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资本猎之白椅子在线阅读 - 第37章 金河欲借巨款,罗佳鸣深夜遁逃

第37章 金河欲借巨款,罗佳鸣深夜遁逃

        资本猎之白椅子正文第37章金河欲借巨款,罗佳鸣深夜遁逃当晚宴结束,卫上星回到“运动中心”宾馆楼,时间还未到10:00,苏芮歆看到他很是差异,调侃着说道:“卫总,好早呀!”

        卫上星讪讪地笑笑,说道:“哎呀,今天回来早了,打扰苏老师练功了。”此时苏芮歆和小雨正在客厅里的空旷处练瑜伽,卫上星自顾自地走进客房,坐到沙发上喝茶。

        苏芮歆后背挺直,身体和双腿呈“v”型,她保持住动作,说道:“我们也要结束了,你先喝喝茶。”

        卫上星一杯茶还未喝完,苏芮歆和小雨已经结束瑜伽运动了,二人将场地收拾完毕,小雨便和卫上星打了个招呼回到了隔壁自己房间。

        苏芮歆走过来坐到卫上星旁边,卫上星为她斟上一杯茶,二人一起喝着茶。苏芮歆问道:“今天的晚宴怎么结束这么早?”

        卫上星说道:“公司的员工也是第一次跟赵董在一起吃饭,还放不开,小胡总不喝酒,钱总也是心不在焉,大家很礼节地相互敬敬酒,场面还过得去,也就结束了。”

        苏芮嘴里“喔”了一声,然后细细地喝着茶,似乎在思考什么。卫上星今晚喝了大约一斤白酒,已是醺醺然,看着身侧的苏芮歆一身粉色连体瑜伽服内圆润的身体香汗氤氲,一只手禁不住从她敞开的领口探了进去,摩挲着她白嫩的肌肤……

        卫、苏二人一番云雨之后,依偎着躺在洗浴间的大浴缸里。在二人的后背处有两处喷涌口,温热的水流忽大忽小,冲击着脊背很是舒服。

        苏芮歆侧着身将头靠在卫上星的肩膀上,一只手抚摸着他厚实的胸膛,卫上星闭着眼享受着,脑海里思考着上午王世伟的话,心里想着自己拒绝了他,是不是有点不应该。

        蓦然,苏芮歆开口说道:“今天发生了一件好巧不巧的事情,我思考良久,觉得还是应该给你说一下情况。你想不想听?”

        卫上星“嘿嘿”一笑,说道:“什么事情呢?这么个‘好巧不巧’里面看来有故事幺!你说呗,不是偶遇初恋了吧?”

        苏芮歆“呵呵”一笑,说道:“你猜的还真有点搭边,不过不是我恋,而是那人单恋。在美国时他追过我,不过被我拒绝了,他也没纠缠,这事也就慢慢淡了。”

        卫上星酸溜溜的说道:“看来这人,也没啥耐力呀,被拒绝一次就罢手了,看来对你也不是真爱。”

        苏芮歆说道:“可能是吧。这些从国内去留学的富家子弟,哪个不是左拥右抱的,洋妹子都玩不过来,哪有耐心追我们这些国内过去的传统女孩。”

        卫上星眯着眼瞅着她光溜溜的身子说道:“幸好那些孙子去玩洋妞了,不然你这美人只怕与我无缘喽。只是不知道他们那小身板可能让洋妞们满意。哈哈……”

        苏芮歆“呵呵”一笑,说道:“要不哪天你遇到他,你亲自问问他?”

        卫上星诧异地问道:“我怎么会遇到他,他是谁,难道是我认识的人?”

        苏芮歆忍着笑,悠悠地说道:“你这么聪明,我相信你一定猜得到,我给你提示一下,他跟‘鑫湖城’有关系。”

        卫上星立刻脱口而出:“是金家老二,金河吧?”

        苏芮歆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是他?”

        卫公子“嘿嘿”一笑,说道:“那两天我陪你去洱西大山里给同学们上课期间,我让王世伟帮我查了‘鑫湖置业’这几个股东的背景,只有这个金河在美国读过金融学,刚好跟你专业一致,不是他还能是谁?”

