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资本猎之白椅子在线阅读 - 第38章 鑫湖里谍影出水,老宅外束手就擒

第38章 鑫湖里谍影出水,老宅外束手就擒

        资本猎之白椅子正文第38章鑫湖里谍影出水,老宅外束手就擒卫、江二人靠在办公室窗户两侧,屏住呼吸仔细听着室内的动静,却听不到任何声音,卫上星听了片刻,觉得很是纳闷,便气运丹田双膝微曲往上一窜,身体纵起两米来高,用双手攀住四楼楼顶檐口,双腿往上一卷便用双脚勾住了檐口,他将身体悬在空中,俯瞰着办公室内,可室内空空如也,并无罗佳鸣的踪迹。

        卫上星仔细将室内扫视一遍,见物品并无挪动迹象,而室门前几天发生火灾后已被公安机关从外锁上贴了封条,此时也是完好,但罗佳鸣却不见了踪迹。卫上星略一思筹便猜想此房内定是另有藏身之处或逃离的通道,可上次公安机关已将这间办公室彻底查了便,连吊顶都打开了,派人上去查了一圈也无异样。想到吊顶卫公子思绪豁然开朗,便跟江雅楠打个手语,让她守着窗户,然后自己身体一卷用双手扣住屋檐,双臂一用力,身体便翻上了屋顶。

        鑫湖城这座综合楼建筑风格是英式风格,楼顶面积约1000余平方,为坡屋顶结构,屋顶南北两侧分布着十余个老虎窗。卫上星便站在楼顶最西端中间,双手各扣一支烟镖向东紧盯着这些老虎窗。约莫十来分钟后,卫上星便看见有个肥胖的身体从最东端的老虎窗钻了出来,然后又从窗子里拉出一个背包背在肩上,弓着腰踩着瓦面走向楼顶朝东的落水管,卫上星见此心中一喜,可瞬间心里又一惊,这老虎窗下可不就是自己的办公室吗?卫上星不及细想,赶忙气运丹田脚尖在屋面一点连续两个腾跃,奔到罗佳鸣身后约莫二十米的距离,右手一扬照准那厮的左腿甩出一支“烟镖”,卫上星还未落地就看见罗佳鸣“嗯哼”一声扑倒在屋顶一动不动。

        卫上星稳稳地落在屋顶中间,冷冷地看着趴在地上的罗佳鸣,他心里很清楚,这只“烟镖”虽然射中了罗佳鸣,但也只是皮肉伤,根本无大碍。

        卫上星射出的这只烟镖结结实实地钉在了罗佳鸣的左小腿上,他趴在地上万分惊恐,忍着痛一声不吭,用右手从怀里掏出一支手枪,握在手里,等着偷袭自己的人上前查看,他好借机偷袭。

        罗佳鸣的这点心思哪能瞒过卫上星,他根本就不着急上前,左手紧扣烟镖乐呵呵地站在屋顶瓦楞上,俯看着趴在屋面的罗佳鸣。此时守在办公室窗外的江雅楠,听见楼顶有异响,很担心卫上星的安全,便攀着雨水管上了楼顶,卫上星见状赶忙悄然走到她旁边,将她拉到就近的一个老虎窗旁边,用手语告诉她,隐蔽好不要出声,暂时不要往上汇报情况,然后自己又走回屋顶瓦楞上站定。

        约莫过了一刻钟,终究还是罗佳鸣扛不住了,毕竟他小腿受伤处在不断地流血,他见偷袭自己的人并不现身,知道遇到了高人,自己也不好再撑着了,便压低声音说道:“请朋友手下留情,容我说几句话,可好?”

        卫上星冷冷地低声应道:“你说吧。”

        罗佳鸣听出了卫上星的声音,嘿嘿一笑,说道:“是卫总吗?我自知不是您的对手,我这条烂命原本也是您救的,现在又捏在您手里了,我这有1000万美元想孝敬您,感谢您上次的救命之恩,这次还请您再放我一条生路。您给我个银行账号,我马上转账给您,实时到帐。”

        卫上星冷冷一笑,说道:“你这明面的钱,我是有命拿,恐怕也花的不安全吧?想要活路,你还不老老实实地拿出点诚意出来?”

        罗佳鸣“嘿嘿”一笑道:“我对卫总您是佩服的很,可不敢跟你耍花招,您要觉得转账不安全,我这包里还有二十万人民币现金,我留壹万,剩下的都给您,作为定金,等我过了这一关,我把1000万美金提出来,给您送来。”

        卫上星冷冷地说道:“您觉得我会相信这种空话吗?你若离去,只怕再也不会回来了吧?”

        罗佳鸣急切地说道:“卫总你若不信我,要不您跟我一起走,我到了安全的地方,立马给你兑现。您看我现在这个情况我也没啥好办法呀!”

