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资本猎之白椅子在线阅读 - 第80章 金河开枪警示,苏芮歆落入魔手

第80章 金河开枪警示,苏芮歆落入魔手

        金海给金河发过微信,与赵、卫二人继续喝着酒,约摸五六分钟的样子,金海的手机传来一阵铃声,金海拿起手机一看,竟是金河的微信视频邀请。金海笑呵呵地说道:“是金河的视频,赵董您放心吧,我来问问他。”

        金海点开视频,说道:“你这是去哪了?我们这边小王出事了你知道吗?”

        手机里传来金河的声音,他说道:“小王的事情跟我们没有关系,你不用担心。我昨天晚上离开鑫州了,现在在跟一个老朋友在一起谈些事情,你不用担心我,我忙完就会回去的。关于‘长青集团’上市的事情,照常进行。你把手机给赵董我跟他说。”

        金海将手机递给赵长青,说道:“赵董,金河想亲自跟你说。”

        赵长青接过手机,“哈哈”一笑,说道:“金河老弟,你不在我们心里没底呀?”

        手机里先传出一阵尖细的笑声,然后传出金河的声音,他说道:“您好呀赵董,真抱歉,我昨天夜里临时决定出来会朋友,现在我离鑫州有点远,这几天回不去,不过没关系‘长青集团’上市的事情我没落下,我一直在推进中。明天您和鑫州市国资委的照常面谈,我们这边的总体思路就是锂矿和房地产必须打包在一起上市,这样资产包才够大。至于具体的合作方式,看看他们什么想法,等我回去咱们再讨论。”

        赵长青点了点头,说道:“行吧,明天我跟你哥一起去,先谈谈看。你这边最好早点回来,不然后面很多专业性很强的事情,我可搞不来。”

        金河说道:“放心、放心,有我呢,我争取尽快回去。卫总也在旁边吗,关于‘鑫湖城’的事情,我想跟他聊几句。”赵长青“嗯”了一声将手机递给了卫上星。

        卫上星接过手机往里一看,心脏急剧跳动,霍地从椅子上坐了起来,睁大眼睛望着手机里,但见金河悠闲地坐在藤椅上,他旁边坐着一个女子的侧面映入眼帘,卫上星心中暗叹:“苏芮歆怎么跟他在一起?”

        金河乐呵呵地从手机里看着卫上星,悠然地说道:“卫总,昨夜睡得可好?”

        卫上星稳了稳心神,拿着手机离开餐桌走到远处的窗边,说道:“昨天下午我跟钱总、汪经理、江助理一起去给老胡总上坟,昨晚小胡总安排的晚宴,我们都喝多了,断片了,今天早晨还是赵董到了‘鑫湖城’把我喊醒的。”

        金河“嘿嘿”一笑,说道:“睡得好就行,还请卫总专注于‘鑫湖城’二期的工程建设,其他无关的事情少费点神。毕竟现在正是‘长青集团’上市的关键时期,我们还靠‘鑫湖城’给‘长青集团’的业绩提供助力呢。你把‘鑫湖城’做好了,对咱们大家都有好处,你说是不是?”

        卫上星此时虽然恨得牙根子发痒,可也不得不硬挤出一丝苦笑,舔着脸说道:“金董说的是,我保证‘鑫湖城’二期准时开工,按计划开盘销售。”

        金河满意地“哈哈”一笑,说道:“卫总的能力我还是很放心的,你专心干,‘鑫湖城’二期肯定是没问题的,你干好了,我是不会让你有后顾之忧的。这是我俩的约定,你知我知,明白吗?但是,你若是节外生枝,你看这是什么。”

        卫上星专注地看着手机,但见金河右手握着一把装着消声器的手枪在手机镜头前晃了一晃,举起来朝着前方开了一枪,他阴冷的一笑,将手机视频头转向开枪的方向,卫上星就看见视频里站着两个双手被绑在身后的女孩惊恐地仰着头干吼,可嘴巴被胶带缠着发不出一点声音,而她俩的旁边躺着一个年轻的男孩痛苦地在地上挣扎着,从他的腿上不断渗出鲜红的血来……

        金河又将视频头转向身旁,对着苏芮歆停顿两秒方才转向自己,这一瞬间卫上星已看清,苏芮歆身着淡紫色套裙倚靠在一把藤椅上,面色苍白,目光呆滞,长发蓬松地挽于脑后。卫上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苏芮歆怎么会这样。可他不敢表现出内心的焦急,慢慢舒了一口气,稳了稳情绪,平静地看着手机。

        金河冷冷一笑,说道:“对了,卫总,我听说你有个朋友最近寻得一把老玩意,好像是一把什么椅子。我有个朋友很喜欢这把椅子,想收购,钱不是问题,你有空的时候帮我去问问什么价他愿意卖,先把椅子拿到你那,我下个周回去带朋友去你那先过过目。”

        卫上星心里跟明镜似的,他明白这金河是想让自己去把“白椅子”给弄出来,可这事就算卫上星昧着良心想把这把汉奸椅弄出来,恐怕也很难做到,毕竟这把椅子现在已经在国安系统的手里,岂能轻易被人给拿去。卫上星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金董,你这就是给我出难题了,你说的那把椅子,我是真搞不到!”

