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资本猎之白椅子在线阅读 - 第35章 卫、胡相谈甚欢,江雅楠暗查无果

第35章 卫、胡相谈甚欢,江雅楠暗查无果

        资本猎之白椅子正文第35章卫、胡相谈甚欢,江雅楠暗查无果到了“鑫北大酒店”客房,餐桌上早餐已布好,江雅楠正在洗浴间洗澡,卫上星跟她打了个招呼就先吃起早饭来。

        饭后,卫上星走进卧室在衣橱里挑了套烟灰色西装换上,又找出一双软底商务皮鞋换上,才回到客厅斜倚在沙发上拿出手机浏览着新闻。最近的热点新闻是国内股市跌得一塌糊涂,上证指数再次考验3000。卫上星浏览了一会新闻,便将手机丢在一旁不再看这些令人焦虑的东西,便闭目思考着“鑫湖城”项目上的事情。

        待江雅楠从洗浴间出来,更衣完毕,匆匆吃过早饭,将餐具收拾干净,二人驾车驶往“鑫湖城”。

        江雅楠开着车,卫上星坐在后排,看着她今天的着装,上身一件白色中袖衬衫,下身粉色西裤,脚穿平跟白色小皮靴,很是宽松。就问道:“你这身打扮是准备前往‘胡家老宅’吗?”

        江雅楠回眸一笑,说道:“怎么样,合适不?”

        卫上星“嘿嘿”一笑,说道:“你这好身材,穿啥都合适,只是这冒险的事情,还是我去比较合适。上周一在我办公室我跟胡自如说要送给胡世勋一斤旗山茶,你还记得吗?”

        江雅楠说道:“当然记得,那斤茶叶我已经拿到办公室了,只是最近时间不凑巧,我还没去送。”

        卫上星说道:“那正好,等会我们到办公室把茶叶带着,就去拜访他去,今晚赵董请各位股东和公司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吃饭,胡世勋是公司的创始人,还是我代表赵董当面去请比较合适些。”

        当卫、江二人来到办公室,拿起茶叶正准备走,就听见“咚咚”几声敲门声,卫上星转头一看,只见综管部经理汪静晨和营销部经理韩娜正笑吟吟地站在门口。卫上星知道二人是来汇报修改后的方案的,便请二人进来依次汇报。

        二人修改的方案还比较符合卫上星的要求,待二人汇报完毕,卫上星答复待今天下午股东会通过后便可实施。汪静晨和韩娜见获得卫上星的认可很是高兴,乐呵呵地告辞离开。卫上星和江雅楠这才带着旗山茶驱车直奔“胡家老宅”而去。

        从“鑫湖城”到“胡家老宅”直线距离不远,也就一公里的样子,可目前“鑫湖城”和“杨湖村”之间还隔着300亩待开发用地,这之间有条小路可通,但却过不了车。江雅楠开着车出“鑫湖城”,经鑫北大道,再转上翠屏山北侧通往“杨湖村”的村道,转了个“c”字型,才到“胡家老宅”,这一转距离可远多了,差不多有六公里,这段路直开了十来分钟。

        江雅楠刚将车停在“胡家老宅”大门附近,就看见一个保安小跑着赶了过来,笑呵呵地帮江雅楠拉开车门,又看见卫上星推开车后门走了下来,讪讪地说道:“卫总您好,我不知道您也一起来了。”

        卫上星诧异地问道:“你认识我和江助理吗?”

        那保安尴尬地说道:“我是咱‘鑫湖城’的保安,这两天才轮岗到这,我在‘鑫湖城’当班时,经常看到您和江助理。”

        卫上星“哈哈”一笑,说道:“真对不住你,我和江助理到‘鑫湖城’的时间还不长,大家认识我们比较快,我们认识大家可就慢多喽。请见谅!你怎么称呼?”

        那保安说道:“我叫杨大伟,您喊我大伟好了,大家都这么喊我。”

        杨大伟看起来30来岁的样子,体型微胖,中等个子,笑眯眯的,很健谈。卫上星拍了拍他的肩头,说道:“大伟,这名字好,好听好记。就你一个人在这边吗?”

        杨大伟说道:“我们在老胡总这有四个人,白天两个,晚上两个,我和另一个同事今天白班,他在监控室。”

        卫上星说道:“你们辛苦了!不过再苦再累也要把老胡总照顾好,有啥困难,可以找刘经理反映。我和江助理今天是来看看老胡总的,他在吗?”

