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资本猎之白椅子在线阅读 - 第50章 苏芮歆一针见血,卫上星众里寻它

第50章 苏芮歆一针见血,卫上星众里寻它

        资本猎之白椅子正文第50章苏芮歆一针见血,卫上星众里寻它卫上星回到“运动中心”宾馆楼,打开房门赫然看见苏芮歆和李真二人正坐在沙发上乐呵呵地聊天,二人本是好闺蜜,这分开十几天各自攒了不少话,晚饭后二人泡上一壶茶,边喝边聊好不惬意。

        这女人间的话题自己也不便参与,卫上星进来跟二人寒暄几句,便走进卧室斜倚在床头手握着手机浏览新闻,看了几条便看不下去了,这些新闻实在是太丧气,看的卫上星有些窝火,他便撂下手机踱到客厅里,坐到单人沙发上,说道:“我在这,不耽误您二位聊天吧?”

        李真“呵呵”一笑,说道:“太耽误了,你在这坐着,我们怎么好意思还说你的坏话呢?”

        卫上星“嘿嘿”一笑,说道:“原本我是想回避来着,可我在卧室里刷手机看新闻,不成想看到今天股市大跌的新闻,这上证指数都跌破2900点了,真是不像话!咱们的股市也发展了20多年了吧,居然还在3000点晃荡,真是我们这些股民的悲哀呀!”

        李真一本正经地说道:“卫总,向您请教一个问题,您知道有哪两大运动最伤你们这些男人们的心吗?”

        卫上星“嘿嘿”一笑,说道:“我知道你说啥,你是说足球和炒股吗?这足球真是被那些没用的男人们玩坏了,我真搞不懂那些足球运动员整天在想啥,一个、两个瘦的跟个虾米似的,没身体也没技术,靠啥混,瞎猫碰到死耗子踢进一个球,够吹一辈子的,现在谁还看足球呀?一帮废物在踢球,白痴才看。”

        苏芮歆给卫上星倒了一盏茶放到他面前的茶几上,说道:“这是李主任带过来的云南高山茶,你尝尝,消消火,为那些废人上火不值。咱们股市的牛短熊长,长期低迷的原因很多,我觉得主要有三方面造成的:第一个是管理的问题,这些年出的法律法规也很多,但雷声大雨点小,做假的上市公司依然屡见不鲜,垃圾公司依然人模狗样地混在交易市场,这种做法很难培育出好市场;第二个是信心的问题,有这么一个群体,他们的祖师爷是华尔街,他们的信仰是资本,他们对自己国家的经济发展信心不坚定,一旦国际方面上有一点风吹草动,这个群体掌控的资本就拼命做空股市;第三个是上市公司大股东减持的问题,这些人干的事,毫无道德、毫无责任可言,实在是无耻之极!”

        卫上星见苏芮歆说的义愤填膺,忙端起自己面前的茶盏,说道:“我看这苏老师的火气比我的大多了呀!这茶你先喝,降降火。”

        苏芮嫣然一笑,接过茶盏将茶喝下,又倒了一盏递给卫上星,他接过来抿了一口,但觉清香扑鼻,赞道:“好茶,好茶!”然后一仰头将茶喝尽,但觉口齿生香,余味袅袅。

        卫上星放下茶盏,问道:“今天金家兄弟借款股权抵押的事情办得还顺利吗?”

        苏芮歆说道:“挺顺利的,上午在丽姐办公室双方签字盖章的,紧接着就去办了公证和股权抵押登记,都办好了,一个亿资金下午也转账到他们银行账户了。”

        卫上星说道:“你们这效率真是高!”

        苏芮歆说道:“他们等着用钱,说是最近难得股市大跌,正是吸筹的好机会。”

        卫上星见李真在旁,太敏感的话题也不好跟苏芮歆说,便站起身来说道:“你俩继续聊吧,我这火气被李主任的好茶给浇灭了,我回去继续刷我的手机了,你们接着聊。”苏芮歆和李真倒也不留他,只是跟他客气几句,便任由他踱回卧室,二人继续畅聊着……