        金河收起冷笑,平淡地说道:“你不去做,怎么知道搞不到?事在人为!好吧。”说罢,金河摁断了视频。

        卫上星握着手机,愣愣地看着手机屏幕。直到听到赵长青喊道:“卫总、卫总,想什么呢?‘鑫湖城’的事情金河就是心急的很,你尽力干,真的达不到也就算了。来,咱们继续喝酒。”

        卫上星应了一声走回座位,将手机还给金海,坐下来陪着赵、金二人又喝了两杯酒,详装肚子不舒服要去下卫生间,便走出包厢,找到一间空包厢闪了进去,掏出手机拨打了叶坚的电话。电话甫一接通卫上星便将刚才自己跟金河视频通话的事情说了,末了,卫上星说道:“苏芮歆,可不同于一般女孩,她可是我的挚爱。还请叶兄全力营救!”

        叶坚说道:“老弟,你莫心焦,我们一定会尽力的。我马上通知洱西国安系统的同事们立刻展开秘密调查,我把这边的工作安排下就带队乘专机过去,查明情况我给你打电话。陆峰他们依然留在鑫州,有事情你随时联系他们。至于金河想要‘白椅子’的事情,这很好办,近些年国内查获几起文物倒卖案,收缴了几把顺治鹿角金椅,经文物部门鉴定,都是假的,其中有一把存放在我们部里,我安排人今夜把他悄悄送到鑫州,如果金河到时逼你太急,可以把部里那把假椅子给他。”

        卫上星略一思索,说道:“这方法好是好,不过,有一个人可能见过这把椅子,万一他当年在这椅子上留下了特殊的标记了呢?而他又把这个情况告知了金河,如若被金河看穿,岂不是弄巧成拙了!”

        叶坚说道:“你说的是蔡生一郎吧?这种情况也可能存在,今天起获的这把椅子,上午已安排专机送往部里了,等博物院的专家过去鉴定时我请他们仔细看看,如果有,我们就在那把假椅子给他做上。”

        卫上星说道:“如此最好了,有劳叶兄费心了。”

        叶坚说道:“你这话说的见外了,原本这就是我们份内的工作,别的咱哥俩先不说了,我马上安排去洱西。”

        卫、叶二人结束通话,卫上星回到包厢,又陪着赵、金二人喝下一瓶白酒,三人方才醉醺醺地携手出了餐馆上了赵长青的宾利,直接去了“鑫湖城”。三人在综合楼营销中心门口下了车,穿过营销中心走到码头上了游艇,在鑫湖里沿着湖岸转了一圈,讨论了一些关于项目建设的议题后,赵长青和金海方才一起回了鑫州国际大酒店。

        卫上星送走赵、金二人,沿着临湖步道,走到一僻静无人处,掏出手机拨打了洱西永昌置业董事长周啸山的手机号码。

        待机铃声响了几声,手机里便传出了周啸山沙哑的声音:“您好呀,卫总!回洱西了吗?晚上一起喝点呀!”

        周啸山跟卫上星不打不成交,五一期间,苏芮歆做东卫上星作陪请周啸山吃了饭,算是回了他送烟、茶的人情,大家坐在一起话说开了,心里也没了疙瘩。周啸山也是性情豪放的人,跟卫上星喝的尽兴,谈的也很投机,酒后二人私聊,他透了自己的底。原来他是在缅甸开玉石矿起家的,后来又开了座夜总会,钱挣足了,就想回洱西做些正当营生。哪知道他刚看上块地,就听说苏芮歆也看上了,就让四个手下去吓唬一下她,哪成想刚好卫上星在,露了一手。周啸山听手下人一说,便知道遇到高手,也就知难而退了。

        卫上星“哈哈”一笑,说道:“您好呀、周董!我今天没在洱西,最近准备去一趟,到时找你喝酒。不过,有件事情想麻烦您。”

        周啸山“哈哈”一笑,说道:“不麻烦,有事你找我,说明你没把我当外人,您说吧,我保证给你办好。”

        卫上星说道:“我还没说什么事,你就应下了,万一你办不到呢?”

        周啸山“嘿嘿”一笑,说道:“您找我的,肯定是想好了,这事肯定在我能力范围内。”

        卫上星说道:“上次咱们喝酒,你说你在缅北的产业很好玩,最近可有空陪我去玩玩?”