        苏芮歆不由得赞叹道:“卫总不愧是军大的高材生,心思真是缜密!”

        卫上星得意地一笑,说道:“好在那个闷葫芦没耐心,不然多给你添堵呀!你要说的就是偶遇这个‘洋妞炮手’吗?”

        苏芮歆听出了卫上星的醋意,说道:“我和金河啥也没发生,没任何亲密动作,你放心吧。他和我虽然在一个大学,也是一个专业,但他比我早去了三年,我是在一次国内留学生聚会时认识他的,认识后没几天他就跟我表白,被我直接拒绝了,然后没多久他就完成学业回国了。其实我和他接触也不多,原本我也不喜欢他们组织的那些聚会,我们算是校友吧。这个金河虽然是个闷葫芦,不过玩股票倒是一把好手,这几年在大a上没少挣钱。他昨天下午打电话给我,说是要去洱西我那项目上找我,有要事相谈,我推脱说来鑫州堂哥的项目上出差了,他说那刚好,他正好要来鑫州,我不好再推脱了,就约了一起吃中饭,吃饭时一聊开我才知道他也是‘鑫湖置业’的股东。你说这是不是‘好巧不巧’?”

        卫上星“嘿嘿”一笑,讪讪地说道:“你们校友吃个饭,也是人之常情,我又不是小心眼的人,这类事跟不跟我说随你。”

        苏芮歆“呵呵”一笑,说道:“知道、知道,我家卫总那是大气的人。但他今天跟我说要用他哥金海在‘鑫湖置业’31%的股份做抵押想从我这借一个亿,这事关你们‘鑫湖置业’,也间接与你们‘长青集团’有关联,我中午没有给他确定答复,我想这事先给你商量下,看看你啥意见。”

        卫上星听此一说,心里不免泛起一丝感动,说道:“说句客套话,很感谢苏老师处处为我着想!你这心里是真有我呀!”

        苏芮歆莞尔一笑,说道:“我不是一个很有事业心的人,我对金钱也没太大的欲望,在我心中家人是最重要的。但这件事我要跟你说明一下,这金河以前在美国时用的是英文名,不是金河,所以我在今天跟他见面之前,根本就没想到他就是你在洱西跟我说的金家老二。他回到国内后一直很低调,外界根本就没有他的公开信息,我前段时间找人查时,那人跟我说了很多金海的事情,他对金河也不是很了解,所有我也没把金河给认出来,我可不是故意隐瞒的。”

        卫上星用手臂把她紧紧搂在怀里,两个人的肌肤紧紧贴在一起,他用下巴摩挲着她的额头,思索了一下,说道:“这事也不怪你,不过通过这件事可以看出金河是个很善于隐藏的人,当然也可以看成是低调。回到借款这件事情上来,从这几天‘长青集团’先后两次收购‘鑫湖置业’的股权价格来看,一次是2个亿收购胡家父子、钱总三人合计49%的股份,一次是今天下午8000万元收购金河20%的股份,参照这两个收购价,用金海31%的股权做抵押借款1个亿是合理的,至于借不借,还请苏老师定。我也不能干涉你们公司的经营呀。你说呢?”

        苏芮歆翻转身跨在卫上星身上,用双臂环抱着他的脖子,深情地望着他说:“我是想呀,这个抵押借款额度也不高,给的利息也不低,金家兄弟要是能按约还款付息也未尝不是一个划算的生意,退一步讲就算借款到期后他们还不了借款和利息,我把他的抵押股权收了,我跟着你去做‘鑫湖置业’的小股东是不是也挺好的?”

        卫上星“嘿嘿”一笑道:“我看苏老师是盼着这金家兄弟还不了借款吧,到时你好来鑫湖置业做二股东,到那时我这可是白天在公司为你干,晚上回家还是为你干,你这算盘打得真是好呀!哈哈……”

        苏芮歆“呵呵”笑着说道:“那可就多辛苦卫总了!”

        凌晨两点,卫、苏二人相拥而眠睡的正沉,床头柜的上的手机急促地振动起来,卫上星被惊醒,单手抓过手机看看屏幕,显示是江雅楠的来电,知道有重要的事情,不然她不会半夜来电的,就轻轻起身下床,接通手机。

        手机甫一接通手机里就传来他焦急的声音:“卫总,你总算接电话了,罗佳鸣跑了!”

