说道:“带着儿子也敢出来偷吃吗!”

        老段急着赶去包厢,正专心看着电梯下来,被这一拍下了一跳,回头一望见是卫上星。马上把发怒的表情收了起来,转过身来,用手抚了抚自己那微微凸起的肚皮,笑呵呵地说道:“你这家伙,这一喊吓我一跳。这儿子在边上呢可莫瞎说。”

        卫上星摸了摸段炼的头,说道:“咱这儿子又长高了。”

        段炼仰起脑袋喊道:“叔叔好!”小家伙扭过头,仰着脑袋看着苏芮歆,说道:“叔叔你这个女朋友好漂亮呀!”

        苏芮歆乍一听心里美滋滋的,仔细一品不对呀,这小家伙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说,“这个”女朋友好漂亮,肯定是相比较于“那个”了呗。就无奈地笑了笑,自己喜欢的这个男人曾经的风流史定是不少,可过去毕竟过去了,自己揪住不放也没什么必要,就用手抚着小家伙的肩膀,笑眯眯地说:“你的小嘴真甜呀!”

        卫上星与老段相互对视了一眼,二人心领神会,尴尬地笑笑,心里暗道:“好险,好险!幸好这女子没听出来。”

        这时电梯刚好到了,老段招呼着卫上星与苏芮歆上了电梯。

        四人走进“武术”包厢,菜已提前上好了,肖丽招呼大家落座,她和卫红锦居中坐了主陪和主宾,两个小朋友挨着各自的妈妈坐下,老段坐在了他儿子旁边,苏芮歆挨着豆豆落座,卫上星依次坐之。

        肖丽安排服务员开了瓶产自贺兰山东麓的顶级红酒,突然扭头望着老段,说:“老段,你给咱弟带的好酒呢?”

        老段一拍脑门说:“你看我这脑子,今天实在是赶时间忙的晕了,把酒忘在后备箱了,我去拿,我去拿。”说完急匆匆地下楼拿酒去了。

        不一会老段提着两盒酒回来了,他把两盒酒都拆了,一瓶拿给卫上星,一瓶放到自己面前,说:“明后两天我休息,今晚就不留量了,陪咱弟好好喝一场。”

        卫上星倒是不客气,接过酒瓶将瓶盖拧开,倒入分酒器,看了一圈说道:“不瞒三位美女说,我这机长哥哥可是自律的很,他带航班的时候,想让他多喝一杯都难,我俩开一瓶酒,他是严格按照一九分,我喝九两,他一两,这几年我是第一次跟他一对一瓶喝。”

        卫红锦望着卫上星和老段,疑惑地问:“听你说这意思,你俩常在一起喝酒呗?”

        卫上星“嘿嘿”笑着说道:“有时候我坐飞机出差,恰好碰到老段,航班到港了,晚上也没啥事,我俩就去找个好吃点地方喝点小酒。”

        肖丽“呵呵”一笑,说道:“这哥俩处的不错,我常听我家老段说,他俩又在哪哪遇上了,就今年春节后,我那段时间忙,孩子爷爷奶奶带着段炼去长沙玩,还在那遇上了呢。他哥俩比咱姐们见面多。”

        小段炼听见妈妈说到自己,就插话说:“那个阿姨可没这个阿姨好看。”

        老段赶忙揪着儿子的耳朵说:“大人说话小朋友不要插话,快吃饭。”

        老段止住儿子的话,解释道:“那天我临时要开个会,走不开就请我们一个同事和咱弟一起陪孩子和爷爷奶奶去逛逛。弟妹别误会了,我弟你还没给我介绍弟妹呢。”

        卫上星讪讪笑着说道:“你弟妹姓苏名芮歆,福建人士,主业和我一样做房地产开发的,副业老师。”

        肖丽夸赞道:“看不出来弟妹还是个女强人,这么年轻能做房地产开发,不错不错。”

        苏芮歆谦逊地说道:“那是家父前几年做的项目,我只是去收收尾,项目也快结束了。”

        肖丽端起酒杯“呵呵”一笑,说道:“你和俺弟还真是郎才女貌,门当户对呀,来大家一起举杯,预祝你们永结同心,百年好合!大婚的时候可别忘记请我们去喝喜酒幺!”

        苏芮歆双手捧着酒杯站起身,丰满圆润的好身材亭亭玉立,笑吟吟地向肖丽致谢,大家见此也一起站起,举杯共饮。肖丽与卫红锦对望一眼,心里好生羡慕。

        三个女人颇有话题,喝着红酒,聊着天。卫上星和老段二人脾气相投,山南海北地扯着话喝着酒。老段其实并不老,也就四十出头,开战斗机出身,退役后才加入了民航,他中等身材相貌堂堂,微胖但很壮实。

        酒宴结束,三个女人喝了两瓶红酒,已微醺,两个男人各自喝干自家白酒,老段已醉了,卫上星也是八成醉了。

        卫上星扶着老段,一行人出了“食堂楼”,一起到了“宾馆楼”,肖丽一家也不走了,到服务台又开了一间套房。卫红锦带着豆豆和苏芮歆先回客房,卫上星将老段一家送到他们房间,才回到了自己客房。

        卫上星进了房间便闻到一缕清淡的茶香,苏芮歆正坐在茶几前泡茶,卫上星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一只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身,斜靠在沙发上,望着她的侧面。

        苏芮歆给卫上星倒了一盅茶,转身递给他。卫上星接过茶端在手中将二人分开后发生事情简要的跟苏芮歆说了一遍,涉及到江雅楠的自是隐去不提。苏芮歆听的很是害怕,待卫上星说完,苏芮歆便说道:“要不我们回洱西吧,或者去其他地方也可以,这里太复杂了。我那边的自有资金再拿一地也够了,都交给你,我就安心在家给你做老婆,我们可以多生几个小孩,我喜欢小孩。你看好不好?”

