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资本猎之白椅子在线阅读 - 第62章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3

第62章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3

        卫上星迅速将双臂从这二位女子的手臂中抽出,两手一探分别扣住她俩的脉门,轻轻一拉,将二人拉到桌子的两侧,说道:“你俩先坐下,有什么事,慢慢说。”

        这二位女子被卫上星扣住了脉门,但觉整个手臂酥麻无力,乖乖地坐到了椅子上,朱丽说道:“我们不去缅甸,我们不去缅甸,求您救救我们吧!”

        那四个男子见二位女子呼救,赶忙围了过来,其中一个人说道:“你俩不想去,也可以,我们也没逼你们,刚才我们都谈妥了,你们怎么反悔了呢?”

        朱丽说道:“你们的钱我们会还的,但一次性还我们做不到,我们按月还还不行吗?”

        那男子说道:“还款的事情咱们谈了一晚上了,能采用的方案咱们都谈过了,你俩不跟我们走也可以,下面的事情我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了,哥几个咱们走吧。”说罢,几人转身向黑色商务车走去。

        朱丽和她姐们哭着喊道:“你们别走,你们别走,我们再商量一下,我们再商量一下!”那四人见此也停了下来,回转身得意地看着卫上星和那二位女子。

        朱丽和她姐妹的脉门被卫上星扣住,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二人可怜兮兮地望着他,朱丽说道:“哥哥,你若不帮我们就放我们走吧,我俩与其被他们搞得身败名裂没法做人,我姐俩还不如去缅甸试试,说不定那边还不错,我们干个两年把他们的钱都还了,我们就回来。”

        卫上星腹中怒火中烧,扭回头双眼瞪着他们,开口怒骂道:“你们这四条贱狗,居然在我堂堂中华大地逼良为娼,草菅人命,你们还知道有法律吗?”

        那四个男人被卫上星这一吼,惊得低头弯腰,不敢直视卫上星眼睛,其中一个男子倒是不惧,他阴阳怪气地说道:“我们是替网贷平台收债的,法律我们懂。你想英雄救美,我们也欢迎,你把钱替她们还了,这事不就妥了吗?这俩姑娘嫩得很,你不吃亏!”

        卫上星听得火冒三丈,再难抑住心中的怒火,他松开那二位女子的脉门,站将起来怒视着说话的男人,一个箭步冲到那人面前,举起右手照着他的脸颊扬手就是一个巴掌,但听到“啪”的一声,那人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坐在地上,旁边的三人立刻快速后退三步,双腿叉开,蹲伏着各自从背后拔出两柄短刀,左右手各握一柄,交叉横在胸前,恶狠狠地望着卫上星。

        卫上星鄙夷地瞄了一眼持刀的三人,见他们居然摆出了日本双刀流的起手式,心里不免很是震惊。心中暗道:“难道他们是日本人?原本只是听说日本人对我国渗透的很厉害,没成想居然厉害到这种程度!”

        卫上星低头看了看跪卧在面前的那人,用右手抓住他的头发,扬起左手照着他的右面颊狠狠地扇了一巴掌,但听到“啪”的一声,那人被打飞起来,迎面躺倒在地上。那三人见此嘴里“哇呀呀”地叫着,一起冲将上来,照着上、中、下三路攻了过来。

        卫上星看着他们三人上劈、中刺、下挑朝自己而来,他冷冷一笑,骂道:“果然是四条日本狗!”,他往后一纵右手拎起一把木椅,双脚一点地身体腾空而起两米有余,双手抓着椅背,照着那三人的头部一个力劈华山,但听得“咔嚓”一声,这一椅子结结实实地依次砸在了那三人头上,最后砸在了地上碎了一地。那三人将刀丢在地上,用手捂着头在地上翻滚着,嘴里“哇呀呀”地叫着。

        那俩女子坐在椅子上惊恐地看着,一动也不敢动,这时面馆老板从店里也跑了出来,站在店门口不知所措地看着卫上星。卫上星看着店老板说道:“所有的损失算我的,等会你算算多少钱,告诉我个数,现在你先打电话报警。”

        面店老板嘴里说着:“好、好、好。”哆嗦着手从裤兜里往外掏手机。

        突然,旅行车驾驶位车门打开,一个人跑将下来,他嘴里喊道:“卫总,切勿报警,切勿报警,误会了,误会了。”

        卫上星很是诧异,伸手从西装口袋了掏出烟盒,拿出三支烟镖扣在掌心,望着来人,问道:“你是谁?干什么的?”