        卫上星疑惑地问道:“这是王总设的局吧?”

        江雅楠说道:“不是的。原本王总是设个局的,是找了一个身形跟你很像的一个同事假扮你,准备今天凌晨三点去病房假意去救罗佳鸣,诱他上套,逼他露出原形。哪知道他在凌晨一点左右从病床上悄悄下来,打开门窜了出去,劫持了一个护士,抢了一台出租车疯逃窜,被王总和市局的同事们追到鑫州水库大桥上,他开车撞断护栏,连人带车还有那个被劫持的护士,都掉进水库里了。这会他们正在组织打捞,王总让我把这个情况给你说下,让你有个思想准备。”

        卫上星无奈地摇了摇头,问道:“你在哪呢?你没事吧?”

        江雅楠说道:“我在鑫北大酒店客房呢,昨晚公司宴会我也喝了酒,王总那边的行动就没安排我参加了。”

        卫上星略一思索,说道:“你找身轻便的衣服换上,在客房等我,我马上去找你,我们去个地方。”

        卫上星挂断电话,回到卧室看到苏芮歆睡的正沉,便悄悄换上宽松的休闲服,轻轻走回客厅拨通小雨的电话,告诉她自己要出去办件事,让她到自己这边的客房睡,小雨赶忙起来,穿着睡衣抱着盖被就过来了。卫上星跟她交代一番注意事项,才悄然走出客房,当走到宾馆楼门口,看看黑黢黢的“运动中心”大院,一丝忧虑泛上心头,忙拨通体委主任肖丽的电话。

        这个时间肖丽也是睡的正香,手机铃声响了一会才把她吵醒,拿过手机一看是卫上星电话,知道必是有重要的事,忙接通电话问道:“弟弟,出啥事了?”

        卫上星压低声音说道:“刚才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说,一个重要的嫌疑犯在鑫州水库附近跑了,我看了下位置,离咱这运动中心不远,这运动中心里训练用的枪械刀叉啥的也挺多,这大院又空旷。我把这情况跟你说下,你也好有个准备,可别让坏人钻了空子。”

        肖丽听后睡意全无,说道:“你放心睡觉吧,我马上让运动中心保卫科起来排查,我这也过去,一个小毛贼多大点事呀。”

        卫上星严肃地说道:“丽姐,情况特殊,我不能明说,但这个人绝不简单,我建议你们在排查时至少要两人一组,切不可单人行动。我这会也要出去办点事,苏芮歆这边您多操点心,这会我让小雨在我们客房陪着她。”

        肖丽知道卫上星的出身,这洞察力绝非常人可比,他说的话绝对可信,就说道:“放心吧弟弟,苏妹妹那有我呢,你赶紧去吧,我这就安排。”

        卫上星与肖丽结束通话,出了“运动中心”大门,上了“鑫州水库”大堤,就看见水库上星星点点的绿色荧光飘动,想来是搜查水库的无人机,他又向“鑫州水库”大桥方向望去,远远地就看见大桥上聚集了很多人。卫上星望着黑沉沉的湖面,不免一声叹息。

        卫上星来到“鑫北大酒店”客房接到江雅楠,二人来到停车场上了车,卫上星问道:“咱们鑫湖和鑫州水库有没有河流相通?”

        江雅楠想了一下,说道:“有的。你是说罗佳鸣会顺着那条河游到‘鑫湖城’?”

        卫上星说道:“也许吧,只是有这个可能,不是太确定。我们现在赶快去,说不定那家伙已经到了呢?”