        杨大伟说道:“老胡总在的,这会在后院,我带您们去。”

        卫上星点了点头,杨大伟便在前引领者卫、李二人进了“胡家老宅。当走到院中,卫上星问道:“你们监控室在哪?我们先去看看咱们另一位保安同事吧。”

        杨大伟很是激动,嘴里说着:“谢谢卫总关心!”然后用手指了指南院西北角方向接着说道:“在那,我带您们过去。”

        三人到了监控室门口,杨大伟推开房门说道:“老郑,老郑,卫总和李助理来看我们了。”

        保安老郑赶忙摁灭手里的香烟,站起身来说道:“卫总、江助理您们好!”

        卫上星说着:“好、好、好!”眼睛扫视着监控室。这间监控室不大,有20个平方左右,室内很整洁,靠北墙放了六台显示屏,每个显示屏有四个监控画面,基本上把整个‘胡家老宅’南北两院围墙部分全部监控起来了。卫上星冲保安老郑点了点头,说道:“你们辛苦了,但抽烟太多对身体不好。”

        老郑讪讪地说道:“谢谢卫总关心,我以后注意,当班时间不抽烟了。”

        卫上星“哈哈”一笑,说道:“我不是不让大家抽烟,我也是抽烟的,熬夜的时候不抽烟还真不行,只是考虑你们的身体,尽量少抽点。”

        老郑“嘿嘿”一笑,说道:“谢谢卫总,我知道了。谢谢您!”

        卫上星冲老郑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跟江雅楠说道:“江助理,车后备箱里有香烟,你去拿两条过来,留给他们抽。”

        杨大伟和老郑连连推辞,卫上星说道:“你俩不要推辞了,客气什么!你们注意控制点抽烟量就可以了,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江雅楠立刻去车上取来香烟,送到监控室,郑、杨二人很是感谢,嘴里不住地道谢。卫上星向他们挥挥手便和江雅楠一起走出监控室,杨大伟见状赶忙走到前面为卫、江二人引路。

        三人从南院穿过中间的过道就到了北院,这里是胡世勋居住的地方,原本这北院是他和老伴同住,可他老伴前几年生了场病,行动不便,需要人照顾,便被他儿子胡自如接到市区家里去住了,这诺大的“胡家老宅”北院也就剩胡世勋一个人了。

        三人一进入北院就看见胡世勋正背着双手面朝东仰着头看着院内的一棵参天大树,这棵大树枝叶茂盛绿意盎然,树冠直径30余米,竟覆盖了北院中部区域。

        杨大伟赶忙小跑几步走近胡世勋身旁说道:“董事长,卫总和江助理来看你了。”胡世勋毕竟是“鑫湖置业”的创始人,虽然在去年年底金家兄弟增资时他已经卸任董事长,但公司员工还是当面尊称他为“董事长”,私下里称他为老胡总。

        胡世勋连忙转过身来迎着卫上星走来,脸上堆满笑容伸出双手嘴里说道:“卫总来了,欢迎欢迎!”

        卫上星紧走几步,伸出双手跟他紧紧握着手,“呵呵”笑着说道:“打扰胡董您清修了。”

        胡世勋“哈哈”一笑,说道:“不打扰、不打扰,你们能来我很高兴,我这小院太冷清了,难得有客人来。他们都搬去市里了,我这是故土难离呀,舍不得走喽,就剩我一个人在这啦。”

        卫上星说道:“胡董过谦了,您这院子历史厚重,精致典雅,咱鑫州市只怕找不出第二座来。”

        胡世勋说道:“这院子是祖上传下来的,有100多年的历史了。这里的房子、树木我也没敢动,我这是托了祖上的福,他们栽树我乘凉了。”

        卫上星打量着旁边的一棵大树,问道:“这棵是朴树吧?”

        老郑总说道:“是的。”

        卫上星赞道:“这棵朴树只怕树龄不在百年之下,看这胸径估计有1米左右吧。”

        胡世勋说道:“卫总你这眼力够专业,我们‘鑫湖城’交给你掌舵,错不了。”

        卫上星说道:“胡董过誉了,我对园林苗木了解也不多,只是平时不忙时喜欢旅游,曾经在一个古镇见过类似树龄的朴树,当地人把它视为神树,逢年过节都会祭拜的,很多外地人还专程慕名去烧香许愿呢!您这棵朴树历经百年沧桑还枝繁叶茂,看来这宅子是块宝地呀!地杰人灵,财源茂盛呀!”