        卫上星拿起手机斜倚在床头,打开证券app浏览着股票行情,但见惨绿一片,沪深两市股票下跌的有3981家,跌幅超过10%的居然有283家,而上涨的仅有754家,今天的股市又是惨痛的一天。卫上星一脸轻蔑地嘟囔着:“这狗日的股市,居然被万里之外的战争吓尿了,真他妈的软骨头,爷们明天就进去扫货,怕个鬼!”他自顾自地摇摇头,又打开自己的交易账户,看到余额还有130来万,想着上个周转出了1000万元,入股了“长青集团”,这占股虽然只有8%,但如果上市成功,这1000万元,变成一个亿也正常的很。

        卫上星躺在床上,琢磨着明天买什么股,突然想起今天上午在“鑫州国际大酒店”金家兄弟别墅二层的那一幕,卫上星默默地念叨着:“跌停板,9:35分。”便好奇着这金家兄弟在操盘哪只股,也许这只股票就是“长青集团”上市要借用的壳呢?这金家兄弟会怎么操作呢?卫上星很好奇,他这么琢磨着,便在跌停板上寻找哪只股是在9:35分跌停的。

        卫上星在跌停板板块里逐一把今天跌停的将近200支股票,逐一看了一遍,发现在9:35分左右跌停的股票有五只之多,而且这五只股票的基本面那是一家比一家烂,卫上星暗暗骂了一句:“这都是些什么狗屁股票,这种连年亏损的股票,早他妈该退市了,还留在股市里害人,真缺德!”

        骂归骂,但卫上星心里清楚,别看这种股票基本面很差,但如果有资本运作把优质资产置入上市公司,那这乌鸡立马变成凤凰,股价涨起来更是连续涨停一飞冲天,三两个月涨个几倍那是很正常的操作。卫上星将这五只股反复研究,觉得有一只简称为“矿机装备”的股票可能性最大,便将这只股票加入自选股,准备重点关注,明日择机买入。

        卫上星选好股票,从床上下来,伸了个懒腰,又踱回客厅,坐下来喝杯茶,他一盏茶尚未喝完,李真看了看手机,说道:“哎呀,这时间过的真快,都11点了,我不打扰你们休息了,我回客房了。”苏、卫二人客套几句,便送走了李真。

        苏芮歆送走了李真,锁上房门,返回来坐到卫上星旁边,说道:“今天回来挺早呀,这也没喝酒,真难得!”

        卫上星“嘿嘿”一笑,说道:“酒还真喝了点,不过要深入验验才验得到,离得远你可闻不到。”

        苏芮歆脸一红,低着头抿了口茶,问道:“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起股市了?你最近不是空仓了吗?”

        卫上星说道:“春节后我就感觉大盘不稳,但当时我想着出去好好玩,怕股票跌的看着心烦,把我看风景的好心情给搅和没了,索性就清仓了。原本最近我也没关注股市,你知道上个周我转了1000万出来,入股了‘长青集团’了,账户里钱也不多了,也没想进去买股票,不成想最近股市跌得这么惨,我刚才躺在床上,随便刷了刷手机就看到了股市跌破3000点的新闻。”

        苏芮歆“呵呵”一笑,说道:“那恭喜你完美避过这轮下跌,不过最近跌得也不少了,往下空间也有限了,你可准备进去抄个底?”

        卫上星“嘿嘿”一笑,说道:“苏老师这么一分析,我心里算是有底了,明天就冲进去,买点股票抢个反弹!不过买啥股我还没想好,我这选了一只股票,要不请苏老师帮我看看?”

        苏芮歆“呵呵”一笑,说道:“我帮你看看倒可以,不过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幺!”

        卫上星“哈哈”一笑,说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看看‘矿机装备’这只股怎么样?挣了钱给你分红。”

        苏芮歆“呵呵”一笑,从茶几上拿起手机,点开证券app,输入‘kjzb’四个拼音字母,证券app立刻显示出‘矿机装备’的界面,她仔细看了片刻,问道:“你怎么找到这只股票的?你是有内幕消息吧?”

        卫上星听到这话不由得一怔,惊奇地看着苏芮歆,说道:“我没内幕消息呀!你何出此言?”

