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资本猎之白椅子在线阅读 - 第75章 白椅子现行,翠屏山枪声起1

第75章 白椅子现行,翠屏山枪声起1

        彼得听着这凄惨的历史,愣愣地问道:“那、那,我们是谁?”

        胡自立叹了口气,说道:“胡老爷突遭这个劫难,也是万念俱灰,有一天在鑫州城里喝酒买醉,遇到一个神似自己儿子的小乞丐,就把他领回了家当孙子养,那个小乞丐就是你爷爷的爷爷,也就是我的太爷爷,你的祖爷爷。”

        听到这彼得惊讶的张大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胡自立看着自己儿子呆愣愣的样子,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这胡老爷是个可怜人,可他是咱们家的大恩人,没有他你祖爷爷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里能活到哪一天都不好讲。对胡老爷的恩情咱们是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一年三大节清明、冬至、春节必须去上坟烧纸!你可记住了?”

        彼得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记住了,记住了。”

        胡自立活动活动双腿,感觉恢复的差不多了,便站起身,拉开椅子端着茶盏快步走进卧室,照着卫上星的面部就准备泼过去。卫上星见状,迅速坐起喊道:“慢着、慢着!”

        胡自立举着茶盏诧异看着卫上星,问道:“你好了?”

        卫上星“嘿嘿”一笑,说道:“差不多了,把茶盏给我。”

        胡自立“哦”了一声,忙把茶盏递给卫上星,这时彼得突然从胡自立身后跳出来一把打落茶盏,吼道:“原来你是骗我的!”

        胡自立回转身,扬起右手朝他脸上重重地打了一巴掌,就听到“啪”的一声,这巴掌打在了彼得的左脸颊上。胡自立怒骂道:“骗你什么了?跟你讲这么多,你还执迷不悟,你喝了什么迷魂汤了?”

        彼得用手捂着脸颊,甩了甩头,右手突然往腰后一探,居然拔出一把小日本的南部十四式手枪,抬手对着胡自立吼道:“你闪开,我不要你管,我要为爷爷报仇!”

        胡自立哪见过这玩意,吓得哆哆嗦嗦的颤声说道:“你干什么,你干什么?”

        彼得双眼通红,抖着握枪的手,吼道:“我要杀了这姓卫的给爷爷报仇!”

        胡自立心脏急剧加快,他捂着胸口,瞪着他儿子,嘴里说着:“你、你……”

        卫上星见状鄙夷地看着彼得,说道:“小胡总你让开吧,我倒要看看他有没这功夫。”

        彼得往右一个跨步,避开他父亲,举枪对准了卫上星,吼道:“你逼死了我爷爷,我要你偿命!”

        江雅楠全身还动弹不得,她挣扎了一下,无奈地伏在床上,怒喊道:“你不要冲动,国安系统的人就在院外,枪一响你还活得了吗?”

        彼得大惊,忙扭回头朝窗外看了一眼,就这一瞬间,卫上星双掌在床上一撑纵身跳到他面前,右手一探便扣住了他的脉门,稍一用力,彼得嘴里就吆喝着:“哎幺、唉幺,疼、疼、疼!”

        卫上星伸出左手夺下彼得手中的枪,右手一加力,他“扑通”一声瘫坐在地板上,嘴里“哼哼唧唧”地嚷着叫疼。

        身旁的胡自立被吓得往西侧一歪,靠在了床头桌子上,卫上星忙松开彼得的脉门,一把抓住胡自立的胳膊,稳住了他下坠的身体,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而彼得见此,忙从地上爬去,一转身就往外跑去,卫上星左手一甩,将手枪砸向彼得的后背,但听到“咕咚”一声,彼得一头栽在了地上,吭都没吭一声,俯在地板上一动不动。

        卫上星瞥了一眼彼得,骂道:“你这个背宗忘祖的糊涂蛋,毛都没长全还敢掏枪,我废了你个杂碎!”

        此刻卫上星也是惊了一头汗,若不是刚才胡自立及时进来把蚊香给灭了,又拖了彼得这么久,他才得以恢复一些体力,不然后果怎样还真不好说,纵然如江雅楠所说陆峰他们就在院外,可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他们也是解救不及的。

        卫上星哪里是个能吃亏的主,此时他心里又怒又惊,松开胡自立,正欲上前再给彼得补上几脚,可胡自立一转身用手臂死死地抱住卫上星的右臂,哭着说道:“卫总,手下留情,手下留情。我家有‘白椅子’,有‘白椅子’!”

