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资本猎之白椅子在线阅读 - 第46章 赵长青一锤定音,卫上星稳步推进

第46章 赵长青一锤定音,卫上星稳步推进

        资本猎之白椅子正文第46章赵长青一锤定音,卫上星稳步推进金河突然来了这句话,卫上星听的是一头雾水,心里想:“这哪跟哪呀,这家伙炒股炒迷瞪了吧!”他疑惑地看看金海和赵长青,二人紧锁眉头,默不作声地思索着。

        过了片刻,赵长青开口说道:“二位金董,我做房地产开发也有七八年了,做的盘子不多,就俩。通过这俩项目,大钱我也没挣到,不过开发程序我基本搞清了,按卫总刚才说的时间,其实他那进度还算很快的。但是如果要加快进度也不是不可以,那就要省略一些程序,比如这建筑设计公司的招标工作,卫总之所以要走这程序,也是想营造一个公开公平的竞争环境,还有一个原因,我替卫总说了,那就是避嫌。”

        金海也是在生意场上从小本买卖一步步干起来的,这里面的一些弯弯绕绕他也是清楚的很,这一听他就明白了。他“哈哈”一笑,说道:“我先表个态幺,对卫总我是绝对信任的,那么,还请卫总不要有顾虑,你放心大胆地去干,现在已经到了咱们哥几个不说生死存亡吧,那也是火烧眉毛了,现在时间很关键,我们要尽全力推进‘鑫湖城’二期工程的开发建设,他关乎着全局。”金海说到这停了下来,两眼瞅着赵长青闭口不说了。

        赵长青望了望金海,突然双手一拍,哈哈一笑,说道:“哎呀,怪我,怪我。”然后转过头看着卫上星,说道:“哎呀,卫总,我这几天太忙,前两天我跟二位金董谈定这件事后,就准备跟你通个气的,可这两天一忙我就忘了。是这样的,二位金董是做金融的高手,他们准备把我们‘长青集团’运作上市,可上市就需要把资产总量做起来,目前咱们集团的资产主要由锂矿和房地产构成,锂矿已经稳定生产了,可房地产的核心资产就是这‘鑫湖城’,如果不销售或者销售不好,都影响到‘长青集团’的资产总量。这就是金河老弟为什么急着催‘鑫湖城’二期加快进度的原因。”说到这赵长青拍了拍卫上星的肩膀,继续说道:“卫老弟,咱们‘长青集团’一旦上市,不光咱哥四个的资产暴涨,而且我们可以依托这个上市公司平台,把房地产和锂矿的业务做大做强,咱们也成就一番大事业。现在正是关键时期,卫老弟你不要有顾虑,放心大胆地去干,我相信你的人品,你是不会做那些损公肥私的事情的,所以你有好的资源,你就直接引进来用,怎么快怎么来。行不行?”

        赵长青这通话,卫上星听的那是明明白白,他这大饼画得不可谓不大!卫上星突然想起那晚苏芮歆的分析,不由得对她刮目相看。

        卫上星沉思了一会,说道:“二位金董跟赵董携手,真是风云际会,直冲云霄呀!回到‘鑫湖城’的事情上来,三位股东信任我,支持我,我一定全力以赴,不辜负诸位的这份信任。为了加快进度,我也只好精简一些程序了,但工程施工进度精简不得,那需要按照施工规范,一步一步地干,压缩工期容易出问题。不过我可以同步推进,在做建筑规划设计的同时,开始建筑施工单位的招标,待施工单位确定后立刻安排施工人员进场开始土地平整工作,这样可以缩短将近一半的时间。争取两个月达到预售条件,开盘销售。为了提前进行广告宣传,积累客户,我们可以在建筑施工单位确定后,先做一个‘鑫湖城’二期的开工仪式。二位金董、赵董您们看安装这个时间怎么样?”

        金海和赵长青脸上堆满笑容,他们俩点点头,说道:“这样最好了。”

        金河说道:“这个时间也可以,但卫总最好能给个确切的时间,这样我也好按时间节点,安排我手上的工作。”

        金河这句话让卫上星心里很不爽,这是摆明了要给自己带个紧箍咒呀,但他也不好发作,毕竟人家这句话说的也没毛病。卫上星忍着怒气,盘算了一下,说道:“‘鑫湖城’二期开工仪式定在5月18日,开盘时间定在6月28日。三位股东你们看这两个时间妥不妥?”