        苏芮歆说道:“‘矿机装备’这只股票大概率是只庄股,你看它的走势,基本上每年都会拉一波行情,每次涨的也不多,百分之七八十左右,而且是急涨慢跌,明显是拉高出货的走势。我们再看看他的基本面,他的主营是做矿山设备的,每年的营业额在10个亿上下,而利润在正负1000万元波动,这经营数据人为调节的迹象太明显了,这么操作的目的绝对是为了保壳。说到‘壳’,这‘矿机装备’倒真的是个好‘壳’呀!这股票总市值才35个亿,大股东持股才20%,负债率还极低,才8%,我看来看去都觉得这是个好壳。哦,对了,那金家兄弟不会操盘的就是这只股吧?”

        卫上星支支吾吾说道:“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是不是。”

        苏芮歆瞄了瞄卫上星,也没再追问下去。

        翌日晨六点,卫上星和江雅楠带着金毛准点来到“鑫湖城”停车场,这会丁宁已提前赶到,她正在“翠屏山”山脚下调校好摄像机等候着卫上星出镜。

        此时,天已亮,太阳尚未升起,“翠屏山”山脚下的池塘上飘着几缕薄雾。卫上星今天依然穿着昨天的衣服,他手牵着金毛,从停车场顺着通往“翠屏山”山顶的小道走到山顶关帝庙,按照丁宁的要求大跨步迈进,表情要自然而不羁。不知道是丁宁想出一口气,还是卫上星或是金毛今天表现不佳,卫上星带着金毛往返走了四个来回,丁宁才满意地喊停作罢。

        卫上星送别丁宁,回到办公室,江雅楠已将茶泡好,她从卫上星手中接过金毛的牵引绳,说道:“卫总,要是没什么事,我先把金毛送回去?”

        卫上星点头应允,江雅楠接过牵引绳,正欲离开,卫上星突然想起了前日傍晚,在大草坪遇见楚雨婷前夫和他们儿子的事情,便说道:“你等一下。”

        江雅楠停下脚步,回转身看着卫上星,问道:“怎么了?”

        卫上星此时心里有点矛盾,他心里确实想想查查清楚那孩子怎么了,自己也好作相应的安排,可这事又很敏感,想让江雅楠帮着查查,又担心事情安排的不密反而不美。他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自己去办,便说道:“我10点左右要出去办个事情,你控制下回来的时间。”

        江雅楠“呵呵”一笑,说道:“没问题,我9:30就能回来。”说罢就牵着金毛走出了办公室。

        卫上星端坐茶杯,站在办公室临东窗户,看着不远处杨湖村杨成钢家的那栋二层小楼,想着那个小男孩……

        直到卫上星听到几声轻轻的敲门声,才走回到办公桌后坐下,说道:“请进。”

        卫上星抬头看着房门,但见韩娜双手托着一沓文件走了进来,她走到卫上星办公桌前,说道:“卫总您早呀!这里是‘爱房网’跟咱们公司的合作协议和昨天下午会议上确定的事项,需要您审核签批。”

        卫上星接过韩娜递过来的文件,示意她坐下。卫上星仔细审核一遍,未发现不妥之处,便签了字,然后将文件递还给韩娜。

        韩娜接过文件,笑呵呵地说道:“昨天下午5:40左右,‘爱房网’将昨天下午拍摄的‘湖光’小视频推送了出去,推送的区域集中在鑫州主城区,截止到今天早晨6点,转发、关注、点赞、评论这四个关键指标表现的都很好,特别是评论区,很多人在询问这视频上的湖是在哪?刚好有细心的观众看到游艇上有‘鑫湖城’三个字,就猜想是咱们‘鑫湖城’,引发了很多人想来咱们这游玩的想法。我刚才跟‘三顾策略’的宋总讨论了一下,他们建议咱们公司能不能对来访的游客提供游艇服务,带他们游览鑫湖,这样他们也会拍小视频或照片去发抖音、快手或微信朋友圈等,这样无形当中就帮我们做了广告宣传;还有一个建议就是向游客免费提供午餐,因为我们这周边没有餐馆,如果我们不提供午餐,人家来了在湖上玩一会就走了,我们没有机会向他们介绍我们的别墅。”

        卫上星“哈哈”一笑,说道:“他们的建议很好,但要把细节再考虑清楚些,特别是安全这个环节,坚决不能疏忽大意,形成一个具体方案,报我审批。”

        韩娜站起身来,笑呵呵地说道:“好的,卫总,我马上去办。”然后踩着高跟鞋,扭着腰,发出一串“叮叮叮”的声音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