        那人跑到卫上星面前,满脸堆着笑,说道:“我是金董的驾驶员小王呀。都是误会,你先让店老板不要报警,您听我解释。”

        卫上星仔细一看果然是金海的驾驶员小王,便朝面馆老板摇了摇手,说道:“你先不要报警,我们先聊两句。”

        面馆老板刚才哆嗦着手掏了几掏也没把手机掏出来,听见卫上星如此说,便将手从裤兜里拿了出来,嘴里说着:“好、好、好。”后退着走进店里,远远地站在玻璃门后望着。

        小王满脸谄笑着,走到卫上星面前,笑呵呵地说道:“卫总咱们误会了,这几位是我上海的一个朋友的手下,我朋友他们公司是帮网贷平台处理债务纠纷的,他这四个手下刚进公司不久,业务不熟悉,他们这次来鑫州办业务,我那朋友不放心,知道我最近一直在这边,就让我帮他看着点这四个家伙。您看他们四个果然不成器,事情没办好,还冲撞了卫总。卫总你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们一般见识,请您给我一点面子,放了他们吧!”

        卫上星看着小王,心里很是惊讶,他真是怎么也想不透,这小王居然跟网贷追债的有瓜葛,卫上星不由得往深处想一层,这金家兄弟到底是干什么的?

        小王见卫上星不说话,又往他旁边靠了靠,低声说道:“这俩女孩欠的钱也不多,我那朋友跟网贷平台有业务合作,要不我请他跟网贷平台沟通下,她俩这欠款先缓缓再还,您看行不?”

        卫上星看着小王狡黠的眼神,突然想起4月17日晚宴后自己和金海在鑫北大酒店的停车场畅聊时,这小王和金河当时就坐在车里候着,而自己的手机放在车里将近一个小时,这么长的时间那二人若想更换手机天线,那时间真是太充足了!

        卫上星心中固有疑问,但他心中明白,抓了眼前的这几个小角色是揭不开谜底的,倒不如先装个糊涂,既然看到了这帮人的马脚,就不怕探不明白他们葫芦里装的啥药。卫上星主意已定,便“哈哈”一笑,说道:“既然是您的朋友,那就按你的意思办吧。”

        小王满脸堆笑,连声说道:“谢谢卫总,谢谢卫总!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不耽误您喝酒了。”

        卫上星点了点头,小王“呵呵”笑着,走到躺在地上的四人旁边,一手拽起一个,将两人拖到车上,又回来一趟跟卫上星道了别,再次一手一个拖着另外二人回到商务车上,驾车向北疾驶而去。

        卫上星望着商务车消失在夜色中,冲面馆老板招招手,面馆老板忙从店里小步跑出。卫上星说道:“你算算今晚有多少损失,我赔给你。”

        面馆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叔,他左右看看,皱着眉头说:“这倒没什么损失,就是碎了一把木椅,不值钱,就算了吧,不用赔了。你也是见义勇为,帮了这俩姑娘。”

        卫上星说道:“我把酒菜钱付给你,另付你1000块作为损失,你别不好意思,打了这四条日本狗,我心里痛快多了。”说着卫上星掏出手机,扫了面馆的付款码,将钱付了过去。

        面馆老板诧异地问道:“你讲他们是日本人,不会吧,他们说的普通话可标准了。”

        卫上星说道:“日本人在中国建了很多学校,那些学校里的日本人从小学习汉语,看说话和言行举止根本分辨不出来。”

        面馆老板问道:“哦,原来是这样。那请问一下,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卫上星说道:“我曾经跟日本的武林高手比试过,对他们的武术了解一些,从他们的动作中看出来的。”