        赵长青毕竟了解卫上星,他刚才看卫上星的脸色一沉,就知道金河做的有点过了,便说道:“时间就先按卫总说的,先这么定吧,毕竟现在‘鑫湖城’二期刚刚启动,各项工作都需要落实,这疫情闹得还正凶,时不时弄个静态管理出来,工作都不好开展。卫总你先按照这个时间推进吧,真的达不到,咱们就延后,也没关系。二位金董你们看呢?”

        金家兄弟对视一眼,笑眯眯地说道:“行呀,行呀。”他们哥俩心里比谁很清楚,他们手上也就持有“鑫湖置业”31%的股份了,可就这些股份今天也会抵押出去,好套出1个亿资金来,现在“鑫湖置业”的大股东是“长青集团”,赵长青拍了板,这事就这么定了。

        事情商谈完毕,四人散会,卫上星不等酒店的贵宾车来接,便辞别金家兄弟和赵董,疾步走出书房,沿楼梯而下,走到二楼,但见二楼休闲区摆放着四张工位,工位上坐着两男两女正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他们正敲击着键盘,其中一个女子低声冷冷地说道:“加大单,砸跌停。”

        卫上星听着这阴狠的语气,不由得厌恶地看了他们一眼,刚好看到坐在最外侧的一个电脑屏幕,上面有一只股票的分时线正在快速跳水,当卫上星走到一楼,就听那个女子欢呼着叫道:“跌停了,跌停了,加大压单,快加大压单,把他压死跌停板!”卫上星抬腕看了看时间:9:35分,而后不动声色地走出别墅,疾步走向停车场。

        卫上星上了车并不离开,他掏出手机打了三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打给了“华海国际建筑设计院”的院长何晓峰让他尽快带队到“鑫湖城”洽谈合作事宜,何晓峰无奈地说:“我被封控在深圳的家里一个多礼拜了,现在哪也去不了,不过这段时间刚好可以在家里专心做你们‘鑫湖城’的项目设计方案,要不是封控还真没时间亲自做,哈哈……下午我会让鑫州分院的同事去‘鑫湖城’看看现场,拍些资料回来,您让工程部门到时接待一下,还需要你们的工程部门提供些项目资料。至于商务合同我让法务拟制好,我看看没啥问题再发您审阅。”

        第二个电话打给了“爱房网”业务副总裁丁宁,让她安排人员来“鑫湖城”洽谈合作事宜,她回答的很干脆,下午两点就到。

        第三个电话打给了综管部经理汪静晨,让她通知各部门负责人10:30在会议室开会。

        卫上星打完电话,方才发动汽车向“鑫湖城”驶去。

        10:30卫上星准时来到会议室,各部门负责人都到了,卫上星坐在会议桌西端中间,江雅楠和各部门负责人分列两侧而坐,他环视了一圈,见大家都在,只是情绪很低落,他心里明白公司里的这些人,除了他和江雅楠外知道胡世勋过世的内情外,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他们还认为胡世勋只是得急症,意外去世,所以心里都很为这个平时对他们很好的长者难过。真想是残忍的,很讽刺、很打脸,但卫上星心里清楚此时还不是公开真相的时候,不光不能公开,还要疏导员工的这些情绪。

        卫上星理好思绪,开口问道:“老胡总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吧?”

        各部门负责人纷纷点着头,情绪低落地说道:“知道了,知道了。”江雅楠坐在卫上星身侧,冷眼看着这些人,心里很是愤慨。卫上星看了看江雅楠,她才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不对,低着头平复了些情绪。

        卫上星又问道:“那大家知道老胡总的遗志是什么?”