        卫上星刻意刁难罗佳鸣是假,实则是想套出“白椅子”的下落,便说道:“到了你的地盘,还能由着我吗?只怕我的命都要捏在你的手里了吧!我这人现实的很,你最好别绕圈子,来点直接的,没有现金,有啥值钱的东西,先压在我这里也可以。”

        罗佳鸣略一沉思道:“这些东西倒有些,可不在我手里,人家愿不愿意给,我还真不敢确定。您看我这腿还流着血,能不能让我先包扎下,我也好琢磨下,怎么把东西从人家手里弄出来。”

        卫上星“嗯”了一声便不再理睬罗佳鸣,罗佳鸣赶忙匍匐着拖着伤腿,躲到就近的老虎窗后,从背包里掏出急救包,咬着牙拔出“烟镖”,忍着钻心的疼痛,把伤腿包扎起来。趁这会功夫,卫上星躲到身侧的老虎窗后面将今晚的情况编辑个短信发给了林局长,林局长即刻回复道:“‘国安鑫州工作处’已组建完成,由叶坚任处长,他带队于昨日凌晨五时已抵达鑫州,罗佳鸣逃跑后,他们已展开行动,在罗宅、鑫湖城、胡家老宅等重点区域均有布控,等你信息随时可以抓捕。”

        卫上星看了林局长的短信心里很是温暖,他收起手机密切地盯着罗佳鸣所在的方位。

        罗佳鸣包扎好伤腿,从背包里掏出一个钢制水壶,拧开壶盖猛灌一口,舒了口气说道:“卫总真是诚信人呀,虽然刚才你偷袭我不光彩,不过这会言而有信,没有乘虚而入,还算是真君子!我对你很是佩服。我这有壶酒,你可想喝点?”

        卫上星“嘿嘿”一笑,说道:“酒你留着自己喝吧,不过你如果对刚才受这一镖不服气呀,要不我们赌一把,我再射一镖,如果您能躲掉,我立马放你走,如何?”

        罗佳鸣躺在老虎窗东侧的屋面上狡黠地说道:“那谢谢卫总了,能见识见识卫总‘三长’绝技的‘长烟’功夫,罗某人也乐受这皮肉之苦。”罗佳鸣嘴里说着手里可没闲着,他右手持枪,左手快速把消声器装上,拉开了保险,只待卫上星应声便循声射击,意图搏一把,扭转绝境逃出生天。

        卫上星观察一下罗佳鸣的藏身处,但见他的整个身体被老虎窗挡在后面,便用左手从屋面上抽出一片圆弧瓦片,在手里掂了掂重量,左手用力一甩将瓦片抛向罗佳鸣的藏身处的上空,然后气运丹田右手一甩将一支烟镖射向瓦面,但听“叮”的一声,烟镖在瓦面弧面上一碰转而垂直往下,“呲”的一声烟镖扎入罗佳鸣的腹部防弹衣上。

        罗佳鸣听到“叮”声迅速举起枪,啪啪啪连开三枪,那片瓦被打的碎屑飞溅,落了自己一身。罗佳鸣诧异地二目搜寻,却不见卫上星的人影,但觉腹部一阵剧痛袭来,忙用手一捂按住了烟镖,发现烟镖已刺入防弹衣,只是刺伤了肌肤,他才松了一口气,说道:“卫总‘长烟’果然名不虚传,我是服了。”

        卫上星冷冷一笑,说道:“罗总你这枪法也不一般呀!”

        罗佳鸣“讪讪”地笑笑,说道:“献丑了,我也是没有办法,为了一条活路,才出此下策,干了件丢脸的事。我是彻底服了,我带您去拿几件东西吧,但万一拿不到,还请卫总手下留情。”

        卫上星说道:“路该怎么走你看着办吧,再耍花招,我就把你交出去,像你这种人怎么量刑,不要我说了吧。”

        罗佳鸣“嘿嘿”一笑,说道:“我懂,我懂!”

        卫上星说道:“别的我们也不说了,你把你手里的、还有包里的武器先扔到湖里去,把我的两只‘烟镖’放在屋面上,然后在前自己走吧,我在后面跟着。”

        罗佳鸣应承着,站起身来忍着伤腿的疼痛挪到楼顶东檐口,将手枪扔进湖里,又从包里掏出几个手雷和弹夹也扔了进去,然后找到一个雨水管,自顾自地爬了下去。

        卫上星向江雅楠挥挥手,示意她从另一侧悄悄下楼,自己则飞身掠过罗佳鸣藏身处用手指夹起屋面上的两只“烟镖”扣在掌心,又一纵身跳到综合楼东侧的大河柳上,看着罗佳鸣顺着雨水管下了楼,摸着黑又掰断一棵小树当做拐杖拄着,顺着滨湖步道往东一瘸一跳地走去。

