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资本猎之白椅子在线阅读 - 第34章 钱大发深夜诉苦,胡世勋重金安抚

第34章 钱大发深夜诉苦,胡世勋重金安抚

        资本猎之白椅子正文第34章钱大发深夜诉苦,胡世勋重金安抚卫上星躬身走到楼顶西侧,蹲在屋顶掏出眼镜盒打开,取出折叠红外夜视仪戴在头上,将郑家老宅从南往北扫视一遍。

        这“胡家老宅”坐北朝南,共南北两进院子,从大门进来是南院,院子居中是个水景假山花池,四周有回廊,南院和北院之间是一排单层房屋,这排房屋中间有一个过道通往北院,北院中间青石铺地,两侧种植着些花木,这些花木枝干粗壮,看来也有数十年的生长时间了。北院最北侧是一排二层房屋,这一排二层房屋南向均有回廊,回廊的东头就是停着那辆凌志300的院子侧门。

        卫上星沿着“胡家老宅”的围墙仔细看了一遍,发现这围墙倒不算高,也就三米的样子,可在围墙顶部每隔50米左右就有一对红外高清视频探头,这些探头在“胡家老宅”的外围形成了一个无死角红外监控网。区区这些对卫上星而言如同枯木一般,他决意进去一探究竟,便用手指从屋顶抠下一片水泥块,照准临近围墙侧门的一个探头,甩出水泥片,那水泥片忽悠悠地飘着撞到探头上,悄无声息地将探头的监测角度撞偏向了院子中部。卫上星等候片刻,见‘胡家老宅’内并无动静,便依法又将另一个探头也打偏向了院子中部,这样在两个探头间就形成了一个监控盲区。卫上星又等候片刻,见无异样便从农家小楼屋顶纵身一跃穿过监控盲区跳到‘胡家老宅’内一棵高大的树上,然后将身体紧靠树干四下窥探一番,见并无人员或犬类,这才悄然攀着树木枝干轻轻落地。

        卫上星甫一落地,便踮起脚尖“噌噌”几步穿过花木林,纵身一跃跳到回廊东头外侧柱后,然后探头扫视一遍回廊内外,见并无监控设备,连回廊灯也未打开,整个北侧二层房屋仅有中间一个房间亮着灯,这才抬腿跨入回廊,弓着腰踮着脚尖沿着回廊走到亮灯房间外,纵身往上一跃双手攀住回廊房梁,双臂一用力右腿一抬便跨到房梁上了。他稳住身体,探头一看,正看见胡世勋和钱大发坐在房间正中的两只宽大的红木椅子上。

        卫上星悬于回廊房梁上看着房内胡、钱二人,由于距离较远又关着门,仅能断断续续听到钱大发激动时的大声话语,卫上星把最近的事情一联系起来,大致听出了他是在抱怨,说自己辛苦半生就落下这些股份,原本指望“鑫湖城”项目能开发成功,好挣一大笔钱养老,没成想这会低价卖给了“长青集团”,自己落了一场空。胡世勋端坐着,默默地抽着烟,后来胡世勋跟钱大发说了几句,就带着他走到了西边的一个房间内,过了一会他就一手提着一只旅行包很吃力地跟着胡世勋走了出来,向着房门走来。

        卫上星见钱大发准备出门离开,就轻轻一跃悄无声息地跳落到回廊上,向着围墙方向踮脚疾驶,然后一个腾跃纵上了围墙,双脚在围墙上借力一点便飞身纵回到农家小院楼顶,立刻回转身蹲下来,注视着“胡家老宅”侧门。不一会儿,就看见钱大发打开侧门,提着两个旅行包走到凌志300的车尾,将后备箱打开,把两个旅行包放了进去,而后关上后备箱,快步走到车前侧,拉开车门闪了进去,坐进驾驶位,立刻发动汽车驶了出去。

        卫上星的第六感觉告诉他,钱大发拎的这两包东西绝对不一般。就发信息跟江雅楠说道:“钱大发这会开车离开了‘胡家老宅’,我刚才看到他从‘胡家大院’里拎着两只旅行包出来了,他把包放到凌志300的汽车后备箱里了,我感觉他这包里的东西有问题,你能不能想个办法查下,看看这两个包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江雅楠回复道:“这个好办,今晚市交警总队统一部署在城区查酒驾。我马上来接你,然后我们跟着他,看他走哪条路回城区,我让人堵着他,如果他今晚喝酒了,那就好办了。”

        卫上星回道:“他今天喝没喝我不知道,不过昨天晚上他是喝的不少。如果验血,他体内的酒精含量一准超标。”

