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资本猎之白椅子在线阅读 - 第99章 罗佳信汇款留痕,蔡盛易服毒身亡

第99章 罗佳信汇款留痕,蔡盛易服毒身亡

        卫上星回到“鑫湖城”已是午饭时间,他去食堂打了饭,端着餐盘找到综管部经理汪静晨,让她发布会议通知,中午一点在会议室召开部门经理会议,商讨重要议题。说罢匆匆吃了饭,便先行回到办公室。

        中午12:58分,卫上星拿着笔记本走进会议室,公司六大部门的经理和江雅楠已在会议桌两侧等候。他走到会议桌西端居中坐定,环视了一圈,说道:“大家既然都到了,咱们会议现在正式开始,我召集大家来主要说三件事:第一、我们‘鑫湖置业’股东金海,由于个人原因,已将他名下的股份转让给了‘洱西瑞景置业’;第二、5月18人‘鑫湖城’二期开工仪式正常举办,致辞人由政府领导改为赵长青董事长,开工启动仪式开始时间定在9:09分,水上舞台这项暂定由我和瑞景置业的人员共同揭幕,揭幕时间定在9:39分;第三、翠屏山刚刚被批复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随着这个教育基地的开发建设,将对我们‘鑫湖城’项目形成长期利好。从现在算起到5月18日开工仪式已不足5日,请大家打起精神,全力做好‘鑫湖城’二期的开工仪式和水上舞台揭幕的筹备工作。对此,各部门有没有什么问题或困难,如果有,现在提出来,我们予以解决。都说说吧。”说罢,卫上星环视了一圈,看着众人惊讶的表情。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众人相互看了看,都默默地低下了头,脸上表情由惊讶慢慢转换为失落……

        卫上星理解他们此时的心情,毕竟这一个月内确实发生的事情太多,而原来的五个股东,竟然全部清空了股份,而作为员工难免没有失落的情绪。卫上星见众人都在沉默中,也不逼迫大家,他知道这种情绪经过一段时间也就自然平复了,便说道:“既然大家都没问题,那我们就散会,等你们想到什么可以随时来我办公室找我讨论,好吧。那我们先散会,大家先忙去吧。”说罢,卫上星站起身来拿着笔记本转身欲走。一个女声说道:“等下,卫总。”

        卫上星回头一看是营销部经理韩娜,她正站在会议桌边,望着自己。卫上星转回身,问道:“怎么了韩经理,有事?”

        韩娜说道:“关于5月18日活动的事情,我这里有几个问题,想耽误大家几分钟。”

        卫上星环视了一圈众人,大家原本都在慢突突地收拾着各自的东西,这时都抬头望着自己。卫上星说道:“那刚好,大家都在,你说吧,咱们一起讨论讨论。”说罢,卫上星又坐了下来。

        韩娜说道:“我这里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关于水上舞台放置的位置,一个是水上舞台揭幕后的表演曲目。我先说第一个问题,关于位置,经我们营销部和活动公司讨论拟定了两个位置,一个是大门进来的湖边,一个是再往里推150米的湖心位置;这两个位置各有优劣势,在湖岸边安全性好些,但视觉效果没有在湖心好,所以我们拿不定主意,还请卫总和各位同事帮我们定一下位置。”

        卫上星环视了一圈众人,“哈哈”一笑缓和了一下众人失落的情绪,说道:“韩经理给大家出题了,各位议议吧。”卫上星发了话,众人只好各自发表意见……

        卫上星仔细听着每一个人的发言,等大家发言完毕,他总结道:“大家的意见很好,都从各自的专业上给了意见,我汇总了一下,咱们六位部门经理,除了物业部刘经理外,其余五人的意见都是赞同将水上舞台放置于湖心。的确,放置于湖心视觉效果更震撼,更有利于‘鑫湖城’项目的宣传,当然也存在于安全的问题。这样吧,这个水上舞台既然是可以移动的,那么在5月18日这一天,我们把它放在湖心,而平时就把它放在湖岸边吧。韩经理,说说你的第二个问题吧。”

        韩娜说道:“好的,卫总。第二个问题是水上舞台揭幕后的表演曲目,经我们营销部、三顾策略、活动公司三方讨论,我们形成三个建议,一是钢琴独奏,二是古筝独奏,三是多乐器接替演奏。这三个方案其实效果都不差,我们讨论来讨论去,拿不定主意,还请卫总审定。”

        卫上星扭头看了看正北方向的翠屏山,此时山上绿叶青翠,群鸟绕飞,显得生机勃勃。他思筹了一下,说道:“选古筝吧,正所谓青山绿水觅知音,在水上舞台上演一场古筝秀很应景。具体曲目你们再选选,选好后发给我看看。这样可以吗?”