        胡世勋“哈哈”一笑,说道:“卫总您这一席话可是给我这老宅添彩喽,托你吉言!哈哈……咱们屋里坐吧。”

        胡世勋引领着卫、江二人走向北院正中的房间,保安杨大伟跟三人挥手道别回南院门房去了。

        卫上星边走边左右张望,但见这北院中间是青石铺路,路两侧景观小品做的很是精致,四季花木分布院内,此时一颗红叶李掩映在院墙侧竹林内正开的粉花锦簇很是灿烂。

        这正中的房间是间客厅,也就是昨晚钱大发跟胡世勋诉苦的那间。胡世勋招呼着卫上星和江雅楠坐下,他自己正欲去倒茶,江雅楠笑吟吟地说道:“胡董,我们卫总给您带了盒茶叶,是咱旗山今年的新茶,我去泡来请您尝尝。”

        胡世勋微笑着说道:“太让卫总破费了,以后你们再来可不要带东西了,你们能常来我这坐坐,我是最高兴的。那就辛苦江助理了,那书房里有一套紫砂茶具,你用那泡吧。”说着指了指西侧的房间。

        那西侧的房间正是昨晚钱大发从里提出旅行包的地方,江雅楠嘴里说着:“这是我们卫总的一点心意,也不是多贵重的东西,请您尝尝鲜。”站起身来拎着茶叶走进了书房。

        卫上星和胡世勋对面而坐,二人闲聊片刻,卫上星见时机成熟,便说道:“胡董,我这几天在项目上研究咱们‘鑫湖城’后续的发展策略,也对‘鑫湖城’的开发历程进行了深入了解,我个人非常钦佩您的眼光和魄力大手笔地拿下了这块地,也对‘鑫湖城’的发展潜力充满了信心。但吃水不忘挖井人,没有胡董您过去的努力付出,哪会有‘鑫湖城’花团锦簇的今天呢?赵董和二位金董对此心里也是感谢的很,他们想今晚请您和小胡总、钱总一起吃个饭,特此感谢三位创始股东为‘鑫湖城’做出的贡献。还请胡董务必光临!”

        胡世勋端起茶几上的紫砂茶盏抿了一口茶,说道:“真是好茶呀,清香悠长,余味袅袅。”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我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我对这片土地有感情,我是最希望看到‘鑫湖城’能开发成功的,我们这次折价转让股权,也是出于这种愿望。你和赵董、二位金董,都是能干大事的人,我相信你们能将‘鑫湖城’开发好。你们把‘鑫湖城’做好了,我就很感谢了。晚上吃饭我就不去了,小胡总和钱总去就可以了,我年龄大了,身体最近也不太好。还请卫总帮我向赵董和二位金董表示谢意。”

        卫上星说道:“其实我在‘长青集团’收购您三位的股份前决定才接受赵董的邀请出资入股‘长青集团’的,也是想着既然三位股东想转让股权,让‘长青集团’接手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长青集团’的人脉、资金都不错。这个时候我和您的想法是一致的,就是希望能把‘鑫湖城’这个项目开发好,不辜负这片土地,更不能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一个烂摊子。”

        胡世勋说道:“卫总对我们这能有这份心情让我很感动,在此我以茶代酒先谢谢您。”他双手捧起紫砂茶盏,正欲站起。

        卫上星见此连忙站起双手捧起紫砂茶盏,说道:“胡董,您老请坐,我敬您!”卫上星将手中的紫砂茶盏与胡世勋手中的紫砂茶盏轻轻一碰,自己先干为敬。

        胡世勋嘴里说着“好、好、好”但还是坚持站起,双手捧起紫砂茶盏,一口饮下。

        胡世勋招呼着卫上星坐下,江雅楠拎着紫砂茶壶给二位续了茶,又再次走进书房泡茶。胡世勋说道:“我们这次转让股份也是迫不得已,个中原因暂时还不便公开。不过,请您和赵董、二位金董放心,虽然我们三位不持有‘鑫湖城’的股份了,但我们依然全力支持‘鑫湖城’的开发建设。以后项目上有啥需要我们出力的,您随时可以来找我,我跟小胡总和钱总也说过了,他们也是一样的心情。您们放心干,不要有顾虑,我们绝不给您们留障碍!”

        卫上星再次站起,双手捧起紫砂茶盏,说道:“那太谢谢您了,您对我们的关心和支持我一定转达给赵董和二位金董。今天我先以茶代酒敬您,改日我再来登门打扰,敬您杯薄酒以示感谢。”

        卫上星与胡世勋茶盏轻触,而后各自将盏中茶一饮而尽,遂对视一眼,二人仰面“哈哈”大笑……这二人愣是将这清茶喝出了烈酒的味道!

        江雅楠顾不上关注卫、胡二人在交流什么,她利用两次进入胡世勋书房的机会,将这个房间排查了一遍,可竟一无所获。这间书房布置的很简单,朝南临窗是一组书桌,西墙是一面书架,东墙边摆放了几盆绿植,靠北墙是一组沙发,并没有暗格、密室之类能藏大量财物东西的地方。

        江雅楠坐在沙发上,连书房的地面都逐一仔仔细细看了多遍,也并未看出有动过的痕迹,她也只好作罢,便在沙发底部隐秘处布上一个无线监控器后,拎起茶几上的紫砂茶壶走出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