        周啸山说道:“就这事吗?这不叫事!卫总想去玩,哪天都可以,你定时间,我陪你。”

        卫上星说道:“玩牌和女人我没啥兴趣,有没有更好玩的?”

        周啸山听的出来卫上星指的是什么,便说道:“在缅甸,刺激的好玩的多的是,都是地球上其他地方没有的。我陪你去,保证你满意。”

        卫上星“嘿嘿”一笑,说道:“好、好、好,我把手头上的事情安排下,最近这几天就去找你,你把东西准备好。”

        周啸山“哈哈”一笑,说道:“放心,那些东西我场子里多得是,都是好货!我敬候您的大驾了。”

        卫上星“嘿嘿”一笑,连说了三声“好、好、好!”便挂断了电话。

        卫上星盘膝坐到湖岸边的草地上,将手机放在身前,掏出精钢烟盒,抽出一根点上,凝视着鑫湖,思虑着如何解救苏芮歆……

        蓦然,他发现了一个重大问题——钱!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想打赢跟金河的这一仗,救回苏芮歆,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虽然跟周啸山已谈妥,但没有钱人家如何肯涉险,毕竟二人也没有过深的交情。之所以找周啸山,完全是因为他在跟金河视频时,看到金河那边瞬间闪过的树木、建筑、陈设风格很像缅甸那边的特色,再加上洱西距离中缅边境很近,金河他们完全有时间越过国境线到达缅甸境内,不然在中国境内他如何敢肆意开枪射杀他人?

        卫上星思虑一番,抓起电话拨通了“爱房网”业务副总裁丁宁的手机号码。可待机铃声响了一会,电话里竟传来一句“你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卫上星失望地挂断电话,默默盘算着手中的资金,算了一遍头上冒了汗,手中可动用的钱也只有平时零用的五万块,股票账户里倒有140来万,可最快也要明天卖出,后天才能动用。打电话找丁宁也是想把手上三套可售的房产给卖了,可卖房岂是那么快的?但也只有卖房这一条路来钱量比较大,想从“鑫湖置业”或赵长青那周转些资金又担心走漏了风声,被金河知道了,可就失去了先机了。

        卫上星又抽了两支香烟,正在愁眉不展地为钱发愁,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一看,是丁宁的来电,卫上星赶忙接听。电话里传来丁宁的声音,她说道:“您好卫总,今天怎么有空想我了?”

        卫上星“嘿嘿”一笑,说道:“原本我是在想钱,岂料想着想着就想到你了呢!”

        丁宁“呵呵”一笑,说道:“你还真会挑时候想,人家刚撸铁结束,正在洗澡,你的电话就来了,我只好裹条浴巾就出来了。呵呵……”

        卫上星不及细想丁宁那边香艳的场景,“嘿嘿”一笑,说道:“打电话给你是想找你帮个忙。上次你们来‘鑫湖城’谈合作时,你们说过‘爱房网’在国内一、二线城市都有分公司,而且业务范围有二手房交易,是吗?”

        丁宁听到卫上星在谈正事,便收住笑,说道:“是呀,我们有二手房交易板块,怎么你是想买房还是买房?”

        卫上星说道:“我在上海、苏州、南京各有一套90平方左右的住宅,没有贷款,也不限售,想请你们帮我急售,价格可以比市场价低20%,但是要求明天上午12点前要卖掉,而且买房人必须支付至少50%房款。”

        丁宁关切地说道:“你遇到什么事了吗?这么急着用钱。我银行账户上还有50多万现金吧,先转给你应应急。”

        卫上星说道:“谢谢你!如果我从房子上筹不到钱,也只好先拿着你的钱应应急了,不过50万解决不了问题。我没有什么事,只是一个朋友缺点钱急用。”

        丁宁说道:“你这三套房都是在一线城市,虽然房子的具体情况我不知道,但按城市均价估算总价值也在1000万以上,急着折价卖太可惜了,要不这样你看行不行?我们公司有抵押贷款业务,最多可以贷出700万来,你把这三套房的房产证发给我,我让鑫州分公司的同事马上给你做抵押贷款合同,你签字后,他们上报到我们公司的审批程序,我催着让各环节的人员加班办理,争取明天上午把钱转到你账户里。”

        卫上星听到丁宁如此善解人意,心里一阵温暖,说道:“可以,按你说的办吧。我马上把房产证发给你,然后在‘鑫湖城’办公室等着你们公司的同事来找我签合同。”

        丁宁回道:“好的,放心、放心。”

        卫、丁二人结束通话,卫上星从手机相册里找到三本房产证的照片发给了丁宁。

        xunshu.cc      yanqingw.com      11kt.cn      lwxs12.com



        mfxsw.net      ranwen2.com      ranwen52000.com      dushuge.com



        hahawx.com      xs520.net      xsjie.com      du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