        卫上星站在农家小院二楼楼顶看着钱大发驶出“杨湖村”向“鑫北大道”方向驶去,便又从楼顶抠下两片水泥块,照准刚才被打偏的那两个监控探头尾部甩去,“啪、啪”两声轻微的击打声后,那两个监控探头便恢复原位了。而后卫上星从楼顶一跃而下,踮着脚尖跑到“胡家老宅”院后,此时江雅楠刚好驾车回来,卫上星上了车,她迅速开车离开。

        待驶上了“鑫北大道”换由卫上星开车,江雅楠联系人员对钱大发进行拦截。卫上星虽然今晚也喝了七、八两白酒,但也只是微醺,开起车来又快又稳,追了约十分钟就看见了钱大发的那辆凌志300轿车,卫上星便拍了拍江雅楠的肩膀,指了指钱大发的车,江雅楠会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她将钱大发的位置情况反馈给了设卡人员。

        酒驾检查卡点就设在了“鑫北大道“与“北二环”交口北侧,卫上星将车开到了“鑫北大酒店”旁边的公交站台,停了下来,远远地望着钱大发的车被酒驾检查点的交警拦下。

        卫上星说道:“下面的事情就看你们的啦,我这酒也喝多了,我回去休息了。”

        江雅楠“呵呵”一笑,说道:“老板今晚下榻何处呀?我送你过去吧,免得你醉卧街头,被哪个小丫头捡了去。”

        卫上星“嘿嘿”一笑,说道:“我还是自己走吧,你若送我,八成就被你捡了去。”

        江雅楠羞红了脸,假嗔道:“走吧,走吧,得了便宜卖乖!”

        卫上星“哈哈”一笑,下了车走上“鑫州水库”大堤疾奔而去,走到一处僻静地换上手机卡,给林局长打了电话,将今晚的情况作了汇报,这才心情愉快地回到了“运动中心”宾馆楼。

        而此时钱大发已被带到市交警总队,抽血检验体内酒精含量,他的凌志300被一交警一道开回,钱大发很是焦躁,他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的在观察室团团转,叫嚷着要打电话联系市局领导,可交警早把他手机收了去,他是干着急没办法。

        江雅楠一到交警大队便和设卡警官一起打开了凌志300的后备箱,赫然看见有两个黑色旅行包,那警官拉开其中一个旅行包的拉链,二人就看见里面一堆黄灿灿的金条整齐地码在包里,二人惊得面面相觑,又把另外一个旅行包拉开,里面也是一样。江雅楠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便让那警官把旅行包拉链拉上,小心地关上后备箱,然后立刻掏出手机打电话给王世伟汇报情况。王世伟听完她的汇报,指示她和那个警官看护好现场,随后便联系市局办案人员一起赶了过来。

        从“光盟岛”到“市交警总队”也就十来分钟的车程,王世伟一到马上安排人员从两个旅行包里各随机抽取一根金条,即刻送到市局检验中心检验,坐等检验结果出来,马上回来汇报。然后又协调市交警总队将凌志300开进市交警总队的证物库房,对包里的金条进行清点。经清点两个旅行包里共有金条100根,每根金条重375克,总重量37500克,按照近期上海黄金期货交易所的成交价370元/克算,这些黄金价值将近1400万元。

        王世伟拿出几根金条端详了一会,发现这些金条正面都是孙中山浮雕头像,并铸有号码、成色、重量,背面铸有“中央造币厂铸”和“民国某某年”字样。王世伟陷入了深思,尽管送去检验的金条结果还没出来,但很显然这些金条就是民国时期的东西,可仅凭这些能说明什么问题?毕竟胡世勋家祖上那也是富甲一方的大地主,他家祖上藏了些金条也实属正常,胡世勋为了弥补钱大发的损失,送给他100根金条作为补偿那也合情合理。

        王世伟将江雅楠等几个骨干办案人员召集到一起,就在这库房里开个会讨论案情。王世伟让江雅楠先把整个情况跟大家汇报了一遍,然后问道:“大家怎么看,都说说吧。”

        警官甲说:“这批金条很显然就是民国时期的大黄鱼,根据我们调查的结果,那个日本鬼子蔡生一郎在鑫州搜刮了很多这种金条,那么这些是不是其中的一部分?如果是,那么‘胡家老宅’很有可能还藏有相当一部分这种金条。我建议立刻突审这个钱大发,撬开他的嘴获取口供,然后搜查‘胡家老宅’,找到这批日本鬼子搜刮老百姓的血汗钱和那把‘白椅子’。”

        警官乙问道:“如果这个钱大发坚称这些黄金就是胡世勋补偿他股份转让的损失呢?再或者我们去‘胡家老宅’搜查到了类似的金条,可没有找到‘白椅子’或者其他跟日本人搜刮财物的关联物证,然后胡世勋说是自己祖上留下来的,那怎么办?”

