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资本猎之白椅子在线阅读 - 第57章 光盟岛谍影再现,金老二塞入胡彼得

第57章 光盟岛谍影再现,金老二塞入胡彼得

        汪静晨说道:“我这边还有两件事,一个是五一放假的事情,想请示下您,咱这假怎么放,另一个事情是我们本周的周会还开不开?”

        卫上星看了看办公桌上的台历,说道:“目前‘鑫湖城’销售上,昨天定购了5套,开了个好头,接下来正是乘势而上的时候,这个时候不能松劲,营销上不能放假;工程上‘鑫湖城’一期从今天开始上了60人的维修人员,他们自己承诺一个礼拜完成地上一至三层的维修,而且二期的土地平整工作也要开始了,这工程上也不能放假;物业配合营销和工程上工作也很多,他们也放不了;你们综管部、财务部、园林部事情也不少吧?要不都不放了,如需休假的,普通员工报部门经理审批同意后给予休假,部门经理报我审批同意后给予休假。你看呢?”

        汪静晨面露难色,思索了一下,说道:“这样也可以,等忙完这段,再让他们调休。”

        卫上星说道:“接下来应该都会比较忙,是否可以调休的事情也不要讲,现在讲了以后咱们要是不同意人家调休,那不是食言了吗。这样吧,五一假期时间内凡是正常上班的,每人发1000元加班费,经审批同意休假的没有加班费。汪经理你看这样行不行?”

        汪静晨惊喜地说道:“这个好,这个好!以前我们从来没发过这么多加班费,一年两大节会发过节费,中秋节发200元,春节发500元,五一从来没发过。”

        卫上星说道:“关于五一劳动节加班费的事情,你打个申请上来,我签批一下,发加班费的时间定在五一当天,到财务部领取。”

        汪静晨眉开眼笑,嘴里连说这几个:“好、好、好。”

        卫上星接着说道:“周会召开的时间,我们上次定的是周六下午两点,本周六是4月30日,恰好是五一假期的第一天,但是我们不放假,这周周会我们照常开,你发会议通知吧。”

        汪静晨事情汇报完毕,辞别而去。卫上星喝了会茶,江雅楠敲了敲房门,手里端着两个饭盒走了进来,说道:“吃饭了,卫总。”不待卫上星回话便转身走向茶几,将饭盒放下,回转身往门口走去。

        卫上星看她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好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他脑子转了两转也没猜到她在哪里吃了瘪,就问道:“今天什么菜呀?”

        江雅楠停下脚步,站在门里,回头瞅了卫上星一眼,说道:“不知道,你自己看吧。”

        卫上星站起身来,笑呵呵地走到茶几旁,打开饭盒盒盖看了看,说道:“这饭菜看着不错,怎么闻着味不对呀?”

        江雅楠回转身,诧异地望着卫上星,说道:“这饭菜是我刚刚下去到食堂打的,我看着他们打得,很新鲜的。”

        卫上星坐到沙发上,拿起勺子挑了几根青菜放入口中,砸吧了几下,说道:“还真是,这味道不对,你过来尝尝。”

        江雅楠将信将疑地回转身,走到茶几前接过卫上星手中的饭盒和勺子,把饭菜尝了一遍,说道:“这饭菜味道很正常呀,没什么不对呀。”

        卫上星疑惑地说道:“是吗?我怎么感觉有股酸味呢?”

        江雅楠听出了卫上星的言外之意,便将饭盒往茶几上一放,转身就要走,卫上星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嘿嘿”一笑,说道:“可能是我的心里酸吧,我这人就是这样,心太软,见不得美女生气,这美女一生气,我这心里就发酸。这也难怪,我们这条件有限,让你受委屈了。”

        江雅楠假意甩了甩了手臂,卫上星“哈哈”一笑,将她往自己身边拉了拉,说道:“坐吧,坐吧,要不你先倒倒苦水,刚好我就饭吃,这也算给我加道菜。”

        江雅楠就势坐了下来,情绪低落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昨晚上听你拿罗佳鸣劫持人质逃跑的事情,取笑我,使我心里有些堵,不过仔细想想你说的,我们确实应该再多努努力,争取早日把这个间谍网打掉。”

        卫上星端起另一盒没有打开的饭盒,放到江雅楠面前,说道:“我昨晚也就是看到鑫州水库大桥,顺口那么一说,真的没有取笑你们的意思,而且罗佳鸣不是已经落网了吗,这个间谍团伙也被打掉了呀!”