        卫上星没有答话,思考了一会说:“可能是我多虑了,事情并没有那么危急。”

        苏芮歆挺直腰身,急红了脸,说道:“万一那天你喝了那杯咖啡了呢?万一在湖里你的腿也抽筋了呢?你要有什么意外,我怎么办?爸妈怎么办?”

        卫上星看着苏芮歆着急的样子,心里一阵心疼,伸出手将苏芮拥在怀里,说:“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我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要不你先回洱西呢?”

        苏芮歆搂着卫上星的脖子说道:“我不,我要和你在一起,我不会离开你的。”

        卫上星爱怜地望着苏芮歆,说道:“好吧,我们不分开,但危急时刻你要听我的,不能迟疑,更不能感情用事。”

        苏芮歆脸上带着苦笑,点了点头。卫上星看着她那楚楚动人的样子,“哈哈”一笑,说道:“我们老卫家的男人命硬着呢,咱爷爷打过抗美援朝,咱爸爸打过对越自卫反击战,他们枪林弹雨不是也过来了吗?我这算啥呀,真是毛毛雨,何况我初到鑫州,并未与人结仇,这只是个偶然事件,不用太过滤。”苏芮歆听后才放松了心情,伏在他怀里小憩。

        翌日晨六点,卫上星准时醒来,他轻轻抽出枕在苏芮歆脖子后的胳膊,想悄然下床,却也惊醒了她。

        卫上星说道:“我出去跑步了,到‘鑫北大酒店’那边吃早饭,然后去上班。中午回来陪你吃午饭,下午给安排点活干。”

        苏芮歆“呵呵”一笑道:“干活可以,可别干我,让我歇歇。”

        卫上星“嘿嘿”一笑起身下床,穿上运动服走出“宾馆楼”来到“鑫州水库”大堤上,向“光盟岛”方向跑去,跑到“迎宾馆”客房,换套衣服再折返回来,疾步走向“鑫北大酒店”。卫上星这么折腾一下,也算是掩护“运动中心”这个落脚点的迷惑方式吧。

        等走到“鑫北大酒店”客房,刚好七点半,江雅楠已将早餐布好。她见卫上星进来也不答话,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瞄了卫上星一眼,就低下头给他盛了碗稀饭。

        卫上星昨夜跟苏芮歆连番云雨,已泻去欲火,今天心情分外愉悦,见江雅楠如此表现,便打趣道:“谁惹着我家美女助理了,把脸都气白了,这肤色可没有那晚喝点酒粉嫩嫩的好看。”

        江雅楠也不答话,只顾忙活自己手里的活,卫上星识趣地到洗浴间洗漱去了。二人吃了早饭,卫上星换上一套休闲西装,搭了一双板鞋,而江雅楠则换上一条宽松的牛仔裤,搭了一件蝙蝠衫,脚上穿了一双平底小皮鞋,肩上斜挎着一只小挎包。

        卫上星见她如此打扮,便问道:“你今天这身打扮,是想上‘翠屏山’吗?”

        江雅楠也不答话,只是“哦”了一声。卫上星见她这样便走到她旁边,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你上去太危险了,那个保安周涛还没找到吗?”

        江雅楠用手臂挡开卫上星的手,说道:“一个小毛贼而已,碰到他倒好,直接把他拿了,还省得我们到处找了。”

        卫上星纳闷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是小毛贼,你见过他。”

        江雅楠得意地说道:“前天上午我到罗佳鸣办公室里搜查证据,结束后我就在他办公室隐蔽处安装了一个摄录探头,昨天晚上我去把这个探头取回来了,我拿回来后查看了一遍,发现在前天晚上11:51分有一个穿夜行衣的人潜了进去。我把视频资料发给市局,经技术人员比对,此人就是那个保安。”

        卫上星说道:“如果真是那个保安,你单独上去就太危险了,我是见过他的身手的。你们为什么不多安排人手再搜山呢?”

        江雅楠瞄了卫上星一眼,说道:“你就是小瞧人,我们麒麟安防的人可不是吃素的。”

        卫上星见她心意已决,知道这小丫头也是一个倔强的人,便说道:“那我陪你去吧,原本我也是想上去看看这‘鑫湖城’的总体地貌。这山大林深的,我一个人还真不敢去。哈哈……”

        江雅楠听卫上星如此说,心里升腾起一股暖意,知道这个男人还是很有责任心的,就不再端着了,嘿嘿一笑说:“那好,今天我罩着你。”

        卫上星见她脸色解封,露出了笑容,便打趣道:“还是笑起来好看,这美艳艳的多好看呀!”

        江雅楠“呵呵”一笑,便挽住了卫上星的胳膊,卫上星想推辞又怕伤了她的面子,而且郭家成的团伙人员还没落网,此时不能露了马脚,二人也只好先这么演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