        警官甲驳斥道:“那你说怎么办?那胡世勋祖上解放前虽然是个大地主,先不说‘胡家老宅’里还有没有这种金条,就这100根金条,只怕这胡家祖上也没有。这些金条一定是那个日本鬼子蔡生一郎搜刮的,这就是重要线索,也是物证。而且罗佳鸣可是潜伏在他‘鑫湖置业’四年时间,要说是和这胡世勋一点关系没有,你们信吗?”

        警官甲这一通话掷地有声、合情合理,大家陷入了深思。王世伟掏出香烟发给大家,自己也燃起一支抽着。

        江雅楠琢磨了半天,说道:“按照现在我们掌握的情况推理来看,这胡世勋有非法盗取日军据点所搜刮财物的重大嫌疑,也有和罗佳鸣间谍团伙勾连的重大嫌疑,可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证词。这个时候如果贸然行动会不会打草惊蛇了?我最近在‘鑫湖置业’跟这钱大发有些接触,这人能言善辩,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那胡世勋更是城府极深,他们敢把这100根金条拿出来,只怕不会没有应对的说辞。我建议我们是不是可以先把这钱大发和胡世勋监控起来,再针对这‘胡家老宅’和胡家近代发展情况详细调查下,找到证据再采取行动就不怕他们狡辩了。”

        王世伟沉思了一会,说道:“大家所说的都有道理,毕竟这胡世勋是咱鑫州市著名的企业家,我们还是把工作做扎实了,再采取行动。这样吧,我建议从现在开始对‘胡家老宅’采取24小时监控,对胡世勋的行动、通讯进行全程监控,这事由还请二位警官落实。”王世伟望了望警官甲、乙二人,二人重重地点了点头。

        王世伟将头转向江雅楠,望着她说道:“胡家近代发展情况由你牵头调查下,同时尽快找机会到‘胡家老宅’里面摸摸情况,你现在这个身份进去比较适合。”

        江雅楠点了点头,说道:“还请您跟卫总打个招呼,由他配合进入‘胡家老宅’会便利的多。”。

        王世伟“哈哈”一笑,说道:“这个好办,我明天上午打电话给他,这会有点迟了,莫打扰了人家的春宵一刻。”然后扫视一遍众人,问道:“大家还有什么意见?”

        大家纷纷说:“没有了,没有了。”

        王世伟说道:“这钱大发的事情等送去检验的同事回来,把旅行包复原,植入追踪设备,就可以放他走了,但要对他的行动、通讯进行全程监控,这事还请市局的同志斟酌安排”

        警官丙说道:“你放心,我们会有部署的。”

        王世伟点了点头,说道:“非常感谢市局的同事们对我们‘光盟岛’安防工作的支持,大家辛苦了!”

        警官甲说道:“王总你这话就见外了,‘光盟岛’是全球光科学研究的核心机构所在地,多少不法分子在打它的主意?防护它的安全不光是你们‘麒麟安防’的责任,也是我们鑫州市局的工作范围,我们之间就不要客气了。”

        王世伟“哈哈”一笑,说道:“好、好、好,客气话我就不说了,那咱们开始行动吧。”众人听后迅速行动起来,各自奔向目标,江雅楠也驾车离开市交警总队,回到了“鑫北大酒店”客房,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赶忙洗漱完毕,躺到床上沉沉睡去。

        翌日晨七点,卫上星奔跑在“鑫州水库”大堤上,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一看是王世伟的电话,便接通电话,二人寒暄几句,王世伟便直奔主题说道:“为了这个案子,给您添了不少麻烦,还请老同学多体谅、多支持!”

        卫上星“哈哈”一笑,说道:“咱哥俩客气话就不说了,有啥指示您就直说吧,等案子结了,请我多喝几场酒就行了。”

        王世伟“哈哈”一笑,说道:“那是自然,酒咱管够。哈哈……昨晚你给我们提供的情况很关键,我们从钱大发开的凌志300轿车的后备箱里查出了100根金条,经鉴定这些金条属于民国时期铸造的,我们怀疑这些金条可能是当年翠屏山日军据点里的鬼子搜刮鑫州人民的。你知道咱们办案光凭怀疑是不行的,我们需要证据。所以我们就想请您给江雅楠创造个机会,让她到‘胡家老宅’再调查下,希望能找到些证据,我们也好采取措施。”

        卫上星略一思筹,说道:“这个好办,你放心吧,我尽快安排。对了,昨天下午我和江雅楠、汪晓琳一起去医院看望罗佳鸣,当时我站在病床旁边,我好像感觉他的手指抖了一下,在我腿上划了个‘sos’。我当时赶忙俯身查看,但看他依然昏迷,搞得我都怀疑我产生幻觉了。这事我跟你说一下,你可以安排医院方面好好给他检查下。”

        王世伟说道:“你说的这个情况很重要,我马上去医院,让主治医生好好查查。”

        言罢,二人挂断电话,卫上星加速跑向“鑫北大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