        江雅楠抬头望着卫上星,眼里满是愤怒,她恨恨地说道:“罗佳鸣这个团伙可能是被打掉了,但今天上午我接到‘麒麟安防’光盟岛分部的案情通报,在今天凌晨两点左右,有人潜入光盟岛迎宾馆,盗走了一位芯片专家的手提电脑,那电脑里有几分非常重要的关于光芯片设计的机密文件。”

        卫上星说道:“案子总是破不完的,一码归一码,也可能今天凌晨的案子跟罗佳鸣间谍团伙没有关联呢,毕竟罗佳鸣已归案,他发展的人员都被抓干净了,你不能鑫州一发生间谍案,就往罗佳鸣身上想呀。你也不用上火,安心吃饭,其他案子有别人操心呢,罗佳鸣这个案子破了,你大功一件,等升职了别忘了请我喝酒。”

        江雅楠“呵呵”一笑,说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轻松多了。请您喝酒何须等升职,只要你有空,今晚就行。”

        卫上星“哈哈”一笑,说道:“你还是笑起来好看,一笑百媚生,再笑倾人国!吃饭,吃饭。吃过饭咱们到项目里转转去。”

        江雅楠被卫上星这移花接木拼出的“一笑……再笑……”煽乎的满面羞红,低下头忍着笑慢慢吃着饭。卫上星“哈哈”一笑,一手端着饭盒,一手拿着勺子大口吃起饭来。

        午饭后,卫上星带着江雅楠在“鑫湖城”转了一圈,二人先去了一期建成区,不用进别墅里,听声音就知道里面干得很是卖力,这些维修工人们吃了午饭根本就不休息,回到一期立马开干,一期里到处都是切割机切割墙壁的“呲呲”声……

        卫、江二人刚从一期出来,正欲沿“鑫湖”看看风景,突然卫上星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一看,居然是金家老二的来电,卫上星立刻接通电话。

        金河说道:“您好卫总,今天您在‘鑫湖城’吗?”

        卫上星回道:“我在‘鑫湖城’,有事吗?”

        金河说道:“我等会去找您,我们大概十来分钟就到。”

        卫、金二人挂断电话,卫上星心里挺纳闷的,他边往办公室走着,边在心里琢磨着这金家老二来的用意。

        卫上星和江雅楠回到办公室,江雅楠烧了壶开水,刚把茶泡上,金河就到了办公室门前。卫上星不等金河敲门便迎了上去,嘴里说道:“金董驾到,失迎了、失迎了!”

        金河面带微笑,迈步走进了办公室,伸出手跟卫上星的手轻轻握了一握,说道:“打扰了,打扰了!我这也是受人之托而来,快到‘鑫湖城’了才想起没跟您预约呢,唐突了、唐突了。”

        卫上星说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咱们就不客套了,坐下来先喝杯茶,有事你尽管说。”

        金河松开卫上星的手,身体往北侧移了一步,扭回头说道:“彼得,你进来,这位是咱们鑫湖置业的总经理卫总。”

        卫上星听此,往金河身后看去,但见一个身材精壮高大,留着一头黄毛的年轻人吊儿郎当地站在办公室门外。他听到金河喊他,便慢慢踱了进来,冲卫上星点了点,自顾自走到卫上星的办公桌后坐了了下来,满脸的狂妄。

        金河见此,面露尴尬,说道:“卫总,咱们到平台上看看,说个事。”

