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资本猎之白椅子在线阅读 - 第85章 勇闯虎穴,智救三女3

第85章 勇闯虎穴,智救三女3

        宋明正想劝阻,突然看见从南侧房屋里冲出四个白色衬衣男,疾奔至金河门外,照着金河的房门就是一梭子,然后其中的一人,飞起一脚将门踹开,众人鱼贯而入。

        宋明说道:“现在出现了新情况,金河的房门已被人用枪打开,他们已经进去了,要不我们先往那开,我们在路上再看看情况。”

        卫上星“嗯”了一声,一踩油门车子疾驶而去。

        宋明盯着头盔面罩,但见一个白衣男从金河房间窜出来,哇呀呀地叫着往南跑进一间房内,片刻他又跑出来,跑回到金河房间里,紧接着从他跑出的房间里,先快步走出两个手持长枪的白衣男,而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坐在轮椅上,被一个白衣男推了出来,四人一起往金河房间走去。

        宋明呢喃地说道:“蔡生一郎?是蔡生一郎!”他说罢手持操控杆将猫头鹰调至轮椅老者的正对面,将他的面部拍了下来。

        卫上星开着车,听着宋明的话,问道:“你看到什么了?什么蔡生一郎?他也在这?”

        宋明说道:“我看像,我用猫头鹰的人像比对系统确定一下。”嘴里说着宋明手里可没闲着,他灵活地摆弄着操控杆,突然他的手停了下来,扭头看着卫上星,说道:“经比对那个人就是蔡生一郎!他现在的身份是蔡氏集团的董事长蔡盛易。”

        卫上星紧锁双眉,大脑飞快地转动着,他是真没想到蔡生一郎能在这,这个人虽然出生时间不详,但从他1938年担任翠屏山日军据点指挥官的时间来看,就算那年他20岁,到现在他也是104岁的人了,他还能跑到缅甸作恶吗?这真是好人不长命,王八活千年。

        转眼间卫上星就驾车驶进了“蔡氏工业区”大院前的那条路,路两侧的男男女女们依然各自秀着自己的粗野和媚俗。卫上星将车开到距大门500米左右的地方,靠边停了车,转头望着宋明,问道:“上面什么情况?”

        宋明支支吾吾地说道:“他们把金河从屋内架了出来,这会在用水往身上泼。旁边有个女的,好像……好像。”

        卫上星厉声问道:“好像什么?是苏芮歆吧。她怎么了?”

        宋明点了点头,说道:“她正在被吊起。你冷静点,我们这里的情况叶处长能看的见,来时他特意跟我说,让我劝你冷静点。”

        卫上星双眼冒着血丝,瞪着宋明,说道:“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会冷静的。你留在车上,帮我观察情况。”说罢,卫上星推开车门,急速跑向大门。宋明无奈,只好将此情况立刻向叶坚汇报。

        卫上星跑至院门前百米处停住奔跑,改为快走,走至院门前举起右手“啪啪”几掌拍在蒙铁钢门上,大门发出“咣咣”的声响。卫上星此时虽然心急如焚,可他心里盘算的很清楚,这个大院虽不是龙潭虎穴,但硬闯那是万万不行,别说他能不能闯进去,就是自己在这门前放枪,势必会被里面的监控探头拍下了,他们再利用国际媒体大肆歪曲炒作一番,那解救苏芮歆和两名女生的事就会被他们抹黑丑化了。

        卫上星拍了几掌,就站在大门中间等着,不一会,大门一侧被打开了一条缝,一个穿着迷彩服的人,探出头来,用缅甸语问道:“干什么的?”

        卫上星佩戴的耳机将开门人说的话同步翻译了过来,卫上星用手指了指六楼楼顶的方向,说道:“金河、蔡盛易,金河、蔡盛易。”

        那人听出了卫上星说的是中文,他马上用流利的中文问道:“你有什么事?”

