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资本猎之白椅子在线阅读 - 第42章 卫上星略备薄酒,翠屏山顶兄弟同心

第42章 卫上星略备薄酒,翠屏山顶兄弟同心

        资本猎之白椅子正文第42章卫上星略备薄酒,翠屏山顶兄弟同心叶坚打开车门从车上走了下来,目光越过走向自己的二人望着“翠屏山”,心中思索了一番,决定去看看这卫上星的地盘。待二人走到面前,叶坚望着胡自立,说道:“很感谢你的配合,你父亲留下的两封信我们都拿到了,我们现在送你回殡仪馆。”

        胡自立说道:“配合你们的工作也是我应该做的。我这有个小小的请求,就是家父写给吴市长的信,我也没有看过,能否请您成全下,让我看看家父写了什么?这家父的临终遗言想必很重要吧!”

        叶坚略一思索,便从手包里掏出胡世勋写给吴建承的信,抽出那张信笺,从中间一折将信的上半部分折到后面,只留着下半部分朝着胡自立,用手攥着信笺举到他面前。说道:“这封信的前半部分目前还不适宜公开,你暂时还不能看,后面的内容与你也有关系,你可以看。”

        胡自立将头靠近信笺,眼睛盯着信笺看着他父亲留下的遗言:“在我名下的银行账户中存有5000万元……至此绝笔。”胡自立看着信,眼泪不由得滚落下来。哽咽地问道:“我父亲真是自杀的吗?”

        叶坚说道:“你父亲的死因目前还不好确定,这需要相关部门对遗体进行全面的检验,还请你好好配合,你可要记下我的手机号码,如果你想到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可以打电话给我。”

        胡自立哽咽着点了点头,叶坚拉开车门让他先上了车,然后关上车门,将胡世勋的两封遗书交给站在旁边的队员,说道:“你把这两封信带着,先把小胡总送到殡仪馆,然后去鑫州市政府大楼接着留在吴市长办公室里的同事,你俩要第一时间赶回到驻地,把这两封信笔迹鉴定做了,再好好查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处理的地方。”

        队员接过两封信,装进上衣夹克衫内侧口袋里,回复道:“好的,叶处,我马上出发。什么时候需要我来接您,还请您给我发个信息。”

        叶坚点了点头,队员拉开驾驶室车门,迅速上了车,发动汽车疾驶而去。

        叶坚望着郁郁葱葱的“翠屏山”,双眼顺着山势扫过去,但见一栋红瓦黄墙的高楼矗立在落日下,那栋高楼正是“鑫湖城”综合楼。叶坚盘算了一下案情,罗佳鸣间谍案中,这“鑫湖城”可是罗佳鸣和胡世勋的重点活动区域,何不去探探这个风云诡诈之地。

        叶坚打定主意,便迈开大步向着“翠屏山”山顶方向快步走去。此时,卫上星手持折叠红外夜视仪站在他办公室东窗前,看着叶坚快步走向“翠屏山”,嘴角不由得一翘,脸上露出一丝坏笑。他收起望远镜装到西装内侧口袋,匆匆走出办公室,坐电梯直达负一层公司食堂,找到大厨,让他切了二斤上好的牛肉,装入餐盒,又装了一盒花生米,用黑色塑料袋一装,方才乐滋滋地拎着走到停车场。

        卫上星将自己那辆路虎suv开到翠屏山脚下岗亭处停下,然后下了车从后备箱掏出两瓶茅香老酒,放入黑色塑料袋,悠闲地走进山中密林,方才迈开大步向山顶“关帝庙”疾行。

        卫上星到了庙东大桃树下,将黑色塑料袋用嘴咬住,用双手扳住树身一侧,双脚蹬着另一侧,手脚并用往上攀行,行至树冠枝干密集处,将装着酒肉的塑料袋系在树干上,自己又往上攀到视野宽阔处,倚着树身掏出红外望远镜,单手举在眼前,向东搜寻,但见叶坚正沿着通往山顶的山道快步疾行。

        卫上星收起望远镜,眼瞅着叶坚行至山顶,伸手揪下一颗鸽子蛋大小的毛桃,扣在手心,待叶坚走至离自己约莫50来米,方才气沉丹田,右手紧扣小毛桃,照着叶坚发梢打去。但见小毛桃“嗖”的一声,打穿片片树叶,直奔叶坚头部而去。

        叶坚出身于河北沧州武术世家,自小习得一身好功夫,后来参军入伍,新兵特训时期就打遍全团无敌手,后来在所属某军新兵大比武时夺得散打、射击双料冠军,才被特招进军大。这叶坚到了山顶,看到“关帝庙”,正欲前往查探一番,突然听到一串击打树叶的“啪啪”声,忙一闪身躲于树后,但听得“啪”的一声,一物打在身旁地上,叶坚侧目一看,是颗小毛桃汁水四溅,不由暗自惊叹:“好力道!”