        不一会,江雅楠也从综合楼南侧雨水管下了楼摸着黑跑了过来,卫上星才一纵身从树上跳将下来,二人并肩悄然跟在罗佳鸣身后。这罗佳鸣腿上虽有伤,可毕竟创面较小,也不在关键处,他一瘸一拐地走起来速度倒也不慢,他顺着鑫湖滨湖步道,往东穿过二期未开发的地块,进了杨湖村,不肖半个小时竟也来到了“胡家老宅”北院侧门外。

        他来到“胡家老宅”侧门外,先坐了下来,从包里掏出酒壶猛灌一口,呼呼地喘着气,又从包里掏出手机,拨打电话,可任凭他反复拨打电话,始终无人接听,也只好作罢,他愤怒地将手机摔在地上,拿起酒壶往嘴里灌了一大口酒,沮丧地说道:“卫总,东西我是没有了,我也不跑了,您看着办吧。”

        此时卫、江二人正站在“胡家老宅”侧门对面的民房顶上,俯看着侧门外的罗佳鸣,也看到“胡家老宅”客厅门里一个蓝色萤光闪耀着左右移动,想来那就是胡世勋拿着手机在踌躇着……

        卫上星在上面看看的明明白白,见罗佳鸣如此说,也不答话,拍了拍江雅楠的肩头,打个手势示意她监控住罗佳鸣,自己后移几步蹲下身来,给林局长发了个信息,将情况作了汇报,末了建议对罗佳鸣实施抓捕。林局长迅速回复了信息,只有一个字:“好。”

        卫上星看过信息刚走到江雅楠旁边就看见,有两条身影迅速从“郑家老宅”侧门附近跃起,手握短枪眨眼间冲到罗佳鸣面前,用枪口顶住了他的脑袋,罗佳鸣沮丧地举起双手,二人也不说话,掏出手铐将罗佳鸣铐住,随后一个人掏出警徽朝卫、江二人站立的位置举着,卫上星朝他挥挥手,他才收起警徽架着罗佳鸣向“郑家老宅”北侧走去,消失在夜色中。

        江雅楠诧异地看着夜幕下的这一幕,转过头疑惑地望着卫上星,低声问道:“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情况?”

        卫上星脸上堆着笑,压低声音说道:“这罗佳鸣一毛不拔,我只好把他交到上面去了。咱们也撤了吧,回去补个睡。”

        江雅楠不解地问道:“上面,哪个上面?”

        卫上星悄声说道:“上面就是上面。”

        江雅楠见他不肯讲透,自己想问也问不出,可这事他跟王世伟怎么汇报?便为难地问道:“这事我跟王总怎么讲?还有湖里的那些东西怎么办?”

        卫上星狡黠地一笑,低着声说道:“我俩又没参与他的行动,跟他汇报什么?湖里的那些东西会有人处理的。咱们快走吧。”说罢卫上星用右手臂搂着她的细腰,纵声从房顶跳下,江雅楠忙用双臂环抱着他的脖子,二人稳稳落地,遂踮起脚尖一前一后在夜幕里疾奔……

        卫、江二人驾车回到“鑫北大酒店”停车场,天空已是蒙蒙亮,卫上星看了看时间,快5点了,便辞别江雅楠,出了停车场,上了“鑫州水库”大堤,拨通了林局长的电话,将今晚的情况详细地汇报了一遍。

        林局长哈哈一阵笑,说道:“你的判断还是那么精准呀!今晚你辛苦了!”

        卫上星“嘿嘿”一笑,说道:“我年轻熬点夜不算啥,老师辛苦了,您也趁这会时间眯一会吧。”

        林局长说道:“我带出来这些学生中,你是最有悟性的,可惜你却经了商,不然我也不用熬夜了。”

        卫上星说道:“老师过誉了,您手下战将如云,区区一个罗佳鸣怎值得您亲自督战,都是我越级汇报,惊扰了您。”

        林局长和蔼地说道:“跟我说话还这么见外,我们师生客气什么!你若不是情不得已又怎会越级?这个案子里还有很多蹊跷之处,好在罗佳鸣已落案,目前已带离鑫州,他们会抓紧时间突审的,很多谜团也有望解开了。这件事情正是侦破的关键节点上你和江雅楠要保密,鑫州方面其他几个当事人知道一些他们自己接触范围的事情,我们的人员已经给他们安排过了。后面扫尾的事情他们已在做了,落在鑫湖里的东西这会应该打捞出来了。你就放心吧!天也快亮了,你也赶快回去休息吧。”

        卫上星挂断电话,一路疾奔回到“运动中心”宾馆楼客房,打开房门就看见小雨端坐在沙发上,桌子上还放在一把单刀,卫上星微笑着看着她,跟她打个手势,她才松弛下来,抱着被褥回自己房间去了。

        卫上星去洗浴间匆忙冲了个热水澡,裹着浴巾走进卧室见苏芮歆侧卧着睡的正香,便仰面躺倒,呼呼大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