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资本猎之白椅子在线阅读 - 第79章 金河遁逃无踪,叶坚暗放长线

第79章 金河遁逃无踪,叶坚暗放长线

        上午10点一阵急促的敲击声将卫、江二人从熟睡中惊醒,卫上星睁开眼扭头一看,“长青集团”董事长赵长青正站在车窗前焦急地看着自己。卫上星忙坐起来,推开车门下了车。

        赵长青焦急地问道:“‘鑫湖城’出什么大事了?怎么枪炮声都出来了?”

        卫上星抬头远眺着翠屏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摇了摇头让头脑从睡眠中快速运转起来,定了定神,方才望着面前满面愁容的赵长青,说道:“‘鑫湖城’怎么了?没啥事呀。谁说有枪炮声了?”

        赵长青疑惑地看了看卫上星和刚从车上下来的江雅楠,问道:“你俩昨晚就睡在车上了?就没听到啥?”

        昨夜今晨的事情叶坚那边还在侦办中,真实的情况卫上星不能讲,可蒙骗赵长青的话也不适宜说,毕竟以后赵长青知道了实情,影响二人的信任度。卫上星没有回答赵长青的话,反而问道:“你怎么来了,出了什么事了?”

        赵长青叹了口气,说道:“到我车上说吧。”

        卫上星嘴里说着:“好、好、好。”跟着赵长青走到旁边赵长青的车旁,二人拉开车门坐到了车后排。

        二人坐定,赵长青给他的驾驶员小吴使了个眼神,小吴赶忙下了车,到旁边溜达去了。赵长青说道:“我今天早上吃过早饭,去金海他们别墅,找他们哥俩商量点事情,哪知道在院门口被酒店保安给拦住了,说是他们那栋楼现在封闭了。我就问住在里面的客人呢?保安说他们不知道,让我自己联系客人。这大早晨的搞得我挺纳闷,我就拨打金海的电话,可无人接听,过了一会我又打了一个,还是无人接听,那个金河吧,我还没有他的电话号码。这情况以前从来没出现过,搞得我心里挺疑虑的,我就打你的电话想问问你可能跟他哥俩联系上,可我打了你三个电话,你的电话也是无人接听。你们这个情况,我心里不踏实呀,我就想着到‘鑫湖城’来看看,别出什么事了。我车开到门口岗亭,我问门口保安可看到你了,他们说你的车还在停车场,没看见你出去,我又问他们‘鑫湖城’可出啥事了,他们说最近没啥特殊的事,只是昨天夜里听到翠屏山上有枪炮声,还说看见来了很多军车,不知道咋回事,吓得他们躲在岗亭内都不敢出来,早晨听广播说是武警在翠屏山搞演习。我听到这也是心里更是不放心,赶忙就进来找你了,进来一看,你睡得正香呢。这到底是咋回事吗?”

        卫上星掏出手机打开一看,果然有几个未接来电,其中有三个是赵长青在9点至9点半之间打的。卫上星“嘿嘿”一笑,说道:“抱歉抱歉,让赵董费心了,我昨天晚上就喝多了,手机不知怎么的就设置成静音状态了。我们‘鑫湖城’项目这边没啥特殊情况,我这几天一直在,开工前的各项准备工作正有序推进,昨天下午我们还开了周会,我又重点强调了一遍。”

        赵长青情绪和缓了一些,他说道:“‘鑫湖城’没事就好,你在这我也放心不少,可金家兄弟联系不上了,怎么办?现在咱们‘长青集团’上市的事情,正处在关键节点上。”

        卫上星皱了皱眉头,问道:“金家兄弟是不是最近还有其他事情,回上海了?”

        赵长青说道:“不会、不会。5月5号咱们开过会,下午我就去找吴市长了,他很帮忙,帮我们约了鑫州市国资委的几个主要负责人,6号上午我跟金家兄弟,与他们几个负责人在一起交流了各自的想法,他们也很有意向,说是5月9日听我们的具体方案。我今天一大早去找金家兄弟也是为了讨论这个事,可这哥俩这会却联系不上了,不会出啥事了吧?我要不要托吴市长查查?”