        面馆老板“哈哈”一笑,说道:“你这一说还真是,你看他们刚才那‘哇呀呀’的样子,跟我们看的电视里的日本人一样。”

        卫上星“哈哈”一笑,说道:“那些胡拍的抗战神剧不看也罢,纯扯蛋!日本鬼子哪有那么弱。但你也不要怕,你现在见到真人了吧,日本人就那样,就是会虚张声势,摆个花架子,碰到他们不要怕,拿个比他们的武器长的家伙,照头打,一打一个准。”

        面馆老板摆摆手,怯生生地说道:“我可不敢,我可不敢,我哪会打架呀!”

        卫上星听着这话,心里一阵悲凉,摇了摇头,不再搭理面馆老板。他转身望了望朱丽和她姐们,说道:“这些人已经走了,你俩可以回去了。以后不要再花钱无度了,借的钱终究是要还的,为了手机、衣物这些东西,真被人拉去缅甸,那要经历千人睡的,末了还要被割了器官,到时可没人管你们后不后悔,因为你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个人体!”

        朱丽和她姐们还愣愣地坐着,听着卫上星的话,木然地点了点头。卫上星也不再多言,毕竟在这个自由的世界里,像朱丽这样的人实在是多如牛毛,他们叛逆地挥霍着青春,换来短暂的物欲,对善意的规劝往往报以最鄙夷的冷眼。

        卫上星迈步走入深沉的夜里,回到“运动中心”宾馆楼客房,他洗漱完毕,将手机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光着身子躺到床上,苏芮歆一翻身就钻进了他的怀里。

        卫上星抚摸着她丰腴的身体,脑海里萦绕着手机天线疑云,似乎想从苏芮的肌肤上找到答案,显然这里只有男女最直接的欢爱……卫上星几经揉搓,她的身体便起了反应,她肌肤愈发温润,呢喃着亲吻着他的身体……

        卫上星仰面朝天,抚着她的秀发,脑海里回想着二人在一起的日子,蓦然发现,二人在一起最多的时间就是在床上,细细一想,自己做的确实不妥,人家远道而来,却独守空房。便吻了吻苏芮歆的额头,柔声说道:“最近工作太忙了,陪你时间太少了,这两天我们去采购点礼品,五一假期的时间都交给你安排。”

        苏芮歆停下动作,趴俯在卫上星的胸膛上,笑吟吟地点了点头,眼里晶莹莹的,似有两颗泪珠在打转。

        卫、苏二人情意绵绵,云雨猛烈舒畅,高潮之后天色已见白。卫上星拿起苏芮歆的手机看了看时间,此时已经是早晨5点了,他将闹铃调到7点,方才拥着苏芮歆沉沉睡去。

        闹铃准时将卫、苏二人吵醒,卫上星赶忙起床穿衣,匆匆洗漱完毕,疾步走出客房。

        卫上星出了“运动中心”,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慢跑在“鑫州水库”大堤上,瞅着城市街道上的店铺,当看到一个网咖时便从大堤上跑了过去,开了一个卡座,打开电脑将今天凌晨发生在面馆的事情编辑个邮件发给了叶坚,而后关上电脑,出了网咖,复又上了大堤一路慢跑至“鑫北大酒店”。

        卫上星和江雅楠在客房里吃了早饭,二人一路沉默着驾车驶向“鑫湖城”。显然江雅楠还在为凌晨刘大成强推棚屋的事情生气。卫上星也不做解释,他明白强推确实不对,可自己也没有阻止刘大成的必要,因为“鑫湖城”二期工程的开工要迈过的第一道槛就是土地平整,只要风险可控,必要的用强未尝不是解决问题的捷径。

        卫上星到了办公室,直接上了办公室南侧的平台,远眺着“鑫湖城”二期地块,但见六台推土机正轰隆隆地有序作业着,那座棚屋早已没了踪迹,棚屋附近的树也已被放倒,靠近鑫湖城一期的土地已被推的平平整整。

        这时,身后传来了钱大发的声音:“卫总,您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