        叶坚背靠树身静观四处,暗自气运丹田,右手五指微曲,往树干一抓,扣掉一块干树皮,手指往里一紧,便将这块树皮掰成三片,右手一抖将这三片树皮朝着小毛桃飞来的方向射去。

        卫上星眼瞅着叶坚这三枚树皮飞来,待行至面前,用右手上下一扫将三枚树皮打落树下,笑呵呵地说道:“学长多年不见,你这一手‘听风辨向’精进的很呐!”

        叶坚哈哈一笑,从树后走出,抬头望着树上的卫上星,说道:“看到那颗小毛桃,我一猜就是你了。不过,你怎么知道我上这翠屏山顶了?”

        卫上星“嘿嘿”一笑,说道:“我看到了呗!你叶处长光芒四射,我站在办公室就看见你在‘胡家老宅’大门外发号施令了。”

        叶坚“哈哈”一笑,说道:“如果能用这两封信钓出大鱼,那可真是物尽其用了!不成想,大鱼还没出现,到引来了你的桃子。”

        卫上星说道:“他们急着盖棺定论,只怕不会轻易出头了。”

        叶坚眉头一邹,向着大桃树紧跑几步,纵声一跃,单脚在树身一点,飞身攀上了树冠,靠在卫上星身下的树干上,问道:“此话怎讲?”

        卫上星眯着眼望着叶坚说道:“胡世勋这条命与那两封信难道不像是断尾求生吗?”

        叶坚诧异地问道:“你知道信的内容?”

        卫上星说道:“不知道。”

        叶坚掏出手机,打开手机相册,将手机递给卫上星,说道:“你看看。不过看后还请保密。”

        卫上星并不伸手去接叶坚的手机,调侃地说道:“我就不看了,知道的太多很危险!”

        叶坚伸直手臂,尴尬地举着,用眼睛瞪着卫上星,说道:“别假意推辞了,快拿去看吧。”

        卫上星说道:“我看了万一不小心说出去了,可怎么办?”

        叶坚愤愤地说道:“若是你泄了密,我替你挨板子。”

        卫上星“哈哈”一阵大笑,说道:“好个叶学长,还是老样子,够义气!”遂接过手机,笑呵呵地将两封信看了一遍,将手机还给叶坚。

        叶坚气哼哼地接回手机,也不搭理卫上星,站在树上自顾自地扫视着山下的“鑫湖城”,发现那栋四层综合楼果然视线开阔,站在那四层东端确实能看到“胡家老宅”大门外的景象。

        卫上星从树冠高处攀到系着黑色塑料袋的枝干处,解下,寻摸到一处枝干密集处将两个餐盒掏出,打开平放到枝岔处,抬头笑眯眯地望着叶坚,说道:“叶处长远道而来,学弟略备薄酒,请学长喝一瓶如何?”

        叶坚看着卫上星,咧开板着的脸,“嘿嘿”一笑,说道:“就你鬼主意多,刚才给我上了个套,这又让我违纪呢?”

        卫上星“嘿嘿”一笑,说道:“要说鬼,咱这树下倒真埋着一二百日本鬼子呢,不过他们是再没机会抢咱的好酒了!”

        叶坚恨恨地说道:“日他妈,这帮杂种,要是不死,我今天也要弄死他们。”

        卫上星眯着眼瞅着叶坚说:“我看你也就说说,当年咱们一起去参加中日军事大学交流比赛,你对那些日本人,下手可温柔的很呐。”

        叶坚瞪着眼说:“你还让不让人喝酒?哪壶不开提哪壶,那帮玩意本来就不经打,他们已经输了我怎么好意思下死手。再者说,前面你那咣咣一通打,已经打废了两个了,日方已经提出抗议了,我再上去干废他几个,是不是显得咱太欺负人。”叶坚说着从上面攀下到卫上星对面靠着树干站定。

        卫上星从袋子里掏出一瓶酒,递给叶坚,又掏出一瓶酒拧开瓶盖,说到:“来吧,咱喝酒,不揭你的伤疤了。”