        卫上星沉思了一下,说道:“要不这样吧,这事先别打扰吴市长了,我托朋友先问问看,如果了解不到他们二人的情况您再找吴市长吧。”

        赵长青点了点头,说道:“这样最好,那你现在就打电话说罢。”

        卫上星掏出手机拨通了叶坚的电话,说道:“您好叶处,有件事想麻烦您下,我们‘长青集团’的董事长赵董,有些重要的事情想找金海、金河二位商谈,但现在他们二位人也找不见电话也打不通,我想请叶处帮忙查下,你们这边可了解这二位的行踪。”

        叶坚一听卫上星的话这么正式,就知道他身边可能有人,便说道:“原来是卫总呀,您好,您好!你说的事情我找人问问,等会有结果我再回复你。你和赵董现在在哪里?”

        卫上星回道:“我们在鑫湖城停车场。”

        叶坚说道:“那刚好,我这会刚好在你们附近,你们在那等我下,我过去找你们,咱们当面聊聊。”

        卫上星嘴里说着:“那好,那好。”二人便结束了通话。

        卫上星挂掉了叶坚的电话,看着满面焦急的赵长青,说道:“我朋友说他要找人查查,等会就来这找我们当面聊聊。”

        赵长青说道:“那好吧,我们在这等着吧。”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一辆绿色suv停在了赵长青的车旁,叶坚推开副驾驶车门,从车上走了下来,卫上星见状赶忙和赵长青从车上走了下来,迎了过去,叶坚伸出双手分别跟卫、赵二人握了握手,说道:“抱歉、抱歉,让二位老总久候了!要不到我车上聊吧。”

        卫上星跟赵长青对视一眼,说道:“叶处长,是我多年的朋友,我很可靠,您放心吧。”

        赵长青点了点头,率先拉开绿色suv的后车门坐了进去,卫上星随后也跟着坐在了赵长青的身侧,叶坚一转身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也坐了进去。

        叶坚侧转上半身,面带微笑回望着卫、赵二人,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警官证递给赵长青,说道:“这是我的证件,请您二位到我们车上聊呢,主要是考虑方便快捷,而且我们这车上装有干扰设备,所以你们不用担心今天我们的谈话会被窃听。”

        赵长青接过叶坚的警官证看了看,然后递还给叶坚,满脸疑惑地看了看卫、叶二人,说道:“叶处长,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叶坚“哈哈”一笑,说道:“赵董是个直爽人,也是一位务实勤奋的企业家,那我们就直接摊开说罢。经我们调查,金海的驾驶员小王涉嫌违法,目前已被我们控制,他交代了一些事情,里面有些情况需要金海和金河配合我们核实一下。我们的工作人员也是办案心切,忽略了时间,今天早晨去的有点早,请了金海到我们的办公地点,作了一些问询,他很支持我们工作,知道的事情基本上都跟我们说了,问询完毕后,我们就送他回去了。至于金河,我们今天没有找到他,等什么时候他回来,我们再找他了解情况。您和卫总这块,目前小王的案子还没有涉及到你们的地方,我们也就没有安排人员来找二位了解情况了,当然了,如果你们有关于小王违法犯罪的线索我们欢迎你们提供给我们。”

        赵长青听到叶坚如此说,他长长地舒了口气,说道:“原来如此呀,二位金董未涉案就好,他那个驾驶员我和卫总也没见过几面,不太熟。卫总你说呢?”

        虽然叶坚没有提前跟自己说,可卫上星心里跟明镜似的,他知道叶坚的人没有抓到金河,叶坚现在放了金海,又在这跟赵长青明确地说了是小王有违法行为,找金家兄弟只是核实情况,就猜想叶坚可能是在麻痹金河,等他露出行踪,才好抓捕。

        卫上星看破不说破,接过赵长青的话,说道:“那个小王我前前后后就见了三、四次面吧,跟他没怎么搭过话,对他不了解,更没有关于他的什么事的线索了。抱歉、抱歉,叶处。”

        叶坚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既然二位跟这个小王不熟悉,没线索,那也没关系。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赵长青“哈哈”一笑,说道:“今天有幸跟叶处会面,不知叶处能否赏光,咱们中午一起吃个便饭”

        叶坚“哈哈”一笑,说道:“谢谢赵董盛情,只是我这有案子缠身,我们上午把手上工作整理一下,就要离开鑫州了,等以后有机会再聚。”

        叶坚伸出手跟赵董和卫上星分别握了握手,说道:“那咱们再会吧。”

        赵长青跟卫上星满面带笑,嘴里说着:“再会,再会。”便下了车。叶坚摇下车窗跟二人挥了挥手,便示意驾驶员驱车疾驶而去。

        赵、卫二人望着叶坚的车出了“鑫湖城”大门,赵长青转回头望着卫上星说道:“这‘鑫湖城’里的水还真是深呀!走吧,咱哥俩去看看金海去,中午一起喝点给他压压惊。”