        韩娜“呵呵”一笑,说道:“可以,可以。不过,由于我们现在确定了水上舞台的位置是在湖心,那么有一个问题来了,卫总和瑞景置业的人员怎么到水上舞台去揭幕?活动公司提供的可选方案,有比较炫酷的水上浮桥和钢索滑轨,也有比较简单的游艇接送,卫总,你看这个问题怎么定?”

        卫上星说道:“水上浮桥和钢索滑轨执行起来有难度,毕竟离湖岸有150米的距离,出了意外影响不好,还是选择游艇接送吧。”

        韩娜说道:“好的,卫总。我这边没有问题了,这三个问题定了,我再组织三顾策略和活动公司一起再详细讨论下细节,把整个活动方案完善掉,然后把活动方案发到咱们公司的工作群里,请大家再帮着审核一遍,如有好建议还请各位同事不吝赐教。我的话讲完了。”

        卫上星环顾了一圈会议室,说道:“营销的问题讲了,其他部门还有没问题?有就讲,不要遮遮掩掩的。”

        工程部经理赵志远说道:“我们工程这块没有问题,目前各项准备工作都在有序进行,请卫总和各位同事放心,我们工程部一定配合营销部把这个开工仪式办好。我就讲这些。”

        卫上星问道:“施工图进展怎么样了?”

        赵志远说道:“一批次的图已经发过来了,我们工程部正在组织内部审图,不耽误开工使用。”

        卫上星向赵志远点了点头,说道:“那行,工程部就这样。”然后扭头看着综管部经理汪静晨说道:“综管部汪经理这边关于二期的规划许可证报批和施工许可证报批工作也要跟上,别影响了下一步的预售许可证申报工作。”

        汪静晨说道:“是这样的卫总,工程部今天上午刚刚将《鑫湖城二期建筑设计方案》文本送给我,我准备这两天把资料准备完毕,下周一就去市规划局报批。”

        卫上星点了点头,说道:“行,你自己看着推进吧,有需要其他部门或者赵董和我配合的,你尽管讲,规划报批这个环节涉及的问题是全方面的,拦路虎也多,汪经理你也不要着急,咱们按程序一步一步来。但是,下周你在去报规划方案的时候,要跟他们汇报下咱们5月18日开工仪式的事情,招呼都不打一声容易让人家觉得咱们眼中无人。我们把话说在前面,也是对他们的尊重,以免咱们未取得施工许可证就开工,到时被主管部门叫停、处罚就被动了。”

        汪静晨说道:“我们这规划、施工方面主管部门的领导以前都是钱总对接的,我跟他们接触不多,去说这个事估计分量不够,是不是请钱总出面去说合适些?”

        卫上星说道:“这些关系你终究是要接过来的,钱总能帮得了你这次,还能帮你下次,再下次呢?你放心的去做,碰到障碍了,我们一起去攻坚解决。”

        汪静晨点了点头,说道:“好的,卫总,我试试看。”

        卫上星环视一圈,说道:“我这个人的管理风格就是这样,我用的人都要具备独当一面的能力,我给你信任、支持、权力,你自己也要肩负起你的责任。当然如果出现你自己或者你们部门解决不了的事情,也不要硬撑着,你提出来,我们整个公司都会去帮你。我这些话可不是专给汪经理说的,你们每个部门经理都一样。谁还有问题吗?”