        江雅楠急忙发动汽车,驶出停车场,拐上“鑫北大道”,猛加油门,路虎行政级越野车瞬间飙到了百公里以上,不肖十分钟她就将车开到了“鑫湖城”大门附近,卫上星往北指了指,示意她不要进大门,等开过去到大门北侧约200米处,卫上星说道:“靠边停下。”

        江雅楠将车停到路边,熄了火关掉灯,卫上星从储物盒里取出折叠红外夜视仪戴在头上,二人慢慢打开车门弯着腰悄悄下车,然后轻轻关上车门。卫上星猫着腰一个箭步就窜到“鑫湖城”围墙边,他观察了一下环境,发现“鑫湖城”的砌体围墙约两米高,上面还有50公分的脉冲电子围栏,便背靠砌体围墙,扎下马步,双手十字交叉放于胸前,江雅楠心领神会,一个助跑用右脚蹬住卫上星的双手,卫上星双手用力往上一托,她借力上蹿三米多高,跃过围墙稳稳地落在墙内侧的草坪上。卫上星听到江雅楠平稳落地,便后退几步,然后往前一个助跑纵身一跳单脚在围墙砌体上一登,身体上蹿四米多高,也跃过围墙稳稳地落在墙内侧的草坪上。

        卫上星甫一落地便向江雅楠招招手,在前猫着腰带着江雅楠悄然跑到鑫湖码头边,躲在几簇冬青后面。卫上星拍了拍江雅楠的肩膀,指了指综合楼,示意她监控住综合楼,江雅楠点了点头,凝神聚力借助着微弱的月光逐层搜寻起来。而卫上星将目光投向湖面,自湖岸、码头、湖面由近及远仔细巡视着……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卫上星就看见湖面上有一个蓝色光圈徐徐地往码头游来,他悠然地拍了拍她的膝盖,示意她不要出声。可当那个蓝色光圈游到码头下便消失了,过了一会,一个圆鼓鼓的脑袋探出了水面,四面观察一番才攀着码头的木桩爬上了码头,然后弓着腰像个乌龟一样向综合楼方向跑去。卫上星用胳膊轻轻碰了碰江雅楠,指了指那人,她在黑沉沉的夜空,看着那人的身形,心中大喜,那胖墩墩的样子,可不就是罗佳鸣吗。江雅楠的心激动的通通乱跳像只小鹿,她兴奋地用腿碰了碰卫上星的腿,卫上星忙用手按住她的腿,示意她不要出声,二人躲在那几簇冬青后面看着罗佳鸣弓着腰跑到综合楼下,顺着雨水管爬到了四楼,又从窗户里钻进了他的办公室。

        江雅楠看着罗佳鸣钻进办公室,轻声说道:“我们也上去吧!”

        卫上星摇了摇头,然后摘下折叠红外夜视仪递给江雅楠,她戴上一看,罗佳鸣正缩着头将眼睛贴在窗户上朝外望着。江雅楠低声恨恨地骂了一句:“这个狡猾的狗间谍!”然后摘下夜视仪还给卫上星。

        卫上星戴上夜视仪乐呵呵地望着惊弓之鸟一般的罗佳鸣,过了一会就看见他离开窗户摸索着往办公室内侧走去,便用手拍了拍江雅楠的肩膀轻声说:“我们先去码头把他的水下交通工具沉入湖底就可以上去了。你跟着我,注意隐蔽,这个狗间谍诡的很。”

        卫、江二人从藏身的几簇冬青后面匍匐着先来到码头上,卫上星俯在码头上靠近湖岸边的一段,探着头搜寻一番,终于在水面下一根码头立柱上找到了一套潜水服和一部水下推进器,卫上星挽起衣袖,将手伸进水里,将潜水服和推进器拉出水面,然后又将折叠红外夜视仪摘下递给江雅楠,她戴上一看,低声惊叹道:“怪不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从鑫州水库游到鑫湖,他这套装备可是高级货,在海里都能时速50公里,他用这套装备顺着鑫州水库通往长江的水系游到长江口,估计用不了四个小时。”

        卫上星“嘿嘿一笑,轻声说:“我把这玩意先沉到鑫湖里,这湖水也有三四米深,他是捞不上来的,我看他还怎么走!天亮后你们再派人来捞吧,我们现在上去看看是什么东西能让他放弃逃命。”卫上星将潜水服和水下推进器从水中拖到码头顶部区域,手一松这套装备便悄无声息地沉入湖底。卫、江二人相视一笑,躬起腰身踮着脚尖,贴着鑫湖湖岸栏杆,在夜色的掩护下跑到综合楼下,二人攀着雨水管轻盈盈地上了四楼,来到罗佳鸣办公室的窗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