        卫上星说道:“那行,我跟江雅楠交代一下咱就去。”

        这会江雅楠和小吴正在停车场的另一边闲聊,卫上星朝他们招了招手,二人赶忙走了过来。卫上星说道:“江助理,我跟赵董出去一趟,你先回办公室吧,公司里若有人你找我,让他们打电话给我。”

        江雅楠回到:“好的,卫总。”

        卫上星跟着赵长青上了他的车,赵长青跟驾驶员小吴说道:“咱们回鑫州国际大酒店,去金董那。”

        小吴嘴里应着,脚下轻踏油门汽车平稳地驶将出去。

        车子驶出鑫湖城不久,赵长青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一看是金海的手机号码,赶忙接通电话,说道:“哎呀,金董呀,你还好吗?我这一大早心就悬起来了!”

        手机里传来金海的声音,他说道:“抱歉、抱歉,让您担心了。我没事,只是配合办案人员简单了解了几个事情,没有什么大事。”

        赵长青“哈哈”一笑,说道:“没事就好,我跟卫总这会正在来看你的路上,我哥俩中午设宴给你压压惊。”

        金海“哈哈”一笑,说道:“谢谢二位老总了,我这给你们添麻烦了,哪还好意思让您二位破费呢,我来安排吧。”

        赵长青说道:“咱们哥几个就别争了,今天中午我安排,我看中午咱们就定在‘鑫州御品’吧,那里的菜不错。”

        金海说道:“那好、那好,听您的。”

        赵长青的座驾载着赵、卫二人到了“鑫州国际大酒店”接上金海,直奔“鑫州御品”。

        赵长青订了一间安静的小包厢,点了几道餐馆的招牌菜,叮嘱服务员抓紧时间上菜。三人围坐在餐桌上,均是饥肠辘辘,喝着茶随意聊了一会,服务员便已将菜上齐。

        赵长青拿起筷子笑呵呵地说道:“我这一大早起来,到现在快1点了,还是粒米未进,肚子着实饿了,金董、卫总你们这肚子估计也和我差不多吧?要不咱们先吃点菜垫垫再喝酒。”

        三人相互看看,“哈哈”一笑,拎起筷子吃喝起来。

        酒,是赵长青带来的陈年老酒,还是老规矩——一人一瓶,三人吃至半饱方才喝将起来……三人分别将各自的一瓶酒喝下,紧绷的神经方才放松下来。

        赵长青心里藏着一件大事,他率先打开话题,醉眼迷离地望着金海说道:“金董,我们‘长青集团’上市的事情现在怎么办呢?原本这是金河老弟操盘的,可现在他却没影了,而明天就是咱们跟鑫州国资委见面谈具体方案的时候,他不在,咱们咋办呢?”

        金海皱眉沉思了一下,说道:“我们海川投资以前操盘类似的案例比较多,基本上都是金河在操盘,说实在的,我对里面的具体事情了解的不多。此事关系重大,金河又是突然找不到人了,我们也不了解他的思路,这个时候咱们也不便贸然跟鑫州国资委的人谈,要不这样好不好,我们等到明天上午八点,看看可有金河的消息,再作下一步的打算。按照我对金河的了解,他不会丢下我们无故失踪的,我估计他是怕小王的事情连累到他,一时害怕先躲开了,等他稳定下来,他应该会联系我们的。”

        赵长青叹了口气,说道:“随他吧,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要大家平安就行了,其实对于我来说,上不上市真的无所谓,我那锂矿现在生意好的很,现在碳酸锂价格在46万上下波动,利润很不错。”

        金海说道:“赵董您可不能泄气呀,上市的好处那可是一般的大,咱们都谈论多次了,资产评估咱们也做过了,‘长青集团’锂矿和房地产净资产20个亿,你知道这一上市,能给你涨到多少?我估计100个亿都打不住,您看干啥生意能这么挣钱!要不我现在再给他发个微信,看看他可能收到。”

        赵长青点了点头,金海掏出手机点出金河的微信说道:“你在哪、你在哪?我跟赵董和卫总现在在一起吃午饭,聊到‘长青集团’上市的事情,我们现在需要知道你的思路。收到信息请回复。”

        htxs.org      1shuku.com      zhuzhudao.net      bixiawx.net



        shu5200.com      du8xs.com      txtzx.com      23xsw.org



        23wxw.net      86696.net      lwxs5.org      bixia.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