        卫上星说道:“我是从鑫州来的,我和金河是合作伙伴,我找蔡老板想谈把椅子的买卖。”

        那人盯着卫上星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说道:“你说的什么我搞不清,我向上面汇报一下。”说罢,“咣”的一声将门关了起来。

        卫上星见状不慌不忙地掏出钢制烟盒,打开来从里捏出一支香烟点上,悠闲地抽着。烟刚抽了两口,就听到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条缝,那个身穿迷彩服的男人走到卫上星面前,说道:“卫先生,里面请。”

        卫上星点了点头,扔掉尚余大半的香烟迈步走进院门,但见院门内侧并未开灯,但借着两侧楼内的灯光看见面前站着三位上身穿着白色衬衫的男子。    三位白色衬衫男见卫上星进来,居中的那位开口说道:“卫先生,你想做什么生意,说来听听。”

        卫上星抬头看着这人,却只看到一个健壮的人形轮廓。他说道:“我先给你看个东西。”说罢便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打开“鑫湖城”的视频号,将求救小视频打开,然后将手机递给白色衬衫男。

        白色衬衫男接过手机看了一眼视频,就将手机还给卫上星,说道:“这是什么意思?”

        卫上星冷冷一笑,说道:“这种大事是你能做得了主的吗?这个小视频上线不到一个小时,现在转发量直逼二十万次,评论区更是群情激奋,一直呼吁我国政府派人营救,到了明天早晨这条小视频将传遍全国,甚至全球!你想想看,这条视频里发生枪击的地方,会被怎么样?而那个地方难道不是这个院子吗?”卫上星说着话,抬手指着白衣男身后的院子。

        三名白衣男身子抖了一抖往后退了一步,他们心里清楚,当年诸如湄公河之类的是怎么被清除的,我国要是动真格的,什么地方军阀保护也没用。中间白色衬衫男,躲开卫上星的眼睛,怯怯地说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那跟我们没有关系。”

        卫上星盯着他的眼睛,恶狠狠地说道:“我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来这里就是说明我们已经锁定这里了,你们蔡老板和金河要是不愿谈,那就算了。”说罢,卫上星转身就走,但见院门后面站着六位身着迷彩服怀抱长枪的壮汉,急忙往中间移动,封住了卫上星的退路。

        卫上星停下脚步,冷冷地说道:“怎么,想动手?”

        中间白衣男往前几步走到卫上星身后,陪着笑脸说道:“卫先生,我们这里是合法经营的场所,我们是不会有过激的行为的,刚才你的话我们蔡董事长也听到了,他请你上去面谈。”

        卫上星回转身,“哈哈”一笑,说道:“还是蔡老板识时务。我随身带了把枪,我拿出来交给你们先保管一会,免得你们不放心。”说罢卫上星从腰后拔出手枪,递给白衣男。

        白衣男“呵呵”一笑,说道:“谢谢卫先生理解,不过,你的香烟盒还请先拿给我保管会,您看可以吗?”

        卫上星说道:“香烟盒我倒可以拿出来,不过就不麻烦你保管了,我让它先到树梢上待会吧。”说罢,从裤兜里掏出精钢烟盒,信手往上一抛,烟盒直飞向白衣男身后一棵十余米高的棕榈树,“啪”的一声钉入在树梢上。

        卫上星之所以将钢制烟盒钉在树梢上,也是为了防范“蔡氏工业区”里的人在他的烟里动手脚,现在烟盒钉在树梢上,他们只要一动,自己一看便知。

        白衣男抬头瞅了瞅院中棕榈树,只看见随风摇晃的树梢,那烟盒在哪他实在是看不见。他收回目光,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卫先生,谢谢您的理解,按照公司对我们的工作要求,我们还需要用仪器探测一下,你看可以吗?”

        卫公子“嘿嘿”一笑,说道:“请便吧。”

        白衣男扭头左右看了看,说道:“你们两个过去再检查一下。”

        那二人,头一低,说道:“嗨,组长。”说罢他俩从背后拔出探测仪走到卫上星身侧,上上下下探测一遍,未见异常,便走回到白衣男身侧,先后说道:“报告组长,没问题。”

        中间白衣男向二人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卫上星,说道:“谢谢卫先生配合我们的工作,最后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想请你带个头罩,因为这里是我们蔡氏集团国际金融部的一个工作站,我们也担心泄密。您戴上头罩我们送您上去,您看可以吗?”