        卫上星收回迈出的脚,转回头盯着胡自立的眼睛,问道:“‘白椅子’在哪?”

        胡自立说道:“我求求你,你放了彼得,我就把‘白椅子’交给你。”

        卫上星看着胡自立两眼噙着泪水,不由得心一软,平和地说道:“我不要‘白椅子’,你自己都看明白了,那不是一个好东西,那是一个收买汉奸的秽物,是民族之耻!我要它干什么?但这个东西一些不怀好意的人想要,他们拿去还不是为了羞辱我们吗!这个‘白椅子’你拿出来交给国家,让国家保管,用来警醒后人,再别出现胡老爷那样的悲剧了。至于彼得,今晚的事情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追究他,可他受人蛊惑,如果不能迷途知返,那他后面还会做出什么错事呢?到时你又怎么办?”

        胡自立擦了擦眼泪,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父亲也是因此物而被逼而死。早在四年前那个罗佳鸣就找到我父亲,拿我父亲早年间为了筹集做生意的资金,偷偷卖了藏在地库里的五根金条的事情,恐吓他老人家,我父亲也就一步步被裹带了进去,最终落得个自杀而亡。可他老人家是宁愿死也没有把‘白椅子’交出去,而是在罗佳鸣第一次找到他时就做好了准备,他为自己修了个墓,准备万一哪一天顶不住就死了算了。”

        卫上星疑惑地问道:“那你父亲问什么不报警呢?何必走到这一步呢?”

        胡自立说道:“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他跟罗佳鸣事情我父亲从来没跟我说过,直到上个月他准备把‘鑫湖城’的股权全部转让出去,我想不通,他才跟我说了这些。他还告诉我,‘白椅子’被他藏在了他的墓下面。我也就知道这么多,你带人去挖吧。”

        卫上星随即掏出手机拨通了叶坚的电话号码,说道:“‘白椅子’在老胡总的墓下面,你赶紧派人过去,具体情况等会再跟你说。”

        卫上星挂断叶坚的电话,将胡自立扶起来,拉了把椅子让他坐下,回头看了下江雅楠,问道:“你怎么样?能动了吗?”

        江雅楠用力试了试,身体还是动不了,沮丧地说道:“不行,还是动不了。”

        卫上星说道:“等下,我拿冷水过来给你喷喷。”说罢,卫上星走到客厅拿了一盏凉茶,走回到床前。江雅楠见状,说道:“我也不要泼。”

        卫上星邪魅一笑,说道:“你还真讲究,就你现在这样,我想怎么着,还不就怎么着。”

        江雅楠把眼一闭,假嗔道:“那就随你吧。”

        卫上星“嘿嘿”一笑,从床头桌子上的纸巾盒子里,抽出两张纸,沾上水,用手捏着在江雅楠脸上反复擦拭几遍,又换了几次纸,如此擦拭一会,她已能坐起来了。突然寂静的夜空里传来“啪”的一声枪响,卫上星一惊,停下手侧着头仔细再听,却听到从“翠屏山”方向传来了密集的机关枪的“哒哒哒……”声,卫上星大惊失色,问道:“这是什么玩意?这是什么枪!”

        江雅楠急切地说道:“这枪声不是我们常用的枪,怎么像抗战时期日本人常用的那种歪把子轻机枪。”

        卫上星皱眉一想,快步走到彼得身旁,弯腰搜了下他的身上,在他腿上又搜出两把匕首,卫上星将匕首拔出别在自己腰后,又把他翻转过来,用手指掐住他的人中,稍一用力,彼得就醒了过来,胆怯地看着卫上星。

        卫上星瞪着眼睛,问道:“怎么有枪声?是不是你的同伙?”