        卫上星点了点头,和金河穿过办公室走向南侧的平台。卫上星经过江雅楠身侧,望了望江雅楠说道:“江助理你给彼得泡杯茶。”江雅楠知道卫上星的意思,便走到办公桌前,请彼得到沙发区落座,他才不情愿地跟着江雅楠来到沙发区,靠在沙发上,悠闲地抖着腿。江雅楠给他倒了盏茶,便详装收拾文件,走到文件柜前假意倒腾着文件盒,偷眼观察着彼得。

        金、卫二人走到平台东南角,金河回转身靠着平台外侧的女儿墙,看着卫上星说道:“卫总,咱们都是自家兄弟,我就实话实说了,这彼得是小胡总的独子。我今天来也是受小胡总之托,他自己不好意思说,怕给你添麻烦,今天上午他打电话给我,请我带彼得过来,给你看看,想让你给他安排个工作。”

        卫上星心里泛起疑云,但也不好直接拒绝,便说道:“金董见外了,咱们‘鑫湖城’现在正是开发建设的关键时期,各部门都很忙,人手也不足,彼得若不怕辛苦,来锻炼锻炼也可以,你看他去哪个部门比较合适?”

        金河思索片刻,说道:“要不让他给你做助理呢,这样他成长也能快些,小胡总对他也是恨铁不成钢,横竖看不惯,爷俩时常搞摩擦,小胡总为此也头疼的很。他这段时间见识了您的工作风采,很是敬佩,就想让他儿子来跟你学习学习。”

        卫上星听到金河讲想把这人放到自己身边,他一丝警觉立马冲进脑海,就说道:“金董,你知道我选助理的第一个要求是啥?”

        金河眼睛眨了几眨,也没想出卫上星这句话是啥意思,就反问道:“是啥要求?”

        卫上星“嘿嘿”一笑,又问道:“你看江助理怎么样?”

        金河此时已听出了卫上星的意思,“嘿嘿”一笑,说道:“江助理自是极好的,她的工作照常做。这小胡总的想法是,彼得是来向您学习的,挂个助理的职位也是虚名。还请卫总予以安排。”

        卫上星说道:“想学东西就要进入工作角色,挂个虚名可不行,给我做助理不太合适,不瞒您说,我选助理第一个要求就是美女。其他岗位你斟酌下吧,最好这个岗位跟他的能力也匹配。哦对了,彼得学的是什么专业,哪个大学毕业的?”

        金河说道:“彼得在国内读完初中就去了美国,在美国读的是金融学。”

        卫上星鄙夷地说道:“原来是美国海龟呀,怪不得气场这么大,看他这专业不应该去华尔街挣美元吗?回来搞啥房地产呀!”

        金河尴尬地笑笑,说道:“可能是小胡总还想继续搞房地产吧,就想让他儿子先段炼段炼,等他买了新地彼得自然就去跟着干去了。”

        卫上星说道:“这么讲的话,彼得就更应该去基层部门好好锻炼锻炼了,以后业务熟悉了,也好独当一面,好给小胡总分忧。”

        金河邹着眉头考虑了一会,说道:“那行吧,要不让他去物业部呢,您看能不能给他挂个副经理的职位,这样跟小胡总也好说些。”

        卫上星说道:“去物业部就要听刘经理的安排,但是他一来就干副经理这也不合适,搞得物业部其他员工有意见。要不你跟小胡总说下,如果他同意了,就让彼得明天上午去找物业部刘经理办入职,我下午跟她说下,她会安排的。你看行不行?”

        金河说道:“那行吧,就这么定吧,让他去物业部,我下午再做做彼得的工作,让他明天上午去物业部找刘经理报道。”

        卫上星和金河谈好,二人回到办公室,一起喝了半盏茶,金河便带着彼得告辞而去。

        卫上星站在门内目送金河与彼得走向电梯间,看着彼得那一头染成棕黄的头发在肥脑袋上一颤一颤,就像看到了一坨屎,心里涌起一阵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