        部门经理们相互看看,都摇了摇头,纷纷说道:“没有了,没有了。”

        卫上星环视了一圈众人,说道:“那咱们就散会。”说罢,他站起身来拿着笔记本走出了会议室。

        接下来的几天卫上星一心扑在项目上,他每天8点前来到“鑫湖城”,在大门口内侧下车,从水上舞台施工区开始巡查,然后沿着鑫湖经一期到二期一路过去,把重要环节细细的核查一遍,方才回到办公室接着审阅二期设计方案和施工图。期间各部门出现问题随时到他办公室找他商讨、解决……每天他总是工作到各施工区熄灯后方才和江雅楠一起驾车驶离“鑫湖城”。

        各部门经理看着卫上星如此务实勤奋,也自觉地带着部门员工加班加点忙着项目上的事情,此时整个公司的工作氛围融洽而和谐,工作效率平稳而快捷。到5月17日晚上开工仪式的筹备工作均已就绪。

        这期间发生了两件要事,一件是5月15日上午,卫上星接到了罗佳信的电话,他问卫上星要了银行账号,当时就把800万元转给了卫上星,卫上星将此情况转告给了叶坚。另一件是5月16日凌晨周啸虎飞来鑫州,跟卫上星在机场把缅甸的矿业公司和夜总会的股权转让合同签掉了,随后便乘客机飞了回去。

        此时,卫上星站在办公室南侧的平台上,举着折叠红外夜视仪向东北方向望去,但见一处整洁有序功能完备的施工场地已呈现在眼前:紧邻一期的湖岸边一字排开停着挖掘机、打桩机、推土机、翻斗车四种共十辆工程机械,这些机械的正前面是一个舞台,舞台的北侧搭了一个背景板;靠近杨湖村方向是工地大门,大门西侧建了两排40来米长的活动板房,这些板房是工人住的宿舍和饭堂,此时这些板房亮着灯,从窗户里可以看到影影绰绰的景象。卫上星看着这一幕,心里感觉很踏实,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他继而转身向南,俯看着湖中央泊着一个直径10米的圆盘,在圆盘中心上空高约5米处,用红绸布覆盖着一个弧形的长匾。

        卫上星放下夜视仪,将它折叠好装进眼镜盒,握在手中。他抬头看了看夜空,但见一轮明月挂在鑫湖之上,正徐徐西行,几缕浮云跟着月儿随性地变换着身姿……

        卫上星正欣赏着这静谧的夜色,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拿到眼前一看,竟是叶坚的电话号码。

        卫上星接通电话,手机里传来叶坚的声音,他说道:“给你通报个情况,蔡盛易死了,是自杀的,经尸检确认他所服毒药和胡世勋所服毒药是一样的。可金河失踪了,最近你自己注意点个人安全。”

        卫上星不由一怔,疑惑地说道:“蔡盛意就这么死了?    不可能吧?”

        叶坚说道:“确实是这样的,千真万确。”

        卫上星说道:“我怎么觉得不太真实呢,你可方便说说细节?”

        叶坚说道:“我是13号下午到的芭提雅,在此前我们部里跟泰国警方已沟通好了,我到了之后他们很配合我,可由于线索太少,根本找不到他们的具体位置,直到你把罗佳信给你转账800万元的事情告诉我,我和泰国警方随即找到了罗佳信转账的银行,然后调取银行附近的监控探头,追踪到了罗佳信的踪迹,我们一路查过去,找到了他的落脚地,那是一座‘蔡氏集团’名下的私人府邸,我们立刻围住了那个地方,要求蔡盛易出来配合调查,可遭到了里面安保人员的拒绝,我们只好硬攻进去。等我们将安保人员制服,冲到蔡盛易藏身的书房,发现他已经服毒自尽而亡。”

        卫上星思筹了片刻,失落地说道:“蔡盛易是个聪明人呀!他都多活了70多年了,只可惜没能戳穿他的假面目,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如此死了,对他来说真是极好的结果了。”

        叶坚说道:“蔡盛易大体就是这个情况,这金河虽然也在芭提雅,可他们一直未住在一起,蔡盛易一出事,我估计他是不会露面了,我留下两名同事在这边继续追查他的行踪,明天是‘白椅子’展出的日子,蔡盛易虽然死了,可金河还未到案,我还是担心这边,所以我决定今夜就飞回来,要防着咱这鱼饵不能被他偷袭了。”

        卫上星冷哼一声,说道:“他们这种老鼠一样的东西,听到一点风声不对,只怕早已远遁了。”

        叶坚“嘿嘿”一笑,说道:“不要灰心嘛,我还是那句话,我们手里有他想要的东西,咱们做好准备,不怕他不来。好了先这么说吧,我要赶去机场了。”

        卫、叶二人结束通话,卫上星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此时已经是21点了,便回到办公室稍事收拾一番,拿着手包锁好门窗,走到集中办公室,喊上江雅楠,二人一起驾车驶离“鑫湖城”。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