        叶坚无奈地摇了摇头,拧开瓶盖,二人握着酒瓶轻轻一碰,酒瓶发出一声“叮”,各自仰头猛灌一气,方才两手相握“哈哈”长笑,直惊起几群鸟雀……

        叶坚虽比卫上星早两届,可二人本是同龄人,只是叶坚月份大点。在卫上星未入校前,那叶坚在军大学员中散打功夫那是独一档,卫上星到了军大,二人是不打不相识,后来成了好朋友,时常切磋,取长补短。

        二人多年不见相谈甚欢,酒至酣处,叶坚问道:“卫老弟,你怎么看这两封信。”

        卫上星也不再打哈哈,他收起了笑容,双目扫视了四周,反问道“胡世勋这两封信写了一个共同的事情,是什么?”

        叶坚思索了一下,说道:“是让他儿子胡自如继续开发这‘翠屏山’吧?”

        卫上星接着问道:“他为什么这么安排?他们连‘鑫湖城’都不要了,还要这‘翠屏山’干什么?难道真的是为了建设家乡,回报社会?”

        叶坚在大脑里快速地将涉案信息过滤一遍,紧邹双眉思考着,试探着问道:“你是说,当年蔡生一朗搜刮的那些黄金古董还在这山中?”

        卫上星说道:“这胡世勋写给吴建承的信中已承认了他曾经卖掉五根金条的事情,如果这五根金条真是他祖上留下来的,那罗佳鸣如何能用这件事把他掌控住?这胡世勋只怕是没留真话吧!况且,前天晚上钱大发从他那拿走了100根金条,这胡家祖上只怕也没那么金条吧?这两件事结合来看,我估计这胡世勋一定是拿到了那蔡生一朗搜刮的那批东西了,他要把这些东西藏了起来,而‘翠屏山’就是最合适的地方。”

        叶坚说道:“我相信你的判断,不过他把这批东西藏在‘胡家老宅’岂不更方便他们取用吗?”

        卫上星说道:“‘胡家老宅’也可能会藏了极少一些,但大部分东西应该在外面。这附近的很多人都知道这批黄金古董的事情,也有人怀疑他们家找到了这批东西,如果真藏在家里,万一哪天被人查到了,他是没有狡辩的余地的。”

        叶坚点了点头,说道:“你分析的很有道理,可这座‘翠屏山’虽不大,但若无新近动过的痕迹,我们只怕也难以找到这胡世勋的藏物之处吧!”

        卫上星拿起酒瓶自顾自地喝了一口酒,环视一圈“翠屏山”,沉思了一会,悠悠地说道:“你看,我们这大好河山,曾被外国列强蹂躏的满目疮痍,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可这抗日胜利尚不足八十年,这社会上已有诸多‘精日、精美’分子迷失自我,滥发靡靡之声蛊惑青少年。这胡世勋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自愿捐出的5000万元希望作为青少年教育方面的用途,一分为二来看,他这个想法是好的。我个人觉得可以在这‘翠屏山’山上建设一个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这样我们既可以建设一个以史为镜的基地,也能把藏在‘翠屏山’里的东西保护起来,以防被不法分子悄悄劫掠了去。”

        叶坚微笑着拍了拍卫上星的肩膀说:“这事咱哥俩还真想到一块去了,可以把这‘翠屏山’开发成一个集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运动健身、传统文化体验为一体的综合性基地,具体方向我回去好好琢磨一下,向部里打个报告,争取把这事办成。至于这蔡生一郎搜刮的黄金古董还有那把‘白椅子’,这胡世勋虽然死了,可还有几条线索在,他们是跑不掉的。今天在这跟老弟你喝酒,老哥我开心的很,原本王世伟安排今天晚上请咱哥俩晚上喝酒,我这案情紧急,马上要赶回驻地,就不能赴约了,等会我发个信息给他说一声。来吧,咱哥俩干了这瓶酒,今日别过,改日再聚。”

        二人握住酒瓶轻轻一碰,各自仰面将瓶中白酒一饮而尽。叶坚将手中酒瓶放于树杈上,纵身一跃跳下了这百年桃树,回转身冲卫上星一抱拳,说声:“兄弟,保重!”便转身疾步奔往山下。

        卫上星目送叶坚自山顶而下,不肖十分钟便下了翠屏山,走到山脚村道旁,这时一辆黑色轿车从杨湖村开出,停到他身侧。叶坚扭头朝卫上星所在方向笑了笑,便拉开车门上了车,那辆黑色轿车才疾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