        各部门负责人纷纷抬起头,看着卫上星,然后摇摇头,又把头低了下去。

        卫上星说道:“上周日的上午,我跟江助理一起去看老胡总,他跟我说,他是这里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对这片土地有感情,他是最希望看到‘鑫湖城’能开发成功的。那么各位同事,我们应该怎么做呢?今天上午我和赵董、二位金董一起开了会,三位股东明确表态,我们‘鑫湖城’不但要继续开发建设,而且还要加快速度!股东们都表态了,那同事们咱们应该怎么做呢?各部门都说说吧。营销部韩经理你先来吧”

        营销部经理韩娜身材微胖,个子不高160不到,留着齐耳短发,长着一张娃娃脸,看起来30岁上下的样子,说起话来慢突突的,总喜欢侧着头,用一双大眼睛看着对方。她说道:“报告卫总,《鑫湖城五一期间的促销方案》,上周日咱们公司会议通过后,昨天上午找您签了字,到财务部也盖了章,随后我就送了一份给销售代理公司,中午的时候又召集销售代理的人员开了会,已经贯彻下去了,昨天下午案场的销售人员已经在电话邀约各自手上的意向客户了。汇报完毕。”

        卫上星赞许地点了点头,说道:“今天下午两点‘爱房网’过来洽谈合作,你参加会议,提前把相关的资料准备一下,另外通知销售代理公司派员参会。下一个部门,工程部。”

        工程部经理赵志远,清了清嗓子,说道:“我这边一期扫尾工程和维修整改工作都在做,二期的工作,目前主要是建筑设计院甄选工作,我手上现在有两家备选,一家是做咱们一期的建筑设计院,还有一家我感觉实力不是太强。”

        卫上星说道:“既然这样,那设计院我们就不走招投标程序了。今天下午‘华海国际建筑设计院鑫州分院’会来考察项目,你接待一下,把相关资料拷给他们,带他们看看地形、地貌,做完这些打电话给我,我来给他们讲讲设计要点。另外施工企业要抓紧时间物色,除了现在的这家建筑公司外再找两家施工资质一级的企业洽谈合作意向。本月底要把这三家的资料汇总,报给我。下一个部门,园林部钱经理。”

        园林部经理钱虎,是钱总的侄子,二十七、八岁,长得黑壮,高中毕业就在社会上游荡了,没个正经工作,前两年钱大发把他弄到公司里,说是管园林部,其实就是钱大发的耳朵,园林部的工作基本上都是钱大发在直管,倒也没出啥纰漏。钱虎见点到他名字,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卫上星看的明白,他心里清楚这个人不是个干事的料,连培养的价值也没有,可目前还不是动它的时候,便开口说道:“园林部的事情,你重点抓两条,第一条督促园林公司把‘鑫湖城’一期的苗木种到位,第二条4月30日前把所有一期别墅院子里的杂草清理掉。会后你马上去找园林公司的杨成钢,把这两条原原本本地转告给他。明白了吗?”

        钱虎也知道今非昔比了,他叔叔已经不是公司股东了,他自己几斤几两他自己也是明白的,他忙不迭地说道:“明白了,明白了。”

        接下来物业部刘娟和综管部汪静晨分别汇报了各自的工作,她们俩对工作比较上心,工作进展卫上星还比较满意。

        卫上星最后说道:“大家也清楚目前国内、国外的情况,我也不多说,但就我们‘鑫湖城’而言,现在已经到了非常危急的时刻,但事在人为,我希望各部门负责人,调整好情绪,给你们部门的员工做好表率,把各自工作做好,我相信我们可以战胜目前的困难,可以把‘鑫湖城’建设好,销售好,服务好。最后我说两个时间节点,大家记好了,第一个时间是5月18日,‘鑫湖城’二期开工,第二个时间是6月28日,‘鑫湖城’二期开盘销售。这两个时间是今天上午我们股东会议定下来红线,必须完成,各部门必须全力完成相关准备工作,哪个部门完不成,部门经理降级。大家明白了没有!”

        说完,卫上星环视了一圈,各部门负责人相互看了看,弱弱地说了句:“明白了。”

        卫上星厉声问道:“明白了没有?”

        各部门负责人惊诧地看着卫上星充满斗志的双眼,鼓了一口气,齐声说:“明白了!”

        这是卫上星的逼将之法,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这个时候不给他们压力,但靠自己一个人,那是没法完成目标的。卫上星柔和地说了声:“散会!”便站起身来,走出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