        卫上星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既然这样,我就不进去了吧,劳烦蔡老板下来一趟,我们就在这谈吧。我这颗脑袋可不是随便就交给别人的!”

        白衣男说道:“您稍等,我跟蔡董汇报一下。”卫上星点了点头,他转身向后走了十来米,从背后掏出对讲机叽里呱啦地说了一会,然后手持对讲机走了回来。

        白衣男走到卫上星面前,弓着腰,双手捧着对讲机,说道:“您好卫先生,我们蔡董想跟您说话,您请。”

        卫上星接过对讲机,将它拿到嘴边,说道:“我是卫上星,请讲。”

        电话里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说道:“我是蔡盛易。”然后就停了下来,好像是呼吸很艰难的样子。过了一会,对讲机里又传出那嘶哑的声音说道:“你说说看,你能给我什么?你又想从我这拿走什么?”

        卫上星说道:“我先说第一件事,关于被金河绑来的这三个女孩子,现在舆论正在发酵,你把她们三个交给我,我帮你平息舆论,让这件事就此打住,不然火很快就要烧到你这了。”

        对讲机里沉默了一会,继续传出蔡盛易的声音,他说道:“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是金河做的,他不是我的人。你要的三个人我可以给你,不过现在金河昏迷了,他要是有什么意外,我跟金河的上线也不好交代,你看这样好不好,我等金河醒来后,马上就放了她们三位。你看行不行?”

        卫上星说道:“我是不着急,只是那求救的小视频现在正以几何倍增的速度传播,等金河醒了,只怕早就传遍全球了,到那时,我也控制不住事态怎么发展了。”

        蔡盛易叹了口气道:“m财团我是惹不起的,金河若是死在我这,我也会有大麻烦。要不你把两个女学生先带走,这个刺伤金河的苏老板先留在这。”

        卫上星听着很是诧异,苏芮歆这弱女子怎么会刺伤人?便问道:“苏老板是怎么刺伤金河的?”

        蔡盛易说道:“苏老板说金河酒后去纠缠她,她不小心用戒指刺到了金河的胸部,他随即就晕倒了。我估计金河是中了什么毒了。”

        卫上星“哈哈”一笑,说道:“我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被戒指刺伤了,这事好办,这个毒我知道,解法也很简单,只需要取1000毫升男童子尿,给他灌下去,然后将他放入零度的冰水,不肖十分钟就醒了。”

        蔡盛易长舒了一口,说道:“我相信你说的话,以前在中国我就见过童子尿治病的事情,我马上让人去办。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现在先把三个女孩子送到你那,下面的事情,等金河醒了我们再说。”

        卫上星回了句:“也好。”便将对讲机还给了白衣男。

        白衣男接过对讲机走到一旁跟蔡盛易叽里呱啦说了几句,便走回到卫上星面前,请卫上星到院内凉亭处坐下稍等。

        卫上星坐到凉亭藤椅上,借着楼里的灯光,隐隐看出这里就是金河开枪的地方。白衣男让佣人给卫上星上了茶,他再去打开一盏小灯,然后让佣人留在这里伺候着,自己则和另两个白衣男一起离去了。

        茶,卫上星自然是不敢喝的,他端着茶假意品尝,偷眼环顾四周,但见此时身处院子中央,四周是草地和棕榈树,远处大门内侧两边停着十来辆日系越野车,大门上左右两侧各有一个小亭子,每个小亭子里有两名持枪的人。从小亭子往里就是呈“u”字型的三栋楼。

        卫上星看了这个环境,心里不免一惊,心中暗道:“蔡生一郎这个老鬼子分明把这里建成了一个堡垒,别说从外面攻进来,就是从里面想逃出去也难。难怪他这么大方地把苏芮歆和两个女学生先送来,他是算准了,自己带着三个女人是断然冲不出去的。”

        shuosky.com      jjwenxue.com      quanben8.com      xiaoshuoo.com



        wanjie.cc      sgxiaoshuo.com      book520.net      biquge00.com



        xiaoshuo84.com      smxiaoshuo.com      biqugem.com      k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