        彼得怯生生地低下头,不敢说话。胡自立走过来踢了他一脚,哭着说道:“你快说吧,那边都打起来了,你再不说,你的命都保不住了。”

        彼得支支吾吾地说道:“4月29日凌晨金河的驾驶员小王,带着四个人不知怎么就摸到我们院子里来了,说是要在我们这躲几天。”

        卫上星一听就明白了,很可能这房间里的动静,被小王他们偷听了去,他们听到了“白椅子”的所在,就准备先下手挖走,可能刚好碰到了叶坚的人了,这可不就打起来了吗?

        卫上星抓住彼得的衬衫用力一扯,“呲”的一声,衬衫被撕成两半,他用力一扯,将衬衫从彼得的两条胳膊上拽下,卫上星用这两半衬衫将彼得的手脚捆住。然后从地上捡起手枪递给江雅楠,说道:“你看着彼得,我去‘翠屏山’看看,‘白椅子’可不能被这帮鬼子孙儿抢走了。”

        江雅楠接过枪,说道:“你在这吧,我去。”她挣扎着想站起,可腿一软又坐在了床上。

        卫上星掏出折叠红外夜视仪戴好,快步窜出卧室,说道:“你自己注意安全,有情况就开枪。”

        卫上星疾步跑到院子里,往西一拐一个助跑纵身一跃跳起两米来高,单脚在围墙内侧一蹬飞身跳上围墙,蹲下朝西一望,但见胡世勋的墓破了一个大洞,棺椁已经被抬出来放在了墓边,墓东侧十余米外,卧着三个西装男,他们人手一挺歪把子机枪,呈弧形排列,掩藏在杂石堆后居高临下瞄着下面,时不时来一轮扫射,发出一串串“哒、哒、哒……”的声音。卫上星顺着机枪火舌的方向,往下寻找,但见四个人影散布在山腰中的树木后,交替用手枪向三把机枪的位置射击。

        卫上星在上面看的明白,这三个西装男地形有利,武器火力大,下面的人武器弱了,冲上去就是活靶子,只好僵持待援。

        卫上星看清形势,打算从侧边包抄过去,悄悄地摸上去,搞他个突然袭击,便从围墙上一跃而下,就听见南侧围墙下有个女声低声喊道:“是卫总吗?”

        卫上星转头一看,竟是张晴,便说道:“是我,你怎么在这?”

        张晴双手握着手枪,半蹲着走了过来,说道:“原本陆队长带着我们在这大院附近布控,防止你们在里面有紧急情况,好进去支援你们,刚才陆队长接到叶处的指令要去翠屏山胡世勋的墓地布控,他把我和另一个同事留在这里支援,他带着三个同事过去了,哪知道刚过去就交火了。”

        卫上星问道:“我们这边有伤亡吗?”

        张晴说道:“没有,只是我们没带重武器冲不上去,不过叶处已调支援过来了,他也正在飞来的路上。”

        卫上星说道:“里面胡彼得已经被我控制住了,江雅楠中了迷香,还没完全恢复,她在里面,你进去帮她吧。另外你跟叶处汇报下,金河应该是这些人的头目,金海还不确定,你们是不是先把这哥俩先控制起来,他们住在鑫州国际大酒店。我现在从侧面包抄过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卫上星说罢,迈开大步就欲疾奔,张晴赶忙关切地说:“卫总等下,你把我的头盔和防弹衣穿上吧。”

        卫上星回身一看,张晴拿着头盔追了过来,卫上星接过头盔,戴在头上,说道:“有头盔就行了,防弹衣你穿着吧,谢谢啦!”说罢迈步疾奔而去。

        卫上星先顺着“胡家老宅”西墙外的巷道,往南跑到村子最南端的东西巷道往西一拐,跑到最西端竟是杨成钢家的小楼,卫上星停下一看,杨成钢正躲在大门下,探着头朝着交火的方向看。卫上星低声说道:“不要看了,当心被流弹打到,快回家去锁好门窗,给你们村子里的人也说下,不要看热闹。”说罢,卫上星疾步窜入“翠屏山”山脚下的树丛中,往山顶爬去。

        杨成钢听着声音很熟悉,蓦然想起是卫上星,就低声喊道:“卫总,你小心点,你小心点。”

        wm0.cc      ebiquge.com      zhuishu.cc      bookabc.com  



        7878xs.com      ranwen520.com      xiaoshuwu.cc      99shumeng.com



        d9zw.cc      biquge0.com      yjwxw.com      ff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